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孔茜一年來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濰坊市女青年孔茜自從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年二個月,期間遭惡警長期逼供折磨。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孔茜遭濰坊寒亭區法院非法庭審,家屬聘請了兩位律師為她作無罪辯護,兩位律師曾多次去寒亭檢察院要求閱卷均遭拒絕。在開庭前三天,只給律師看了最後一次的非法審訊記錄,而且不准複印只允許手抄,其它卷宗一律不給看。

在非法庭審過程中,主審官牟愛萍多次打斷正義律師的辯護陳述,孔茜的辯護律師被打斷了三次,第一次打斷後休了庭,第二次打斷時孔茜對主審官提出抗議:「為甚麼打斷我的律師為我辯護?法庭不公……。」正義律師的辯護詞,使邪惡非常害怕。整個開庭過程,孔茜堂堂正正,義正辭嚴的揭露迫害,善意地講清真相,並當庭指證打她的惡警,此人心虛再未露面。

孔茜,女、三十一歲,原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濰北監獄宿舍,與家人累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開始流離失所。孔茜的母親李熙雲是年近花甲的退休警官,修煉法輪功前,她十幾種病纏身,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她深深明白是法輪大法救了她的命。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單位停發退休金七年多,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回、居無定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孔茜在濰坊電力三公司被非法抓捕後,前四個月裏幾乎被天天非法提審。濰坊市國保大隊孫武興和叫國文的人(姓未知)共六個人每兩人一組,輪流24小時不間斷地非法審訊,不讓孔茜睡覺和休息,限制上廁所,打盹就用涼水潑醒,連續四至五晝夜不讓睡覺,他們還準備了兩根竹竿,孔茜打盹的時候它們就用竹竿打、用掃帚掃。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在孫武興和一個姓張的惡警對孔茜無休止地折磨時,為了抵制迫害,孔茜將捅打她的竹竿折斷扔了,姓張的惡警揪住她的頭髮打了二十多個耳光,孔茜臉被打腫了,呼吸困難、全身痙攣、抽搐,他們怕承擔責任給孔茜打針、做心電圖並拉到濰坊市人民醫院搶救後脫險。

在被關押的不長時間裏,孔茜即被折磨得腿腳腫脹,腳疼得睡不著覺,還要天天被非法提審,為了抗議對她慘無人道的迫害,她絕食四次,多次被綁在十字架上酷刑折磨。第四次絕食被綁十字架八天七夜後被強行打針(已有報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八天後被強行拉去醫院灌食。

二零零八年十月底,孔茜被轉到昌樂看守所繼續非法迫害。昌樂看守所的惡警重複濰坊公安惡人的邪惡手段,強迫她坐在鐵椅子上四晝夜連續審訊不讓睡覺。看守所惡警為阻止她煉功,多次強迫她帶大鐐(不能活動,大小便都得別人幫忙),冬天手腳都被凍傷、紅腫發紫。親屬送去厚手套、厚襪子均被看守所值班室拒絕。

半年多的迫害折磨使孔茜十幾天高燒不退,全身紅腫、疼痛難忍、食水不能進,生命垂危。親屬得知後幾次去看守所、國保大隊要求見面、放人,惡警以孔茜絕食拒絕治療為由拒絕。此後長期以來孔茜雙腿一直腫疼,難以入睡(曾被拉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需要住院治療)。孔茜本沒病,這些都是殘酷迫害所致。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孔茜又被非法轉到濰坊市看守所繼續迫害。一年多來,孔茜不配合惡人的要求,拒絕奴役勞動、拒絕穿囚服,向其他犯人講真相,教唱大法歌曲。一年中,她絕食反迫害十餘次,二零零九年八月絕食五天後被抬去灌食迫害,現情況不詳。


六一零」辦公室、政法委、公檢法司參與迫害的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區號0536)

濰坊市「六一零」辦公室 主任 隋汝文 宅電 8783031 手機13806495398
濰坊市「六一零」辦公室 副主任 齊延偉 手機:15863683066
濰坊市公安局 局長 黃濰連 宅電:8789366 辦公:8783121 手機:13573689006
濰坊市公安局奎文區分局 周國升
濰坊市公安局偵察科
濰坊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支隊長 羅相賢 宅電:8783238 辦公:8783251
濰坊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副支隊長 馬永福 宅電:8107109 辦公:8783133 手機:13869680708
濰坊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二大隊大隊長 趙春玉 宅電:8107372 小靈通:8783162 手機:13791663899
濰坊市奎文區檢察院批捕科 電話:3011861 3011888 8868005
濰坊市奎文區檢察院公訴科

具體實施非法抓捕的責任部門:
濰坊市公安局、濰坊市奎文區公安分局、濰坊市公安局國保大隊
濰坊市經濟開發區巡警大隊 大隊長 李興明 手機:13296365700
濰坊市看守所 所長 王樹國 獄警:彭雲霞(女) 韓婷(女) 獄醫:康××
昌樂看守所 所長 王志亮 教導員:田龍雲 警察:張平
濰坊市寒亭區檢察院公訴科 科長 張付濤(公訴人) 辦公:3012087
濰坊市寒亭區法院刑事庭 副庭長主審官 牟愛萍(女) 辦公:7254040 審判員:呂寶清、李紅(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