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錢學森的功過看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錢學森是中國科學家中泰斗級的人物,很多普通老百姓對他的名字和事蹟也都耳熟能詳,可以說沒有一個科學家能像他這樣膾炙人口的。這當然得益於中共對他的高調宣傳。

錢學森在美國留學期間,曾師從美國空氣動力學權威、「超音速飛行之父」馮-卡門。錢學森和導師馮-卡門共同開創了舉世矚目的「卡門──錢學森公式」。曾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加州理工學院教授、加州理工學院噴氣推進實驗室創始人之一。被世界公認為力學界和應用數學界的權威、流體力學研究的開路人、卓越的空氣動力學家、現代航空科學和火箭技術先驅,以及工程控制論的創始人。

錢學森在50年代初將控制論發展成為一門新的技術科學──工程控制論,為導彈與航天器的制導理論提供了基礎。1954年錢學森在美國出版《工程控制論》,從技術科學的觀點,對各種工程技術系統的自動控制理論作了全面研究,奠定了工程控制論的基礎。1956年蘇聯出俄文版,1957年民主德國出德文版,1958年中國出中文版。1956年獲中國科學院一等科學獎。1957年國際自動控制聯合會(IFAC)第一屆理事會推舉錢學森為首屆理事長。

在美國工作的10多年間,錢學森為美國航空和火箭技術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錢學森回到中國後,雖然有著他善良的心願,也的確紮紮實實的在科學領域中辛勤耕作,可惜的是,他趕上的是一個中共獨裁專權的時代,那麼,他的選擇就不可避免的要帶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了。特別像他這樣聞名世界的科學家,中共怎能不牢牢的把他握在手裏?可以說中共高層對錢學森的作用,並不單單的從他的科研能力來考量,更看重的是他在政治上所起到的作用。

中共媒體對他幾十年如一日的高調宣傳就是明證。不要說是在科技界,就是在政界,也極難找到一個能像他這樣被長期的正面高調報導的。可是同時,在中共的鮮花簇擁中的錢學森也不可能不對中共的政治決策有所表示。儘管有時他是身不由己的,可是他能據此為自己無奈的發言而推卸掉自己應負的責任嗎?

錢學森1955年10月份回國,正在他躊躇滿志的籌劃著祖國的科學藍圖時,「反右」開始了,對政治並不精通亦無太大興趣的錢學森也只得在政治立場上明確表態。1958年,錢學森親自撰文,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在我們黨的領導下,經過整風以後,全國掀起了一個大躍進的高潮。在這個高潮中,我們每個人也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沒想到一向嚴謹治學的科學大師,竟也拿起筆來親自為糧食產量畝產萬斤作起科學論證來。他的那篇名為《糧食畝產量會有多少?》的所謂科普文章,雖說被當時及以後的知識分子嘲笑,但是當時卻產生了實際效果:兩個月後,糧食產量浮誇風、放衛星的失控局面席捲了全中國。大躍進的後果是甚麼?僅僅一年之後,中國就出現了空前絕後的大飢荒。

這不能不說是錢學森的最大敗筆和觸及他心靈的悲痛事件了。

然而,錢學森畢竟是個相當務實的科學家,他並不是一個政客。他仍然沒有放鬆他鍾情的科學研究和實驗。他無可置疑的成為中國火箭、導彈及航天技術發展的主要奠基人。被譽為「中國原子彈、氫彈之父」和 「中國航天之父」。

從中共的報導中看,這些幾乎就是錢學森一生的主要成就了。但是換一個角度看呢?錢學森用他的科學成果為人民為社會造了多少福呢?錢學森在軍事科研方面的「成就」是巨大的。可是,他所作出的這一切只是讓一個處在冷戰時代的落後國家擁有了看上去很強大的武力而已,不過是為中共在世界舞台上耍橫要挾時提供了幾種超乎尋常的殺手锏罷了。

錢學森為使「同胞能過上有尊嚴的幸福生活」,他確實「竭盡努力」了。可是在他作出諸多科技成果的時代,正是中國人生活最困苦的時期。中國人的幸福無從談起,尊嚴也都在「無限忠於偉大領袖」的旗號下演變成派鬥,繼而出現學生批鬥老師、夫妻互相揭發、孩子與階級敵人父母劃清界線的情況。

