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說出來 走好最後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在男女關係問題上犯下大錯的學員,以下是從犯下大錯到公開說出來的過程,希望能讓自己在此問題上更清醒,也希望對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可以有所幫助。

有好幾次,我在犯下大錯之前把握住了,因為我想起了明慧文章,想到了在另外空間的可怕後果。但我並沒有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而是以不要發生兩性關係為底線,一次又一次的把骯髒的肢體接觸當成了美好。過後都很後悔,也曾經加強學法、背法,但一次次的努力換來的是一次次的失敗。漸漸我覺的自己過不去了,想說:只要別發生最後一步就好,不想再抑制了。就在我認同這一念之後的不久,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失去了理智,就在這種情況下犯下了大錯。現在回想起來,我能在關鍵時刻把握住,是因為我仍努力在抑制那些變異的觀念,而當我不想再抑制時,就像《轉法輪》中寫的:「慢慢的由給小紀念品接受了,逐漸給大東西也要了」。犯下大錯那一晚,我遲遲不敢閤眼,不敢面對自己可能看到的景象,但我甚麼都沒看到,或許我該知道的已經在同修的文章中都看過了。

我知道自己必須按師父要求的公開說出來,但當時的我不知道講出來之後還有甚麼臉見人,於是先和一位阿姨同修私下說出來,她告訴我不能再犯,我答應了她,從那次之後,我沒有再犯下那種錯誤。但對於怎樣才算公開說出來,我的心裏一直沒有底,有同修說私下講也算某種成度的公開了,於是我順水推舟的認為自己已經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了。

但此後干擾不斷,色慾、男女之情和思想業力不斷的返出來,方方面面都受到了嚴重的干擾,只要稍一放鬆,面對的就是清理不完的骯髒思想。我本來認為這是因為犯下大錯所以要加大魔難過關,但好多次當我看到講法中提到犯錯後要公開說出來時,我都無法控制自己的淚水。其實我知道是我明白的一面要我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徹底擺脫舊勢力的安排,但怕丟名、愛面子和舊勢力強加的一切讓我走不出這一關。

有一次同修問我要不要寫心得,我知道這是反思自己也是曝光敗物的好機會,但當時的我無法承受別人知道我犯色戒時的眼光,種種執著心讓我放棄了。但同修又告訴我希望我能完成心得,於是我決定要把它寫完。在寫到一半時,強烈的怕心向我襲來,我知道是那些害怕曝光的因素在干擾,應該要排除它們,但那種害怕的感受是如此強烈,讓我遲遲無法下筆,最後還是放棄了。

那時我萬念俱灰,覺的不管再怎麼努力還是無法擺脫被舊勢力淘汰的安排,於是我在極度絕望中睡去。那天晚上我夢見了師父,我和一些同修走在路上,看見師父就在前方。我知道自己做出了讓師父最痛心的事,所以當師父和其他弟子說話時,我連師父的臉都不敢看。但師父竟主動跟我說話,我已記不清說的內容是甚麼,只記的師父的眼神是如此祥和。那一刻,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怕自己修不成、覺的沒臉見人……等一切一切的悔恨與痛苦都化成了淚水。我放聲痛哭,不斷問師父為甚麼是我,為甚麼要給我這種安排?師父沒有回答,但我可以感受到師父替我承受了自己無法承受的壓力。醒來之後淚水仍止不住的流,我知道是師父看到我自己過不去關時又拉了我一把,於是我終於完成了心得。

那段時間正好是神韻第一次到我們地區,當時聽說歐洲某地的同修推神韻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後來他們一起面對面交流,把自己心中掩蓋的、害怕曝光的執著坦誠的說出來,後來他們發現票很快就賣完了。那時候和身邊親友介紹神韻也遇到了一些瓶頸,很希望可以突破,但我當時仍沒勇氣說出自己因色慾之心犯下了大錯,只打算提到交往的過程。即使如此,真正要發言的時候,在意別人眼光、求名、愛面子的心一齊返了出來,最終還是放棄了。

當時神韻的交流會開的很頻繁,幾乎每星期都有。第二次正在猶豫要不要講時,兩隻麥克風同時傳到我這兒來,我覺的可能是點悟我要講,但種種執著讓我又一次放棄了。第三次開會前,有位同修說有事要先離開,要我幫她轉達一件事情。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不能再讓執著阻礙著身邊眾生的得救,於是我終於說了出來。同修們紛紛鼓勵我。結果有六位同學、四位親戚都去看了神韻,其中有好幾位是本來說票太貴不去,還有幾位是想都沒有想到他們會去的。還有一位幾乎不出來的同修在一起去看神韻之後變的很精進。當時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不去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在另外空間執著的物質擋著,當這些物質去掉之後,體現在這個空間就是他們願意去看神韻了。

