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初期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 修煉大法初期的故事

  • 幸得大法 擺脫附體

  • 修煉大法初期的故事

    文/葫蘆島大法弟子

    師父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

    這個事發生在十三年前的1996年。家住遼寧興城某村的吳老漢,那年在華山鎮打工。有一天他在工地幹活,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正好掉到髒水井裏,髒水井的井口是鐵的,吳老漢的肋骨正好硌在井口上,造成三根肋骨骨折。

    吳老漢臥在炕上起不來,痛的覺也睡不好,翻身都困難,兒女們讓他住院治療。他想起法輪功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第四講 〉)他明白這一法理,就說:「沒事,你們該上班上班,該幹甚麼幹甚麼,不要惦記著我。」並且叫他老伴給他放師父講法錄音。說也奇怪,一聽師父講法錄音,吳老漢就覺得不那麼痛了。就這樣他天天聽錄音。

    有一天晚上,吳老漢聽著師父講法錄音睡著了,朦朧之中,好像有人推他的肋骨,就聽骨頭「喀喀」響了幾下。吳老漢一愣就醒了,他自言自語地說:「不是夢吧?」用手一摸,支出的包沒有了,平復了。再叫老伴看,真的平復了!二人不約而同地說:「大法太神奇了!」吳老漢激動地流出了眼淚,是師父救了他。


    幸得大法 擺脫附體

    文/大陸大法弟子 張三清

    得法前,我是一個像《轉法輪》中寫到的被動物附體的人。

    大概是1994年,那時我突然會暈倒,有時走在路上也會暈倒,人有一種害怕的感覺,晚上睡覺常常被甚麼東西壓在身上一樣,人不停的打哈欠。我到處尋醫問藥也不見好轉。一天一個熟人說「佛」要傳我,要我在家裏安個牌位,那時我根本不懂甚麼神佛的事,也不相信有神佛,因為受共產黨多年無神論的洗腦,但為了好病,我天天燒香,可安了牌位以後。我人更難受了,一會兒說東,一會兒說西,像失控的人,直想哭。這種狀態大約持續了二、三年。

    1999年4月份,我的同事把法輪功介紹給我,起先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他說借本《轉法輪》給我看,如果我想煉以後就教我動作,我從同事那拿過書,打開看到師父的像片時,覺的好像在哪裏見過的感覺,很熟悉,我開始讀《轉法輪》,越看越覺的好看,我腦中的疑問好像在這裏都有答案。

    我如飢似渴的看完了《轉法輪》,以前那種難過的症狀完全消失了,從此我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後來我把家裏的牌位扔了,開始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

    是大法給我新生,是師父救了我!沒有大法,我也許已不在人世了。我不知道怎樣表達心中的感恩,只有修好自己,不辜負老師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