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中山三院人體器官何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2009年,中國大陸媒體《財經》雜誌披露廣州市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醫師張俊峰及另兩名同院醫生,將一名貴州流浪漢帶到醫院抽血做配型,將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拋屍到水庫中的殺人活體摘取器官事件。文章問世一個月之內,《財經》雜誌目前正被北京當局查處,被限令停刊整頓三個月。中宣部禁止內地媒體跟進報導。而與《財經》一起派記者前往貴州調查本案的《南方週末》亦收到禁令,不能再報導有關事件。網上各大論壇全面刪除該文。隨後,中山三院醫院領導和醫院介紹的網頁不翼而飛,三院肝移植手術叫停,何時恢復尚無法預計,張俊峰去向不明。

此事件首先見於中國器官移植網,該網7月22日報導披露事件涉及廣州的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三名醫生,6月15日有醫生前往貴州,與當地一名器官販子接觸,此流浪漢慘遭殺害後被醫生取走全部器官。《財經》雜誌跟進這則消息,派人到興義市實地採訪了這宗慘案。原來,被當地人形容為善良、好心的一名35歲流浪漢「老大」,有一天突然從邋遢變得些許光鮮,竟然是死神降臨的前兆--那次他被剃光頭髮和鬍子,想必是被人帶到醫院去抽血做配型。他被發現橫屍水庫、器官被割一空的消息,震動了這個寧靜的山區小鎮。本來在這一帶活動的乞丐、流浪漢,嚇得能走的都走了。

為做移植殺人害命

同濟醫學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陳忠華曾經對媒體披露,從2003年到2009年8月,中國內地僅有130位公民逝世後成功捐獻器官。2007年以來,中國內地每年開展臨床器官移植約1萬例,其中來源於公民逝世後捐獻的器官不到30例。而在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移植醫生黃潔夫看來,中國根本還沒有器官捐獻體系,有關捐獻的數字也就無從說起。

中共於今年八月底通過英文版《中國日報》向全世界用英文發布消息,承認摘取死刑犯器官,並承認中國大陸所有器官移植中,超過65%的器官來自死刑犯。並在官方拋出的移植數字上進行精心加工,努力造成每年死刑犯的人數和器官移植的數目相「匹配」的假相。

拋開死刑犯不談,如果死刑犯真能滿足器官移植的需要,作為醫生何必要冒風險跑到另外一個省份的邊遠山區殺人取器官?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移植業內專家對《財經》坦言:「中國的活體器官移植很大部份都存在買賣關係。」

作為醫生,手術例數越多,在業內的名氣越大,越容易晉升提級,做器官移植,醫生是有收益的。何況還有得到器官的患者私下送的「紅包」;開出各項檢查的提成;術後長期的免疫抑制藥物的提成。名利都在其中,做移植越多,得到名利越多,在中國大陸的今天,世風日下、用錢買命、為利殺人等等已經成為社會風氣,移植醫生殺人害命也就不足為奇了。

層層默許活摘器官

張俊峰今年37歲,山東菏澤市東明縣人。醫院公開資料介紹說:他主要從事肝膽胰腫瘤和肝移植臨床工作,能獨立完成各種複雜肝切除和胰腺手術。張還是醫學博士、博士後、副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中華現代外科》雜誌常務編委,主要參與完成的「肝臟移植應用研究」,獲2007年「教育部科技進步獎推廣類一等獎」。

張顯然受過高等教育,知道殺人活摘器官是犯罪,而他卻是明知故犯,這其中的原因是甚麼?如果憑空拿來一個肝,沒有任何供者信息,任何一個主治醫生都要問問來源,因為醫療行業的行規就是一層層找事故責任,出了問題當事人就要負責,何況在中國大陸的醫療環境,有著複雜的人際關係,沒有事故都可能被同行排擠,何況是這樣的明目張膽的犯罪行為。如果張的上級,肝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和醫院管理層不默許,他是不會用這樣的下策拿自己的前途做賭注的。何況器官移植還遠沒容易到可以在貴州當地的某個山寨工廠進行的程度,需要動用正規醫院的很多醫療設備的資源。