此後,色慾對我的干擾仍然不斷。那段時間認為公開說出來不需要提到犯男女關係這部份,因為會對其他同修造成影響,自己也會被貼標籤。於是,當那些骯髒的念頭返出來時,我努力排斥,決心做好三件事,但總是感覺有一層很大的間隔在大法與我之間,不管是學法、煉功、上課或是參加證實法活動時,那些念頭時常會返出來,一次又一次的排斥仍不見好轉。一點小事就會讓自己的心波動的很厲害,不僅三件事沒做好,功課也是一落千丈,後來甚至出現對師父不敬的念頭,幾次下了決心要發正念徹底清除它們,但效果甚微。當同修看完「師恩頌」感動流淚決定更精進時,我卻是在抑制那些對師父不敬的念頭中看完的,心中的沮喪可想而知。有時候我真的無力再抵抗那些念頭,不學法、不發正念,一味的做常人事時,那些干擾暫時就不會出現,但有時自己會感受到大淘汰時的天搖地動,或者是看到一連串的事。當我明顯感受到自己世界內的眾生在不斷死去時,我才會猛然驚醒似的再學法、發正念。這種現象反覆了好一陣子,時常覺的心力交瘁,懷疑自己還能撐多久。

直到我參加了一個學法交流的營隊,在交流到色慾相關的問題時,一位同修公開了自己在這方面犯的錯誤,當時自己只是有點驚訝,並沒有再多想。直到後來工作人員交流時,一位同修說:「鼓勵小隊員說出在這方面犯的錯誤,對他們之後的修煉是很重要的。」那句話好像破開了我所有人的那一面,打到了內心的深處。當時我強忍著淚水,直到發正念時淚水才潰堤,不斷的流、不斷的流。或許是我明白的那一面知道我在這個問題上耽擱的太久,錯失了太多救度眾生的機會,為無法彌補的損失痛悔的流淚。我知道要徹底擺脫這些干擾,就不能再逃避,必須公開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當我再一次看師恩頌時,那些對師父不敬的念頭消失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我擔心自己說到一半會說不下去,於是我寫成了文字,準備在當地的學法小組上說出來。

在我要公開說出來那天,發現自己很擔心說出來別人會怎麼看我,發現曾告訴我在這方面不要犯錯的同修就坐在我後面,更不希望和自己發生矛盾的同修知道,開不了口的感受一次又一次浮現。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機會,我不知道錯過這一次還會不會有,也不能再讓舊勢力在這一點上不斷的干擾我了。於是我開始念寫好的心得,那一刻,我感到一股能量包圍著我,念完後,我知道或許會被別人貼標籤,或許會對一些人造成影響,但那不是真正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公開說出來,走好最後的路。

在公開說出來之後第一次煉功,我感覺到之前開刀的地方被一股暖流包圍著,很舒服的感覺,過去煉功時經常出現的骯髒念頭不見了,煉完功後開心的感受無法言表,好像又回到了得法之初,知道自己生命從何而來時的喜悅,在走了好大好大一圈彎路之後,我終於又走回了師父安排的路。

同修文章《開天目者所見在色慾上犯錯的可怕 》中提到她犯下色慾問題後在另外空間看到的情況「一個巨大無比的魔鬼手裏拿著巨大的刀,一付要置我於死地的樣子,旁邊的神告訴我快跑,接著拉住我就瘋狂的跑,眼看被追上時候就會出來一個仙女擋在我面前,結果被魔鬼砍死,結果我看見地上到處都是為了救我的人留下的殘肢,都是很美麗的仙女,我就想哭。像這樣被追著迫害的事情我總遇到,都是在其他的神的幫助下躲開了,起初我不明白為甚麼對於這樣的迫害我只有躲開的份而不能主動清除它們,後來一些神告訴我如果沒有悔改,沒有公開,它們就有藉口迫害,而且會愈演愈烈的。」

師父在經文《清醒》中告訴我們:「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並且用了「最好」兩個字要求犯錯的學員公開說出來。

經過這些魔難,我對這段法有了更深的理解:舊勢力對犯下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學員定下的安排就是修不成甚至淘汰,如果不按照師父要求的「公開說出來」,不管再怎麼努力,仍然是走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唯有公開,師父才能為我們消去我們自己無法承受的業力;唯有公開,才能擺脫舊宇宙的安排,走回師父安排的路。

用心體察,就會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給我們的一次次機會,願在這方面犯錯的同修共同珍惜這稍縱即逝的機緣,加倍彌補。別再讓師父和等待我們回去的眾生失望了!

在我無數次放棄自己時,師尊仍一次次用洪大的慈悲將我喚回。任何文字都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謝,惟有精進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