蘇家屯地下集中營是原關東軍武器庫(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2006年3月初,證人首次披露蘇家屯集中營集中關押法輪功學員供器官移植活體取臟器的線索,從此拉開了揭開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的序幕。目前國際社會已經了解到,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存在一個龐大的人體器官「市場」,從關押「器官供體」的地下死亡集中營、組織配型、手術摘取、屍體處理,到使用器官的醫院,形成了程序化操作。這樣的集中營遍布全國,只是來自當地的正義之士們首先揭露了位於蘇家屯的活摘器官網的一角。

事件曝光後,中共沉默三個星期後邀請美國國務院官員參觀蘇家屯血栓醫院,美國官員在現場沒有找到支持活摘器官的證據,但官方發言人Sean McCormack表示華盛頓重視法輪功的指控,並督促中國政府調查。中共隨後迫不及待的拋出文章在媒體轉載,稱「法輪功分子所謂『蘇家屯集中營』係子虛烏有」。文中引蘇家屯區區長楊洪峰說:「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屯』藏不了這麼血腥的秘密。」

那麼,蘇家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屯」到底有沒有集中營呢?蘇家屯有著甚麼樣的秘密呢?

世界上最大的「屯」是軍事重地

蘇家屯有43萬人口,駐軍多達16個單位,號稱「全國第一屯」。駐蘇家屯的軍警單位包括:中國人民武警警察部隊瀋陽指揮學院(簡稱武警瀋陽指揮學院);瀋陽軍區機要技術大隊;防化技術大隊;電子對抗團;瀋陽軍區汽車技工訓練大隊;區武警中隊;598倉庫;598部隊;武警遼寧省總隊倉庫;武警汽訓隊;65149部隊。

蘇家屯是瀋陽南大門,也是鐵路、公路、空運交通樞紐。北鄰桃仙國際機場,西靠沈丹高速公路,現稱瀋陽南站的蘇家屯火車站有近百年歷史,是東北最大的路網性編組站,也曾是日本南滿鐵路系統中的一個重要站點。日本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件時,南滿鐵路守備隊由大連柳樹屯秘密運至蘇家屯、瀋陽車站一帶集中,8月下旬,關東軍從日本運來飛機30餘架,野炮20餘門,作為攻打瀋陽的準備,就部署在蘇家屯、渾河車站附近。

中共關於蘇家屯文章中的話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屯』藏不了這麼血腥的秘密。」可恰恰是這個蘇家屯藏了關東軍最大的武器倉庫,如果不是中共自己披露消息,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這個倉庫的秘密。

原八路軍第十六軍分區司令員曾克林回憶,瀋陽蘇軍曾將日本關東軍最大的武器倉庫──「蘇家屯倉庫」交給他們,他們打開倉庫,發現裏面的武器可以裝備幾十萬人,他們「先後拉了三天三夜,拉出步槍兩萬多支、輕重機槍一千挺、還有一百五十門各種口徑的迫擊炮、野炮和山炮」。這個倉庫就是現在的598倉庫。

負責598倉庫的598部隊駐地位於蘇家屯火車站(現瀋陽南站);598倉庫就是當年關東軍武器倉庫,因此有專門部隊守衛。據2005年蘇家屯黨建網報導,首次發現瀋陽日本侵華期間修建的地下工事群,這個地下工事群就位於蘇家屯地區的瀋陽南站蘇北編組站附近,有一個混凝土澆築的地堡是這個工事群的入口,也是該工事群的現地。整個工事群分為地上和地下兩部份。地上分主要是炮樓和地堡,一共有5個。地下部份主要是位於地表下近8米的鋼筋水泥通道。這個工事從地面上測量,有近2000米長,現在只能進入一半,剩下裏面都被水淹沒了無法進入,據蘇家屯車站老站長丁振江介紹,這個地下工事老一輩人都不知道是甚麼時候建成的,但是工事緊挨的長大鐵路是1905年左右日俄戰爭時修建的,從而推斷地下工事應該修建在1920年左右。這個工事群和關東軍武器倉庫是一體的,武器庫緊鄰鐵路從而方便運輸,工事群是保護武器庫的要塞。

中共關於蘇家屯文章中引用中國刑警學院副教授楊濤的話:「每羈押100人需要15%警力、3%的醫務配備,每 50人配備廚師1名。假設按照『法輪功』所散布的6000人計算,那麼配備的工作人員將是一個超過千人的群體。與此同時,包括被羈押者在內的數千人的物資供給不可能『秘密』解決。可以想像,在蘇家屯區這樣一個人口稠密地區,如果存在這樣一個規模的『秘密集中營』而不被外界察覺和注意,那是不可想像的。」

日本關東軍建了一個地下起碼兩公里長的工事群,按蘇家屯車站老站長丁振江介紹,「這個地下工事老一輩人都不知道是甚麼時候建成的。」其次,一個倉庫居然有配備同名的598部隊,其「鄰居」居然有瀋陽軍區機要技術大隊;防化技術大隊和電子對抗團。如果蘇家屯的民眾隨便就知道了集中營如何運作,那這些部隊已經可以上軍事法庭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機要技術大隊,機要技術來自前蘇聯,機要代表著保密,負責的內容之一就是武裝絕密押運絕密物品,比如機密文件等。1953年9月,蘇聯機要信使局的176名官兵保護一輛火車從莫斯科前往滿洲裏,押運的標明「技術裝備」的貨箱轉交中方,貨箱中是前蘇聯代印的幾十億元人民幣。

