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給父親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我的父親以前曾是一名邪黨的老黨員,我和父親家相距有60公里的路程。每個月我都能回家一趟看望他老人家,給他打點酒、買點好吃的,時常給他點零花錢……父母和鄰居們都說我孝順,說「有好幾個兒子就這個兒子孝順」。

零七年年初,我給父親講真相、勸三退。開始時我還認為父親會很容易講,因為父親平時也對邪黨不滿,經常發一些牢騷。可是事情並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我第一次向他講的時候,提到邪黨在文化大革命時殺害很多人,現在又貪污腐敗,這些他都很願意談。這時我開始談正題說:「××黨這麼不好,現在天要滅它了,我幫你把它退了吧?」見他沒有表態,我又說:「那我就給你退了?」這時他一下子就變臉了說:「我就不退,又能怎樣?」我說:「退了保平安,保命呀!」他說:「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平安吧,你要是沒有事我們就都平安了!我們還都為你擔心呢。」後來我再說甚麼他也不聽了。

我每個月能回去一趟,每次我回家都是抱著勸他「三退」的目地回去的,可是每次也都沒有結果。

後來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執著。我每次回家都是抱著有求的目地和父親講真相,講時把他當成自己的父親而沒有當成眾生。有時還和他爭吵起來……。

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那天我到縣城買個DVD讀盤機,又一次回到父親家中。在放光盤之前我先給他講貴州「藏字石」的事,他說:「我沒親眼看到我都不相信。」我說:「那好,我這就讓你親眼看一看。」看過光盤後,這次他沒有跟我爭吵,但是也沒表態,晚上我住在父親家,每次發正念時我都帶著他,清除他背後不讓他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第二天,我就要回自己的家了,早上吃過早飯後,我又提起了這件事,這次父親沒一點反駁,就說了一句:「那你就偷著給我退了唄。」我說:「那得要你自己親自點頭同意才行,不然是不算數的。」到了中午我臨要走的時候,父親特意告訴了我一句:「你就給我退了吧!」當時我的眼淚幾乎就要流出來了,我給了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他也很高興的收了起來。我非常激動打心眼裏為他高興。因為父親是真正得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