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外地做真相小冊子中修煉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今年下半年,同修找到我,讓我協助做所在地區的各地小冊子。下面,我把做小冊子的修煉體會向師尊及同修們彙報。

剛剛開始的時候,同修和我做了一期,同修提供素材,我只是簡單的做複製粘貼的工作,把當地消息粘貼到通版小冊子的各地迫害消息版面上,這樣我對製作小冊子從一無所知到居然粘貼成功了,發到網上之後,隔一天就發表了,心裏很震撼,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同時也真切的感受到了揭露當地邪惡的迫切重要性,這方面的資料太缺少了。

接下來任務就艱鉅了,同修看我這樣做還可以,就建議我把這塊承擔下來,每天把住每日明慧的消息、文章,密切關注各地迫害消息,如果當地沒有當地的小冊子,立即補充上,我答應了。但心裏直犯嘀咕,我能行嗎?這方面的經驗一點也沒有,從沒編輯過真相資料,不知道如何選材,對圖片、文本框的處理一無所知,只會簡單的word文字處理。同修說,你一定行,只要你有心做,就一定能成功。

在這之前我的修煉狀態一直不太精進,以致在修煉中跌跌撞撞,摸爬滾打,一下子接下來這麼重要的任務,不知自己能不能行。我心裏想,我先接下來幾個地方的,因為這要一期一期連續的出,真怕自己狀態不好,耽擱了正事,技術上又根本甚麼都不會,心裏有畏難情緒。

這樣嘴上答應下來,心裏卻沒有應戰的準備。過了幾天,同修提醒我,哪裏又出現洗腦班了,迫害很嚴重,需要立即出當地小冊子,同修把當地資料整理好,給我對照,(怕我整理不全面),我又試著做了一個小冊子。文字編輯後,簡單的附上了插圖,效果蠻好的,發到網上,隔了一天又發表了。這樣在自己沒有很強的正念的情況下,又出了幾個小冊子,在這期間,感覺到師父的無時不在的呵護,有時甚至感覺到是師父手把手在教我做。因為製作過程出奇的順利,幾乎是想要用甚麼,就有甚麼。文字處理後,選幾個插圖,粘貼之後,版面幾乎沒怎麼動,就很合適,就像特意為他製作的相框似的,鑲嵌的非常合體。

我心裏很高興,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也想儘快調整好心態,承擔起一個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

這樣前前後後做了一些期,技術也在不斷成熟,思路也在不斷開闊,這期間我把當地所有的真相資料按期下載,按地區分類,便於製作小冊子時參考借鑑當地消息,查缺補漏,在真相上宏觀協調,配合整體。

前幾天,網上發表第六屆大陸弟子網上交流會徵稿,對照明慧徵稿文章列舉的幾方面,想想自己修的都不夠好,沒有甚麼可寫的,這樣拖著到了九月下旬,時值「十一」的臨近,邪惡垂死掙扎,各地迫害消息不斷出現,邪惡又搞封網的破壞活動,一下子壓力驟增,心裏還想著中秋臨近,又想著為師父做賀卡(也是第一次嘗試),心裏一下子非常焦急,這麼多的事怎麼安排呢?

同修看到我確實很忙,就建議分一個地區給另一個同修做,我很高興,因為也感到人的精力有限,如果有合適的人選,一個人承擔一部份會更有利於當地真相資料的品質的提升。

這樣約定,我們一起教那個同修做,這樣交代了事情的要素,討論了賀卡的相關事宜。時間也過的真快,眼看著到了傍晚時分,約定教同修的同修要走了,把問題交給我繼續幫新手同修做當地的小冊子。我當時也沒當回事,心想最初我也是摸索著走過來的,同修也只是像這樣交待了,要宏觀注意的幾要素,我也做出了小冊子。

等到一拿起要做的時候,傻眼了,這個當地的文章非常有震懾力,全都是表格式的惡人照片,但照片大小不一,照片的顏色深淺不等,與以前的圖片差異太大了。做著做著,好不容易把個人簡介粘好,像片就跑沒了。要把十多幅照片妥貼的擺在一起,大小寬窄相等,顏色一致,排列整齊,是多麼難的一件事?

這時上學的孩子也回來了,孩子說身體不舒服(也是大法小弟子),要躺會兒,那就躺會吧,我也無暇顧及他,新手同修也未回家,一直努力在試著做另一個冊子。她把這個難題小冊子讓我做,理由是我是熟手,理所應當由我做,而我當時的心態是應該走的那個同修教她做,因為這個問題我根本就不會。時間又很緊,眼看著「十一」臨近,當地同修多需要這個小冊子呀!