蘇家屯曾是百萬軍隊的供應站

1950年,中共秘密出兵進入朝鮮,1950年6月26日,在當時的東北政府的主持下,蘇家屯軍用飲食供應站成立。10月19日,第一批4個軍和3個炮兵師秘密進入朝鮮,蘇家屯成為赴朝過往部隊後勤補給的重要一環,據蘇家屯軍供站提供的資料顯示:「當時一晝夜可以不間斷地供應1200人用餐,2000人飲用開水。1951年共接待129.64萬人,其中用餐的為72.26萬人,供應開水11.61萬擔,補給馬草10.49萬斤、馬料2.2萬斤。」 據當事人郭文才回憶,「過半個小時就來一輛火車,一車至少有一個團,少說也有一千四五百人,這輛車還沒吃完,下輛車又來了。」所有來軍供站工作的人統統要政審。整個站也實行軍事化管理,即使是本站職工也不得隨意進出。有一個排戰士專門負責小站的安全保衛,每當有重要部隊過站,瀋陽市的公安局長都要親自過來。」蘇家屯能被選中作為近一百三十萬入朝部隊的軍供站,靠的就是東北最大的蘇北中轉站和關東軍留下的598倉庫。

中共關於蘇家屯文章中的所謂證據是:「如果關那麼多的人,一天吃的喝的,不得成卡車拉呀。」的確,因為關押地就在軍事倉庫裏。消耗的物資根本就是按照軍事運作,一個蘇家屯在1950年就可以供應七十萬人的飯(下圖一),何況是五十年後,給關押的幾千法輪功學員供應食物?那麼,蘇家屯軍供站消耗了多少人力?正式職工八名(下圖二),經過政審的火車站職工和家屬八百人,按照比例計算,給幾千名法輪功學員供應給養幾十人就夠了,除非五十年後的人工作效率還不如以前。那所謂「15%警力」其實遠遠不夠,因為負責關押的其實是現役軍人,輪不到警察出面。


圖一:韓戰期間在蘇家屯用卡車供應物資的景象


圖二:蘇家屯軍供站的八個正式工作人員

不為人注意的細節

中共關於蘇家屯文章中談到,「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院副院長張玉琴在發布會上說,醫院只有300多張床位,根本住不下6000多人,也沒有謠言中所說的『地下室』、『焚屍爐』,更沒有條件和資格進行任何器官移植手術。司爐工趙海雲氣憤地說,這裏天天燒煤,怎麼可能是焚屍爐呢!」這文章還引用了「一位在樓下散步的老太太說:從我家裏就能看到鍋爐房,誰都知道這是醫院的鍋爐,不可能燒人。」這樣無名無姓人的觀點來否認。

中國很多地方的公共浴室的鍋爐就已經足夠焚燒屍體,因為份量夠大,而且屍體燃燒充份,基本上沒有甚麼聲音和味道,而且鍋爐煙囪很高,在高空,粉塵一般不會那麼容易地落下來,被發現的可能性很小。血栓醫院的鍋爐房的規模超過了日本731部隊的焚屍爐(見照片圖三,圖四)。而且,在東北,天氣寒冷,而東北取暖是靠暖氣,對熱水的需求量很大,所以大的住宅區和單位都有鍋爐,主要是冬天取暖和供應熱水。這樣規模的鍋爐處理一百多斤屍體綽綽有餘。更不會引起人的懷疑。


圖三: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院的鍋爐房


圖四:731部隊的焚屍爐

中共後來進一步表示,血栓醫院在中國醫院分類中屬於二級甲等,在醫療手段、設備水平、醫師權限等多方面都不具備摘除人體器官的能力。而按中國大陸《第一財經日報》的報導,2006年3月27日,在衛生部下發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之前,中國大陸一直沒有對醫院開展人體器官移植手術準入具有法律約束的文件。僅以廣東為例,2003年,廣東省共有50家醫院向省醫學會申請了資質評估,共有32家醫院通過評估,其中有多家醫院並非三級甲等醫院,部份屬於二級醫院、民營醫院及地區醫院。從全國範圍來看,可以開展腎移植的醫院達到368家,肝移植的有200多家。而在醫學技術最發達的美國,能夠做肝移植手術的只有約100家醫院,有資格從事腎移植的不過200家。廣東省醫學會資質技術評估部部長毛曉玲對記者說,「這僅僅是在衛生部門有備案的醫院,而事實上,據我所知,現在廣東省起碼有十幾家醫院沒有申請準入但也同樣在做移植手術,而且幾乎都是公立醫院。一些沒通過評估的醫院也照樣做。」因此,血栓醫院是二級甲等所以不能做移植的說法根本就是謊言。

與關東軍武器庫連通的日軍地下工事群,目前公布於世的就有兩公里,而位於雪松路49號的血栓醫院到蘇北編組站地下工事群的入口直線距離約1.6公里,300多張床位當然住不下6000多人,而真正的答案就在地下的日軍和中共用來殘殺中國人的武器庫。

蘇家屯集中營並不是唯一的集中營,還沒有被披露出來的集中營遍布中國各地,隨著中共的毀滅證據和輿論遮掩,更多的真相還沒有浮出水面,而就蘇家屯一地而言,歷史和現實的證據已經足以證明中共的狡辯背後隱藏的血腥秘密。來自全世界的取證和努力已經對中國大陸仍在進行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達到了很大的震懾和抑制,而更多的真相還有待於水落石出的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