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得福於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學員,由於我的修煉,不修煉的老母親也跟著受益匪淺,我把她的故事說出來證實大法,真的是一人煉功,家人受益。

清理附體

我得法後,把我媽從農村接來與我同住,我媽來之前的一、二天的晚上,她看到院子裏全是火,火燄特別高,火光中還不停的閃著一道道的藍光,像閃電似的,看了老半天才恢復了正常。

來我家十天左右的時候,凌晨三點多我起來煉功,就聽到她喊了一聲:哎呀,嚇死我了,一個『大毛的』在我床上下去了!

第二天白天,我問她夜間看見甚麼了,她說:一個毛乎乎的東西,那麼大個,在我床上下去了,被關進一個木箱子,木箱子有個口,它正好把大尖嘴伸出來給我看。

聽她這麼一說,我就知道那是狐狸附體。在農村,經常會有一些體質弱的婦女被動物附體的事,老家有一個人被附體,請跳大神的,花了多少錢都治不好。是師父給我媽清理了附體。可見家裏有一個煉功人,別人都跟著受益。

消減病業

我媽來我家那年是八十六歲,她從五十歲就得了高血壓、肺心病,喘得前胸鼓著像前鑼鍋似的。每年都得輸幾回液,在農村老家,每年輸液瓶子都堆一堆。

可到我這來三年多,她就沒輸過液,也沒怎麼吃藥,更沒犯過嚴重的病。有時我半夜起來煉功,聽到她喘,等我煉完兩小時的功,她也好了。

有一次,我把早飯準備好了,她說:「我不吃,我噁心,吃不進去。」因為我媽特別相信大法,她總說:「大師是好人,聽大師的沒錯。」我就給她放師父的教功錄像。剛放了十分鐘,她就說自己好了,想吃飯了。

安詳離世

二零零一年我被邪黨關押迫害期間,哥哥和嫂子把我媽送回農村老家,冬天燒煤取暖時沒做好通風措施,致使全家煤氣中毒,我媽被搶救過來,醫生說:這老太太搶救過來也傻了!再後來的某一天,不知怎麼我媽在屋裏把大胯摔斷了,從此就癱瘓在床。她離開我後,肺心病也犯了,大胯斷了疼得她動不了,時間一長,後背對著心臟的部位爛了一大片,黑紫色的,往出流髒東西,流在褥子上,把褥子爛了一個大窟窿,晾乾了,用手一摸棉花都跟灰似的飛了。那時候她喘的特別厲害,輸一天液都得花一百多塊錢。

我從勞教所一出來,又把我媽接回來。到我這兒當天病就輕了,三天就完全恢復正常,不喘了,大胯也不疼了。家裏人嘴上不說心裏不得不佩服,我媽到我這真沒病啊。所以煉功人的家屬們,你家裏有煉功人,那是多大的福份啊,可千萬別不拿煉功人當回事兒。

我媽在我這兒又過了兩年,九十二歲的時候安詳離世,雖然還是癱瘓在床,卻沒有任何痛苦,當時從醫院往老家送,隨車的醫生護士都問我:「你媽癱瘓那麼多年,你是怎麼護理的?這身上一點兒沒壞,擱我們這專業的護理也做不到這樣,沒有過這樣的事!」當時我就想,煉功人的身體是有能量的,手洗的衣服都殺菌呢。

這些年我被迫害,經濟上很拮据,但是作為煉功人的家屬,受益的可能不是表面上物質的東西,實質上得到的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辦不到的,這都是根本上的東西,只有師父能給做。金錢、名利都是身外之物,煉功人的家屬,有些人就是不說良心話,受益了也不說。其實我們只要用心相信大法,沒有不受益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