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如何面對中共匪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人們在突然遭到壞人的暴力襲擊時,通常就會喊:「快來人啦,壞人打人啦!」目的就是讓大家來救自己。畢竟社會上的壞人是少數,而且壞人又最怕自己的罪行曝光,受害人這一喊,壞人可能真的就被震懾住了,或者被聞訊趕來的老百姓抓住去見官了。這是常理。

從另一個角度上也能看出來,壞人在公眾場合作案的幾率非常的少。為甚麼?他是怕被警察給抓個現行。

可是,要是警察做壞事呢?本來應當是正義保護者的警察要做起壞事來,老百姓該怎麼辦?用喊聲能不能震懾住正在行惡的警察?趕來的民眾會不會因為他是警察就任由他迫害好人呢?如果這些警察又以上司的命令為藉口,以妨礙公務為名驅使趕來救援的民眾的話,哪又該怎麼辦?

這樣的事情可不是沒有,特別是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非法抓捕和騷擾中,這樣的事例可真是屢見不鮮。

2009年7月17日,安徽省肥西縣公安局的八、九個警察闖進一名83歲的老中醫周正倫的家中。老人行醫60多年,曾治癒了很多疑難雜症,是當地非常有名望的老醫生。這次警察闖進家中後,由一人問話,其他警察在家中到處亂搜亂翻。他們看中的東西,就馬上搶走。老人要求他們出示搜查證件,警察蠻橫地說:「警服就是證件。」老人要打「110」電話報警,搶東西的人說:「我們開來的警車就是110。」

83歲的老人,警察都這樣對待,中共的110報警服務是給老百姓準備的嗎?開著警車去做惡,這就是中共治下的社會現狀。

人們常說現在的社會風氣要多壞有多壞,看到壞人行兇都得趕快躲在一邊,這不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嗎?難怪老百姓說:「過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可不是嗎?土匪能達到這一步嗎?土匪還害怕官軍圍剿呢,可現在的中共匪警誰敢動他?所以這些人行起惡來,才是真正的無所顧忌。

2009年9月19日,黑龍江佳木斯大法弟子闖靜和其他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學法,遭到佳木斯南崗派出所和前進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的綁架,闖靜遭到南崗派出所副所長劉金山等人的毒打。闖靜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家屬分別到佳木斯南崗派出所、市公安局和前進區政府等處申明情況,要求釋放無辜被綁架的親人。劉金山聽到闖靜的女兒馬曉亮向他提出媽媽被其毒打的質問時,百般抵賴:「誰看見我打了?有證人嗎?他能出來作證嗎?」馬曉亮就問他:「那麼多人都看到了,你怎麼不敢承認呢?」他狂妄地叫囂:「我就打你媽媽了,你能怎麼樣吧?」馬曉亮說:「那我就告你。」他聽後更加囂張地說:「你願意上哪兒告就上哪兒告去,佳木斯所有的律師事務所你隨便。」

中共的警察為何如此的霸道?當然是有中共的撐腰。前香港《文彙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就在大連市政府親眼目擊過薄熙來在座車上親自對公安局和國安局下達指令,要求對法輪功學員展開大規模抓捕,他說:「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裏狠狠地整!」

中共的警察雖然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有恃無恐,可是面對民眾的反抗也不是沒有一點顧慮。劉金山囂張的背後除了他的惡毒和霸道外,內心也是膽怯的,要不他開始就不會百般抵賴了。當一些明白真相的正義民眾出於義憤,面對無法無天的中共暴徒,真正站出來要求正義時,這些中共的匪警們也不得不中止施暴。

2009年9月11日午飯後,河北省遷安市中醫院護士、大法弟子梁秀蘭走到自家樓下,剛要發動摩托車上班,突然衝過來一輛車,從車上竄下來幾個人,不由分說就把梁秀蘭包圍、綁架。

當時梁秀蘭的女兒恰好也在樓下,攔住惡人讓他們放下自己的媽媽。這些惡警不但不放,還破口大罵,並要將她也一起綁架走。周圍的居民實在看不下去了,對惡警說:她還是個孩子,你們抓她幹甚麼,放了她!她女兒這才得以走脫。

圍觀民眾的一句話就能救了一個孩子。那些被綁架的大法弟子的家人不是更應該出來阻擋惡警嗎?他們的阻擋可能是最有效的。

2009年4月20日上午,四川省名山縣永興鎮派出所、縣國保大隊長苟永瓊等四、五個惡警開著車闖到法輪功學員李西高家,破門而入綁架李西高。

李西高不配合惡警的綁架。苟永瓊見不能得逞,就又打電話叫來五個警察。苟永瓊一聲「動手」,惡警們抱腰的抱腰、抬腿的抬腿,欲強行將李西高抬上警車。

這時,李西高的兒子已用手機拍下了這一過程。他義正詞嚴地對惡警說:「你們迫害大法、迫害好人,一定要將你們的惡行向全球曝光。」李西高的妻子也堅定地對惡人說:「你們要是誰敢動他,我就與誰拼命。」惡警們一看這種情況,嚇得鬆開了手。

苟永瓊不甘心,硬要李西高到鎮派出所去。李西高的妻子說:「誰也別想把他弄走,我家今天就是臨時派出所,要說甚麼就在這說,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沒有錯,錯的是你們,不分善惡、不分黑白、顛倒是非。」當時圍觀的人很多,惡警看沒招,一個個灰溜溜地走了。

家人看到自己的親人受迫害,哪有不出面的道理?真正行惡的正是這些身穿警服的中共土匪,李西高的妻子說的好:「錯的是你們,不分善惡、不分黑白、顛倒是非。」

這是發生在一個家庭的成功反迫害的事例。還有一個事例更能說明問題,很能反映老百姓對中共警察的真實看法,和廣大民眾站起來後中共警察的被迫讓步。

湖北應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人員,在2009年9月25日晚上十點左右,開著警車,來到法輪功學員老田的家中。進門就將老田的雙手反銬住了,幾個惡警推著老田就往警車上上。老田的妹妹、妻子、女兒見狀,上前擋住不讓惡警帶走老田。六個惡警一陣拳打腳踢,把老田打倒在地。老田妻子和女兒大喊:「來人啦!公安打人啦!」一邊喊著,一邊用身體擋住老田,不讓惡警打老田。惡警就對著老田的妻子和女兒暴打。老田的妹妹跑到門口向鄰居大喊:「快來人啦!公安局打人啦!」鄰居聽到喊聲,都趕來了。屋子裏惡警還在打人,女兒抓住惡首吳小當(應城市公安局政委)衣領不放,質問他:「你們憑甚麼上門抓人打人,做好人沒有錯,今天誰也不准抓走我爸爸。」這時老田妹妹又進屋用身體擋住老田,不准惡警拉他,惡警又施暴狠打老田的妹妹。

鄰居越來越多,面對警察的淫威,走出二人大聲說:「誰在打人?不能打人!」並指著老田的妻子對惡警說:「你們把這個婆婆打得這樣了,還不快點把他的手銬打開!」惡人在眾人的注視下,不得不把老田的手銬打開。惡警在老田家做惡近兩個小時,最後灰溜溜地走了。

在這個真實的事例中,行惡的警察和流氓無賴沒有絲毫的區別,完全是一路貨色。可是中共的圖謀為甚麼沒有得逞呢?一群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為甚麼就能迫使中共警察做出妥協呢?看來這個外強中乾的中共在真正的民意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一旦相當多的老百姓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公道話時,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就只能終止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