這能是錢學森的成就嗎?擁有了核心武器的獨裁政權只是藉此在世界上用以炫耀和要挾嗎?在國內的兩彈實驗中給人民造成了多少不應該發生的災難?中共又藉此強大武力對民眾的奴役加重了幾分?這筆帳錢學森算過嗎?他不可能算過,這方面的數據他也不可能得到。他只能相當精確的算出核武的爆炸當量和相關的理論數據。實驗中對民眾傷害的實際數據是不會讓他們這些參與其中的具有良知的科學家知道的,這是中共的絕對機密。他看到和得到的只能是實驗成功後送給他的鮮花和獎勵。

那些當年參與實驗的無知的官兵,及實驗場地周圍的無辜的百姓,因為輻射造成的無法治癒的疾病有多少?這些數據能傳出來嗎?錢學森的科學成就因為和中共獨裁政治的聯姻所造成的後果是他本人想像不到的。

中國人也確實在他的科研成果中自我陶醉過,甚至煥發出強烈的民族自豪感。但這不是錢學森先生所願意看到的中國人的「尊嚴」,因為這其中帶有過多的妄自尊大和狂妄霸道。

這不只是他一個人的悲哀,這是我整個華夏民族的大不幸。獨裁體制下每個人都不可避免的要受到獨裁政權的傷害。

所以筆者認為,錢學森的成就在回國前他無償的獻給了美國及美國人民;回國之後,他的這些科研成果均被中共攫取後用以威脅和危害世界了。

當然今天提出這樣的命題,有相當一部份人不太贊同,因為這樣的命題太過殘酷。但是從中共幾十年來對中國的禍害來看,一個不容迴避的事實就是,在中共獨裁專制之下,中國的一切都被中共裹脅著參與了它對中華民族的洗劫中去了。錢學森先生的科研成果也無可避免的要和他的悲哀緊緊相連。這悲哀不屬於他個人,屬於整個中華民族。土匪搶劫老百姓的時候,擁有的武器越精良越先進,對老百姓的傷害就越殘酷!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看,錢學森的成果就要辯證的看待了。筆者認為他的最偉大的成就根本就不是現今的中共政權所宣稱的,而恰恰是中共所刻意抹殺的,那就是他在人體科學方面作出的具有開創意義的研究及其在這個方面的大力推廣。

他首次提出「人體科學」這個概念,並說:「一項新的科學研究,在剛提出的時候,總是有人反對,帶頭的人也總是要受到反對,因此要有勇氣。要挺住腰板。」

早在1982年,錢學森就給中宣部副部長鬱文寫信表示:「以黨性保證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

錢學森與時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的張震寰聯手,大膽突破無神論的框架,在中國科學界掀起了一場全新的科學浪潮──中國人體科學。從這場運動的興起和發展來看,錢學森無疑是這場科學革命的奠基人。

1984年2月10日,錢學森在清華大學一個氣功學術會議上作報告說:「搞這個事業很不容易。但我們相信,搞下去一定會導致一次科學革命,就是認識客觀世界的一次飛躍。如果搞得好,這場革命在21世紀就會到來。」他說,不要把人體科學「單純地看成一個科學技術問題,它還是一個社會活動。」

自1983年到1987年間,錢學森在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共作了100多次報告或發言,這些報告和發言涉及人體科學、系統科學、氣功、中醫、特異功能等問題,後來結集整理成《人體科學與現代科學縱橫談》一書。

錢學森是一個科學家,而且是一個有著責任感和良知的科學家。他不願做政治的附庸,他是願意在真正的科學道路上把自己的聰明才智貢獻給中國人民的。他在當時提出這些理論的時候是要面對極大的壓力和挑戰的,但是他一旦看到人體科學的巨大而不可思議的前景的時候,他是真正的投入全部的身心去研究的。他對人體科學有一個很形像又很有哲理的說法:「人體科學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學,還不算,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學的平方。」這樣的話出自於一個科學泰斗之口,份量之大,可想而知。

