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十年 英魂何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北安市長水河農場大法弟子李雲彪,多次被邪黨惡警綁架、關押,遭各種折磨。二零零五年李雲彪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關押在北安監獄。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大法弟子李雲彪,今年五十歲。生前是黑龍江北安市長水河農場四分場的職工。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李雲彪進京護法,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時被惡警綁架回戶口所在地──北安長水河農場非法關押。2000年4月,又被邪黨人員綁架到黑龍江花園農場非法勞教一年。在那裏,因為不放棄信仰,除了被嚴管、「包夾」之外,李雲彪還遭受過邪惡的體罰「開飛機」:兩腿分開,頭部低過膝蓋,雙臂向後往上伸直撅著,常常一蹶就是一個多小時。惡警還指使「牢頭」毆打他。一次,牢頭無故讓他把頭插進床底下,腿伸開,胳膊往上舉。牢頭用一米長的床板子打他,本來用床板子平著打都很痛,牢頭卻把板子立起來,用板尖往他身上砍,砍的他鑽心的痛。又一次,牢頭問他法輪功的事,當著幾個刑事犯人的面,他如實講了大法好。事後牢頭卻因此在他洗澡時用床板子對他一頓猛砍亂打,他身上頓時被砍起了一片片鋤槓一樣粗的血檁子。

除了被牢頭毆打外,惡警還經常對李雲彪拳打腳踢。僅同修見證的兩個惡警一起毒打他就達十多次。李雲彪在花園農場遭到三中隊隊長惡警李春偉的毒打次數最多,也最邪惡。李春偉身高一米九,身體結實粗壯的像狗熊,因為打人兇狠而臭名遠揚,刑事犯人因此都懼怕他。

一天,李春偉把李雲彪叫到辦公室,問他「到底轉不『轉化』(放棄信仰)?」李雲彪堅定的說「我就堅信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教人向善,讓人做好人」!李春偉聽了二話沒說,上來就是一頓毒打。他用力把李雲彪的頭往牆上撞,將其臉部打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又逼他面牆撅著「開飛機」,一蹶就是很長時間。幾天後,李春偉又問李雲彪「你到底放不放棄法輪功?」李雲彪依然回答說「堅決不放棄!」李春偉氣急敗壞,夥同另一個李姓警察用小白龍(白色硬塑料管)毒打李雲彪一個多小時。李雲彪被打的連連倒地,前門牙被打掉,鼻口流血。倆惡警邊打邊吼叫「到底放不放棄?」李雲彪強忍著劇痛一次次從地上爬起來,正視著惡警決然的回答說「堅決不放棄!」李春偉猶如暴怒的野獸,更加瘋狂拼命的毒打李雲彪。李雲彪的臉部已被打的腫大變形,左眼睛甚麼都看不見了,鼻口流出的血浸濕了衣衫,滴落在地面磚上。即使這樣,李春偉仍不罷休。直到把李雲彪打的後腦血流不止,直到這兩個惡警打累了才肯放手。

李雲彪被放回監號時,同室的人都認不出是他了。他們說大家聽到李雲彪一次次被打倒在地上的聲音了,也挺揪心就是敢怒不敢言哪。當晚李雲彪只覺得腦袋裏面痛的像被劈開了似的,痛的他一宿沒閤眼。次日,頭部變形腫大了一倍多,臉部眼睛腫大青紫,渾身上下到處是淤血,到處是黑紫色。李雲彪被打的每走一步都痛苦不堪的情況下,李春偉仍強迫他參加重體力勞動,可見其豺狼本性與主子中共邪黨如出一轍,一脈相承。

毒打後沒多久,李雲彪就被轉押到黑龍江綏化勞教所。然而暴徒李春偉這次毒打卻給李雲彪的身體造成了摧殘性的傷害。李雲彪時而說胡話,時而神志不清;一條腿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經綏化市醫院確診為腦出血,有生命危險,需立即手術治療。術後一個多月才出院,當時李雲彪身體仍然很虛弱。

因為李雲彪不「轉化」,綏化市勞教所超期關押他四個月,又把他直接轉交長水河農場公安局繼續關押迫害。他被非法關押在四分場的一個打更房裏。一個大雪天的夜晚,李雲彪趁看守人熟睡之時走脫。他身穿單衣,深一腳淺一腳的不知摔了多少跟頭,連夜趕往家住大慶的弟弟家。不料惡警又追到大慶將其綁架回當地,把他關押在冰冷的小號裏,惡警還故意打開門窗來凍他。幾經折磨,李雲彪已是骨瘦如柴,不能進食,胸部、腹部腫的像盆一樣大。怕擔責任,惡警將其送進醫院裏。治療未果的情況下,又將其轉到北安農場局醫院。最終被確診為肺結核、胸膜炎、肝腹水,從體內抽出的已是綠色的膿水,醫生通知家人準備後事吧。

