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就能出淤泥、走正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一名年輕大法弟子,在修煉這條路上走的磕磕絆絆的。對於年輕的大法弟子,經常能夠碰到的就是男女之間的情關,然後可能就會牽扯到怎樣處理好兩性關係這個致命的問題。師父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講這方面的法。可是如果我們不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堅持走好自己修煉的路,不聽師父的話,那就必定會被舊勢力左右,越走越遠,給師父和大法抹黑,最後導致脫離大法,在不遠的將來的大審判中,我們面臨的將會是甚麼呢?我們真該為自己及自己的眾生負責啊!

我們一定要走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這條修煉的路,時刻注意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舊勢力對我們虎視眈眈,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甚至會越走越偏離。零三年,我剛開始認識女友的時候,她從別人那裏得知我修煉大法時,就表示說我修大法一定是有我的道理的。我也對她講了真相,可是我的另一種心也起來了,對她有了不同於一般人的好感。可是有了這種好感就是動了常人的情,當時也沒有注意,結果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把這情越來越放大。她還曾經表示因為我修煉大法,如果做了我的女朋友她也要修煉大法。這又符合了我的這種執著,沒有嚴格的做到修心,男女之情再一次被放大,正中了舊勢力的圈套。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感覺暗無天日一般,整天被情這個物質包圍著,沉湎其中,不能自拔。雖然也在學法,可是因為當時被情包圍的太厲害了,很難領會到法的內涵,總是感覺提高不大,發正念也漸漸的沒有了威力。甚麼也幹不好。當時我沒意識到舊勢力正躲在背後哈哈的大笑,整天只是被舊勢力用情控制著,把我和大法隔離開來,聽不到師尊的教誨,忘記了大法弟子的根本。以致在情的帶動下做了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在這方面摔了重重的一個跟頭,甚至站起來往前走不注意了還會在同樣的地方摔倒。

由於沒有處理好和女友的關係,舊勢力死死的抓住了這一點,給我的修煉帶來了很大的難度。我和女友在兩個城市工作,有時週末了她會來找我,便住在我這裏。當我想要走正自己的路、跟女友提出在結婚之前不在一起住時,她就是不同意。我也幾次提出分手,可是到最後還是沒有分成。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給我一次又一次的點化。我多次夢到同樣的情形:我努力的向前走,向前跑,用盡全力向前跑,可是卻非常吃力的只能移動那麼一點點。我意識到我一定在哪個地方沒有突破,以至於不能更快的向前再進一步。

我一次次的讀著師父在這方面的講法,特別是師父最近發表的《曼哈頓講法》中又一次提到了這個問題。這可能是師父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額外的最後一次機會了,不論怎麼樣,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得做好,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我再一次告訴女友說在結婚之前我是不會再和她一起住了。如果她週末再來找我,那我就出去找地方住,我們分開住。她也默許了。我知道是師尊把我們之間那個不好的物質給拿掉了,舊勢力也不能死死的控制她了。

週末她來了,我在外面找了一家小旅館,交了定金。晚上去接她,因火車晚點回來已經是十二點多了。我去旅館的時候房東以為我不住了,把我訂好的房間給別人了。沒辦法,我只能再去找別的地方,可是一連找了幾家旅館都是客滿。我知道這是舊勢力不甘心,想讓我重蹈覆轍。可是我沒有想回頭,我一個人在路上走著,我在心裏默念:師父,請師父幫幫我。然後就冒出了一個想法,到單位辦公室裏去住。這一下找到解決的辦法了,謝謝師尊!就這樣,那天晚上我在單位靠在椅子上睡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下午我又來到了單位裏,無意中發現了辦公室窗戶的玻璃上開了一簇優曇婆羅花,開在窗戶外邊。我想這是師尊在鼓勵我,鼓勵我衝破了這個束縛,使我在師尊的加持下走正了自己的路。

回想自己這幾年來的修煉歷程,真的是走的磕磕絆絆的。因我的名利之心太重,執著於上名牌大學而在高考成績過重點線的情況下選擇了復讀,但第二年竟然還沒有第一年考的好,受到了重重的「打擊」,因此才得以在很大程度上去掉了名利之心。因容易放大對男女之情的執著,讓我碰到了這個在常人看來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女友,開始時我的空間場中充滿了情這種物質,被情控制著或喜或悲,經過一次次痛苦的「魔礪」之後才去掉了大部份情這種物質。在色慾這方面沒有嚴格要求自己而做了有失大法弟子身份的事情,被舊勢力抓住死死不放,以至於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得以從新歸正自己。還是因為過去自己悟性太差,剛開始有了某種執著之後沒有注意去修正自己,沒有堅定的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這些執著都是要去的,反而是滋生了這種執著,結果往往都是到最後重重摔了一跤之後才清醒過來。如果一開始就做的很好,少走彎路,可以多做多少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啊!路已經走到今天了,之前的都已經成為歷史了,對於以前做的不太好的同修,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走好以後的路,抓住這可能是最後的機會,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我身邊也有一些年輕的同修,他們有的遠離父母進入大學或者進入社會以後,修煉狀態也不是很好,有的甚至被舊勢力間隔的越來越遠離大法,迷失於名利情之中。我也想對做的不太好的年輕同修說幾句。當我們還是小弟子的時候,那時候可以說是由父母帶著修煉,現在就靠自己啦。我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來的,可千萬不能迷失在常人社會中啊!師父一等再等,等誰呢,其中有沒有你和我?如果正法結束了,我們還有後悔的機會麼?只有大法才是根本,我們是為法而生的,我們是助師正法來的,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抓緊彌補自己落下的一切吧。

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