錢學森講:「人體科學究竟是甚麼?在我們的思想中,人體科學是現代科學技術體系中一個大的部門。它和自然科學、社會科學是平起平坐的。」

錢學森把氣功、特異功能看成是一種功能態。把氣功、特異功能、中醫系統理論的研究置於科學框架之內,對氣功、特異功能的研究起了很大作用。並且明確指出「氣功是打開人體科學大門的鑰匙」。

他提出這樣的論點是他深入研究之後得出的結論。當時提出這樣的理論確實是需要有極大的勇氣的,因為這涉及到對現有科學的挑戰,對現有科學體系的從新認定。這不只是要面對一個無神論的政府有可能進行的種種干預,而且還要面對全世界科學界的審視和質疑。他第一次把人體科學和社會科學、自然科學提到平起平坐的高度。這樣的智慧和眼光哪能是一般人所能具備的呢?

在當時還有很多人反對氣功現象的時候,錢學森就堅決表示,中醫、氣功和特異功能是三個東西,而本質又是一個東西。他說,「中醫是經過憲法肯定了的,尚且還有許多人不承認。當然,現在正在逐漸改善。更何況氣功和特異功能?」

錢學森在接受香港記者採訪時說;「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人試圖解釋它,我看不行,因為它遠遠超出現代科學的範圍。」「它真正變成科學革命時,本身就打破現代科學體系,最後將引起科學革命。」

當時中國大陸包括科技界和科學界都有相當一部份人反對氣功。錢學森以他在科學上的崇高地位和他的深入研究,超越實證科學,提出「人體科學」理論。正是他的鼎力推舉,最終促使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不得不轉變部份決策。

胡耀邦在看了錢學森的來信後,從最早的「懷疑」、「報刊上不要介紹和宣傳」,轉變為「可以允許極少數人繼續研究這個問題,也允許他們辦一個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況彙編,發給對這方面有興趣的科學工作者閱讀和繼續探討。」

這也直接導致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制定了對氣功和人體科學研究實行「不報導、不爭論、不打棍子」的「三不政策」。

這可不是個小事情。錢學森的遠見卓識、無畏擔當和秉筆直言為人體科學在中國的研究發展創造了絕佳的歷史機會。一方面中國的人體科學得到了實質性的研究,另一方面也促使氣功這一傳統的民族文化瑰寶得以大放異彩。一直在中國延續了幾千年,並因文革及中共的意識形態而沉寂無聲的修煉文化也由這一官方的默許而逐漸的為人民群眾所了解和接受。

這是一項造福人類的偉大事業,它不能用多少個科研成果來取代,它對整個人類社會的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錢學森在這方面的貢獻是巨大的。由此看來,錢學森先前的聲望,儘管是中共有目地的宣傳造成的,但也為他在推廣氣功及人體科學發展方面起到了很大的引領和推動作用。對人體科學的發展所作出的貢獻使他在整個人類文明發展史上都將留有一個顯赫的位置。

眾所周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延伸到了整個氣功界,包括人體科學的研究。這是中共對人類文明的又一次扼殺,對中國人追求光明前景的暴力干涉。中共以整個國家機器進行的對法輪功的絞殺要達到的目的就是要對所有中國人的良知進行滅絕。一個連真、善、忍都容不下的獨裁政權還能容下甚麼呢?
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錢學森無能為力。但是,這次他保持住了他的節操。也許是經過了中共太多的運動,也許是親歷了「反右」和「大躍進」時的荒誕不經,錢學森先生不但未對法輪功有絲毫的指責,更沒有對自己曾極力推廣的氣功、特異功能及人體科學研究有著哪怕一丁點的否定。

迫害法輪功的中共上層人士當然知道錢學森先生的態度,他們也知道他的態度就是他們剿滅法輪功及其它氣功時不易繞過的一個障礙。儘管有那麼多的御用文人和中共的喉舌為無端的鎮壓口誅筆伐、大造聲勢,但是,錢學森當年在氣功界的作用和影響仍然無法從世人的心中消除。中共是想徹底的用它的無神論再次統領國人的意識形態,他們當然亟需錢學森這樣的科學泰斗對他們的鎮壓表示支持。

中共的政治迫害很多時候是要用相關人士的人格犧牲來達到的,他們需要錢學森的表態,實質上就是要錢學森再次泯滅自己的人性。

但是,錢學森始終沒有表態。在對法輪功迫害的十多年中,儘管江澤民曾數次登門,拐彎抹角的想從他這裏得到哪怕一點攻擊法輪功或氣功的言論,但都未能如願。可以想見,如果錢學森真的有對法輪功或氣功的絲毫批判或否定,中共的喉舌該是如何的藉機造謠生事!

