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發正念要領的再審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因為我被邪惡在身體上迫害持續了很長時間,並且影響到家人同修和身邊的常人,直接或間接的令家人同修的修煉狀態也都不是太好。近日學法小組一同修在交流中提到發正念的要領問題,並且問到我和母親(同修)在全球整點發正念的時候都想些甚麼。開始我還不以為然,發了這麼多年正念了,怎麼會連這個也不知道!同修雙盤立掌向我演示了一下她們是如何發正念的,還沒說完我就打斷她:「我也是這麼說的呀!」然後跟她們講了我是怎樣發的,覺的內容跟同修說的差不多少。

然而,同修告訴我,雙手結印清理自己的時候心裏默念的那句「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就這樣想它們死,它們就會被清除。」是師父法中的原話,出自《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念的時候一個字都不能差,否則便是不敬師敬法了,無法展現法的神聖威力。而我說的一大堆好像都差不多的東西,都是我自己的話。

單手立掌時,思想中想的是明慧規定的「意想自己是頂天獨尊的神,身體巨大,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之後默念師父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集中強大的念力念一個「滅」字,「滅」字要強大到像宇宙天體一樣大,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與同修交流之後,我們回去上網找到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發表的《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時間(更新2)》,並且下載了師父關於發正念的經文《正念》、《正念除黑手》、《正念的作用》、《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與家裏同修共同學習了之後大家都歸正了自己發正念的做法。

現在我是每一個整點有空的話都發正念,感覺與以前要領不正確時有天壤之別:整個十五分鐘從頭頂到後頸、前心後背到小腹一直火烤一般的熱!而且發正念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全身心的靜下來,覺的頭腦特別的清醒但是又甚麼都想不起來,只記得師父的那句法和「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正法口訣。之前發正念我們都是想很多內容,念到很多人名,沒甚麼可想的了就一直念正法口訣,大腦好像一分鐘都沒有閒著,而且覺的只有這樣才踏實。師父講:「發正念時不是說老是念口訣,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況。你覺的靜不下來從新調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個暫時的。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不要思想老不穩哪,不穩就做不到那一點。」(《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難怪這麼久了別說發正念的效果自己根本沒有體會到,就連對發正念這「三件事」之一的重要事情本身都有些潛在的抵觸,一到該發正念的時間就覺的特別被動。原來是因為自己發正念的要領根本就是錯的!想想也是,師父的話是法,那打出去的威力有多大呀!看起來是我們在盤坐立掌默念口訣,其實正法這件事整個不都是師父在做嗎?

一直以來我們家裏的同修也都是像我那麼發正念的,學法學不入心就不說了,發正念也是不得要領、像完成任務一樣對待,這樣自己的空間場都無法清理,更別說發揮神力清理宇宙中的邪惡了,如果自己都麻煩纏身,還怎麼去救度眾生啊?真是慚愧!

不過好在師父借同修之口點給我們,終於改正了長期以來一直犯的錯誤。現在一到正點我都急不可待的主動的坐下來按照正確的要領發正念,而且很快能夠靜下來,甚至時間到了都不願意停。

我寫此文的目地除了表達自己對正確發正念重要性的從新認識之外,還想提醒那些同樣不是很重視發正念或者自我感覺重視卻嚴肅性不夠的同修們,不要犯我和家人這樣的錯誤,費時費力每天都在做,卻都在做著錯的。請大家最好也去明慧網下載一下《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時間(更新2)》。只有真正嚴肅的對待發正念,精準的做到位,才能讓我們更好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個人所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