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邪惡封網我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九月十一日週五,我和同修甲見了面,就聽她說上網不好上,上去之後剛把《明慧週刊》,《明慧週報》的〈城市綠洲〉下載完,其它的就下載不了了。我說我也聽其他同修說上網不太好上,共產邪黨要慶六十年,咱得多發正念,可是咱不能承認它。我說你看奧運那麼緊都沒事,甚麼「四﹒二五」「七﹒二零」這些所謂的敏感日,我沒有那概念,所以上網一直都很順利。我已經把週刊、週報都下載完了,回頭給你。告訴學員多發正念。這時心底裏有一絲的喜悅,其實就是歡喜心,當時沒有意識到。接下來甲同修說,那下週五還是……上不了網?我當時脫口而出,下週六我再來。

結果到了週五,網是上去了,可打不開網頁。退下來再上,說甚麼也上不去了。

我想(假我)難道真的是網絡封鎖嚴

又一想(真我)不能承認它,發正念鏟除解體它

(假我)是不是電話欠費啦,上不去網?不行我先去交話費

(真我)這時我想某某某律師(未修煉法輪功)在邪惡的高壓下,電話裏只有兩角錢,都能把自己被迫害的聲音傳出來,顯神跡。常人有了正念神都幫。我是大法弟子,是神,網絡封鎖的是人心。當時有個同修在我家,她說別著急,先交話費去,然後去我家試一試。可到了她家反覆上了幾次也不行,我就回來了。

到家之後,打開電腦,還是上不去,有點急。又一想,急也是執著,我不要你。接著往下找自己,想起和甲同修說的話「下週六我再來」,嚇了我一跳,潛意識是說我能上網,我能行,多麼髒的一顆證實自我的私心呀(而不是證實法)。還有一顆幹事的心。

我是做協調的,好幾個資料點都不能上網,如果真相下載下來放到U盤裏,再給她們送去。我想我一個人能跑幾個資料點,還有那麼多……「你自己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體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負責人做的好。負責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個學員做好,那就做一個普通學員好了。關鍵是負責人的責任哪,得起到這個作用啊。」(《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已是晚上七點多鐘了,就想還是去找某某技術同修吧。到了那兒,他把電腦打開,我和他妻子說了會兒話(好像和我沒關係了)。再看他也上不去,他說看來封網是嚴。我這才和他還有他的母親(也是修煉人)說要多發正念,特別是要給咱自己的網站「明慧網」多發正念。不要像邪惡干擾新唐人那樣以後才重視。之後我又反覆上了幾次,突然一下子就上去了。有些激動高興,趕快下載週刊、週報,特別快。

回來以後,我又從新查找自己,每次發正念都求師父加持,和電腦溝通,基點擺正啦,正念也發啦,可為甚麼還上不去網?找到了一顆依賴技術同修的心。每次發完正念就想試一試,不行就去找技術同修,這也就是我到了技術同修那裏他也上不去網的真正原因。而我當時看他點了幾次小鴿子都上不去,我想今天就得上網,把週刊、週報下載下來,就應該上明慧網,那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那是大法弟子的家。明慧網是師父肯定的。也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因為我不再指望和依賴技術同修。

我又和原來一樣,每次都能夠很順利的上明慧網啦。

以上是我突破網絡封鎖的經歷,我流水賬似的記錄了我的反覆向內找的過程,旨在進一步梳理自己的不足之處,同時也給不能上網的同修拋磚引玉,提供一些借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