錢學森對法輪功是了解的。以他的務實和學識,他當然知道這個給眾多百姓帶來益處的功法是一個甚麼樣的功法。他在中共的淫威面前所能做到的恐怕也只有沉默這種選擇了。但是他的沉默就說明了一切,他決不願因自己的一語不慎給法輪功修煉者帶來任何不應有的災難。這也算是一個有良知的科學家在中共的淫威面前所能堅守的最低的道德底線吧。

錢學森故去了,中共給了他極高的榮譽,當然也引發國人的諸多感慨。他那麼高的學識,那麼卓越的才能,竟也被中共裹挾進政治裏面攪和了半生。如果拋開政治的因素,但就錢學森的科研成就而論,那是無人能比的。但是錢學森擺脫不了,面對中共的淫威,錢學森過多的時候選擇的是妥協。沒有他的妥協或者說是迎合,他不可能有相當足夠的時間搞他的科研。他與中共的聯姻實際上已經達到了一種很自然的地步,這不能不說是他的巨大悲哀,儘管他至死可能也沒有真正認識到。

有時他也是巧妙的利用著他的這種「世故」在科學研究上做出推動。在搞人體科學研究時,錢學森始終打的旗號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搞科學研究。並堅稱這「是一場捍衛辯證唯物主義的戰鬥。」但是,他也非常清楚的知道「特異功能」存在的事實是對辯證唯物主義的根本否定。他在1986年2月23日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召開的座談會上發言指出:「還有一個尖銳問題,就是實踐表明,氣功可以練出特異功能來。……到那時,我們這些炎黃子孫也就無愧於自己的祖先,應聞名於世了。」

甚麼是神?在一定成度上講不就是具備了相當特異能力的人嗎?以錢學森接觸的高功夫氣功師和各種奇異人士,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人的修煉與佛道兩家的關係。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像愛因斯坦和牛頓這樣的大科學家都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但是,他敢在當時的環境下明確的表示神佛的存在嗎?

錢學森的一生應該是很單純的,他不可能涉及太多的世事。這是一個大學問家超脫的品格。但是可惜的是,面對中共的強權他沒有超脫出來。他可能沒有看過《九評共產黨》這部奇書。如果他看過了《九評》,他會非常清楚的認識到中共的本質,他就會有他的必然選擇,那麼他就會對他的後事作出交代。

也可能他看過了《九評》,也認識到了中共的罪惡,可是他擺脫不了。即使他有關於自己後事的遺囑,他也左右不了中共對他後事的「包辦」。中共絕不允許像他這樣的政治人物脫離中共的,不管他心裏怎麼想,可是形式上中共一定要把他和自己捆綁在一起的。中共現在已經稱他為「優秀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了。不要說中共解體後世人怎麼看待這樣的稱號了,就是在今天,又有哪一個中國人不是非常厭惡的唾棄這樣的稱號呢?

當年,他的好朋友,被譽為「中國氣功之父」的張震寰將軍去世的時候,他是第一個發去吊唁信的。各路氣功高人也都真誠相送。今天,錢學森也去世了,中共能允許氣功界的人士出面相送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屆時說不定還真的會有把氣功和特異功能當成偽科學大批特批的科學痞子何祚庥之流去為他送行呢。

嗚呼,這就是我們現實的中國,一個公眾人物到死也擺脫不了中共對他的控制。對一個真正科學家的評價都得和中共的政治聯繫起來。跳出中共的價值系統來看才會發現:中共大力宣揚的所謂榮譽很可能就是他的過錯,而中共所徹底否定的或隻字不提的又恰恰是他對人類的真正貢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