家住上海、大連的姐姐都來了。想到一個好端端的人只因為信仰「真善忍」卻被迫害的命在旦夕,親戚朋友無不痛心悲憤,可是中共邪黨執政的天下哪有說理的地方啊?親人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在他生命彌留之際給予悉心的照顧和護理了。

然而李雲彪堅信大法和師父,奄奄一息的他居然又奇蹟般的活過來了,眼看著他身體一天天好起來。這對許多與他接觸過的病人、醫生和護士都是一個不小的震動。他開始向醫院裏來來往往的人講真相,以自己死而復生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好多人願意聽他講,有人還向他索要大法書。看守的警察為此把他鎖在病房裏,他就打開窗戶對著窗外的人們講。也有護士、醫生來在窗前聽他講,有時還會提問題。一個下雨天,有人站在窗前打著雨傘頂雨聽,這令他很感動,也更增強了他講真相的勇氣和信心。

而邪惡之徒卻為之惱火,該醫院新上任的邪黨書記打罵他,並把他關進醫院後院兒一個髒亂潮濕的庫房裏,窗外的雜草足有一人高。房門白天黑夜總鎖著,再也無法與人講真相了。李雲彪想到要出去,於是幾天後的一個夜晚,他搬開鐵窗,又一次闖出了魔窟。他漫無目的的走著,為了躲避邪惡的追捕,他白天藏起來,夜晚走大道。後來的一個夜晚,幾乎是下了一夜的雨,他渾身濕透,衣服粘在身上很難受,從醫院裏帶出的乾糧早已吃沒了。他又冷又餓,感覺一步都走不動了,他想起了師父,求師父保祐,求師父給予力量。走了一天零兩個夜晚的他終於走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

零二年秋天,為了躲避邪惡,也因為沒有錢,他在北安郊區的野外找了一個幾乎要倒塌的低矮潮濕的窩棚當作臨時棲身處。他把珍藏的師父法像供起來,不料被窩棚的主人發現了。隨後他又被北安市北崗派出所的惡警綁架了。在北安看守所關押一段時間後,又被當地公安局帶回去非法關押。他絕食反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才得以「保外就醫」,他被大連的姐姐接走了。身體康復後,他又去北京等地講真相。

零三年,他一回到北安就開始大面積散發真相資料和《九評》,他幾乎走遍了北安郊外的每一個村莊,常常發資料一直發放到後半夜。天黑找不到回來的路,他就鑽進農家的柴垛裏面睡。有一次,他用自行車馱了半麻袋《九評》去發放。剛發完,就被村裏兩個騎摩托車的人追上來。他正騎車往前衝,突然發現面前的路從中間橫斷了,下面是深坑,一塊翹板搭在斷面上。來不及多想,他一下衝過去。沒想到用力過猛,連人帶車被翹板彈起老高,重重的摔在路面上,他當場昏過去。醒來時才發現翹板下是深不見底的大坑,裏面是很深的水。他說是師父救了他,否則掉進坑裏可就沒命了。

他就這樣不停的發放著真相資料。北安周圍的幾個農場,他幾乎一個不落的去發放。零五年五月份,李雲彪騎自行車帶上一百多斤的真相資料和《九評》,準備回長水河農場救度家鄉的人,不料被長水河二分場的惡警攔截綁架了。零五年八月份,李雲彪被中共邪黨人員非法判重刑八年,非法關押在北安監獄的第九大隊。

在獄中,嚴管的同時,每天還要被迫做奴工。伙食條件太惡劣,常年吃不到新鮮蔬菜,吃的是發霉的黑窩頭,所謂的白菜湯連一點油星兒見不到,見到的只有碗底的泥巴和湯上漂浮的小白蟲。一年後,李雲彪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了。不堪忍受無盡的折磨,他又開始絕食。獄警灌食折磨他也沒能使他屈服,他們把他關進北安監獄醫院去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大法弟子李雲彪歷經中共邪黨十年的摧殘和折磨,在北安監獄醫院裏以「雙肺結核」的病症而含冤離世。至此,一個原本健康、善良的好人成為中共殺人史上又一個血的見證。

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十年,李雲彪遭受冤獄、毒打、流浪、病魔十年,從沒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李雲彪的母親因受巨大的打擊和驚嚇,得了高血壓、腦血栓而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李雲彪的妻子和兒子也受到中共邪黨人員的威脅和騷擾,現已不知去向。又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邪黨迫害的七零八落,家破人亡。

中共邪黨一日不亡,國無一日太平安寧!中共邪黨一日不滅,人神共憤蒼宇難容!

迫害李雲彪相關部門電話:

黑龍江北安監獄:
獄長辦(外線)0456-6860808 九大隊:0456-6428559
(內線)0456-6428301 大隊長:吳春波
獄長:范玉祥 副隊長:吳加江

黑龍江花園農場:
0456-6345010
北安長水河農場:
0456-641901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