這樣著急著,也未意識到自己的問題,總算趕著把師父的賀卡拿出來(那時趕著做事的心,心不純淨,賀卡也未發表),半夜了,小冊子也未做出來,心想等到第二天,找走的那個同修來一起做。

晚上孩子有些發燒,不斷的給孩子發正念,心想孩子第二天一定會好起來,可到了第二天早上,一摸孩子身上滾燙,知道這一切是自己有問題造成的。不停的發正念,否定它。出外打電話,那個同修關機,心裏氣的夠嗆,心想也太不負責任了,這麼重要的文章,拿到當地全都是惡人的照片,對當地有多大的震懾力呀!為甚麼就不能一起配合儘快拿出呢,心裏埋怨著同修,一點也沒有向內找,認為全都是對方的毛病?才有這麼多麻煩。這一天心總是不平,小冊也未做出來。

這時上網也不順暢了,以前每做完一本小冊子,往網上發的時候無論外面傳封網多麼厲害,可這事從來也沒耽擱過,心裏知道是師父在呵護著,符合法的時候甚麼阻力也不會有。

心裏更加難過,這時也知道自己有問題,還是不願向內找,孩子發燒時而猛烈,時而緩和,心中的正念也浮浮沉沉,學法也不入心,這樣渾渾噩噩過了一天。

到了第三天晚上,同修和另一同修來了,全然不知發生的事,還特意告訴我說,你找找自己吧,是你的問題使小冊做不出來,並且指出我有一大堆執著:不負責任,隨隨便便,想做就做,不想做,就隨便放棄了,求名。這些心都得去掉,才能做好小冊,然後簡單的告訴我怎麼處理照片,又走了。

面對二位同修的告知,我心裏已憤怒到了極點了,認為她們在說風涼話,根本不幫我,孩子發著燒,她們卻不當回事,還不停的說著我的不足。

等到她們走了以後,我心裏很沮喪,和孩子一起睡了。孩子在半夜不停的發燒,熱的不行,燒了兩天了,已經燒脫相了,看著孩子的瘦削的臉龐,眼淚不住的往下淌,拼命的發著正念,但心裏已有些絕望了。心裏胡亂想著自己的不足會不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拖走了孩子,那時多麼渴望同修在身邊呀!

後來想起了,孩子也是小同修,把他扶起來,告訴他叫他自己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這樣折騰到了次日凌晨3點,孩子說,我好了。我心裏一下輕鬆了。

這使我冷靜下來找自己的問題,聯想到近日來身邊發生的許多事,同修說的確實都是我真實存在的問題。最主要的還是我不想做這個小冊子,想把它推給別人,自己好輕鬆一點兒,總想著自己承擔一點兒,就行了,不想付出太多,把自己壓的太緊,沒有時間放鬆,放縱著自己的求安逸心,總想在正法修煉中喘口氣,休息一會兒。想的是自己利益的得失,沒有想到正法弟子的責任,還有自己隱藏很深求名的心──這麼重要的事自己做,多麼榮耀啊!但只想在不影響自己生活的情況下付出一點,得到榮耀,卻不想付出太多去承擔責任,多麼骯髒的一顆心啊!

孩子發燒,是因為自己承認舊勢力,認為大法弟子有漏,舊勢力就會鑽空子迫害,看重舊的相生相剋的理,認為做這麼大的事,就要有相應的魔難,卻忘了師父的諄諄教誨──舊勢力是不允許插手正法的,忘記了大法的威力,完全是證實自己的心。

想到這兒心裏也踏實了,自己決定認認真真的做,這時同修也來了,耐心告訴我圖片亂跑可能是光標的問題,同修走後,這些照片像聽話的孩子一樣,乖乖的站到自己該站的地方去了,我看了整體的效果,做的很漂亮,自己也很滿意。

這樣發到網上之後 ,隔了一天下載下來一看,明慧同修給改了一下,把惡人的照片全都虛化了,照片明暗對比不大,我覺的好像不太理想,原因是不那麼好看。周圍的同修提醒我說:惡人,你怎麼能把他塑造成正大光明的形像哪!是呀!同修說的真對,我沒意識到這一點,想想自己的問題真的很大,自以為是,妄自尊大,求名的心膨脹到了極點,以自己的主觀臆斷去評判事情……被邪惡鑽了空子,關鍵時刻卻想不起法,把邪惡的干擾迫害看的理所當然,把惡人形像塑造的光明正大,舊勢力插手正法,怎麼在正法弟子的空間場中光明正大了呢?正法弟子怎麼能承認它呢?我看到了這些年阻礙我正法修煉的根本執著──求名的心,我的心真是無比激動。

通過做小冊子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實質的飛速提高,感到是師父在推弟子往上走,其實弟子甚麼也做不了,只有符合法的時候,法的威力就會在弟子的身上體現出來,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做的還很不好,也希望通過寫這篇文章,總結自己的不足,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更好的做好各地真相小冊子,配合整體,救度眾生。

希望大陸同修不要等不要靠,只要自己有心圓容師父的法,一定會做出更有效的當地真相資料,揭露邪惡,救度眾生。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