在國內三甲醫院的評定中,有一定數量的器官移植手術成為考核指標之一。晉升三甲給醫院帶來的是更大的知名度和效益,於是,一些醫院請來其他醫院醫生在本院完成手術,以求通過評級。以腎移植為例,如果腎來自死囚,從患者檢查、入院、手術到出院,一般收費6萬至10萬元。此後,每年需要花費3萬至10萬元服用抗排斥藥物,其中第一年較多。除去藥費、檢查費和「公關」器官的花費,移植中心與醫務人員尚有結餘。做移植手術,醫院出名,管理層到相關科室層層漁利,整個醫療系統圍繞器官移植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利益鏈條。

自此消息曝光後,中山三院、中山大學以及廣東省衛生廳一直對此事保持沉默。如果是個案,按照醫療行業的通常處理辦法,一定是把這件事情定為個人行為,把張俊峰拋出作為罪犯,衛生廳隨即下通知層層處理中山三院。而張俊峰逍遙法外,層層保持緘默,正是因為張知道的太多,有更大的黑幕一直牽扯到衛生廳,處理了張,真相曝光,整個廣東醫療系統都要被拉到前台接受審判。

找供體創世界記錄

2006年5月20日來自南方報業網的網頁上的《南方日報》刊登的一則新聞,廣州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一天內即找到肝、腎供體。任貞朝是「齊二藥」事件(指黑龍江省齊齊哈爾第二製藥有限公司假藥在中山三院注射引起的患者受害事件)受害者,醫院的治療專家組緊急決定尋找相合供體,為任貞朝移植肝、腎。據《南方日報》新聞報導,任是O型血,這在器官移植中是最難配型的。雖是「萬能獻血者」,但他不是「萬能受血者」,所以只能接受O型的器官,而且肝、腎必須來自同一個供體,否則病人的體內將出現三個人的基因並互相排斥。中山三院向全國搜求,向國內數十家器官移植中心打電話,「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隔一天時間,省外就傳來好消息──配型與病人吻合的肝腎找到了。」當然,腎和肝的來源永遠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廣西民族醫院的醫生盧國平在電話錄音中說,移植的供體「有些是法輪功,有些是家屬捐獻的。」「如果你想快的話,我建議你上廣州去,他們那兒器官很容易拿。他們在全國範圍內都可以找,他們在做肝移植的時候就順便就幫你拿腎了,所以他們拿器官是很容易的。」在提到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時,盧說:「因為他們肝移植一個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幾台的腎移植啦,所以他們每個月都有幾十台,所以他們不愁器官呢。」

英國諾丁漢大學(Nottingham University)的邵力教授曾表示,「據證人揭露,在中國大陸,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36個。中國勞教所和集中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器官摘取的惡行從2000年底即開始,並在中共各地的勞教所、監獄、秘密集中營及相關醫院普遍發生並持續至今。在一些中國醫院的網站上,竟能保證在很短時間內就能找到匹配的肝和腎。大家知道即使是在器官捐獻意識很發達的美國,器官移植等待的時間平均也是2-7年,因為要找到一個配型完全吻合的器官的比例是極其微小的,而中國的醫院,比如中山三院,卻可以在24小時內就找到配型的肝和腎。」

肝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本人主持完成了一千多例臨床肝臟移植手術,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完成二百四十六例。有網友披露,「陳規劃年年拿獎,其實都是用錢堆出來的。中山三院肝移植有數千萬費用用於購買器官,但財務上只有白條,大部份連白條都沒有,陳規劃、楊楊兩人掌握瓜分了。」 既然中山三院的買器官經費並沒有用來購買器官,那麼中山三院的器官主要來源顯然不是公檢法系統和器官中介,因為這些都需要金錢疏通關係。

正是因為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才保證了中山三院可以創世界記錄,24小時內就找到配型的肝和腎。而隨著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相的曝光,中山三院越來越難以得到免費的,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飢不擇食,鋌而走險,才通過器官販子用錢購買並活摘流浪漢的器官。不擇手段的活摘器官既然已經開了頭,怎麼還會在意殺的人是誰呢?器官何來的真正答案,就是來自於活人,尤其是來自於被中共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為主體的「活體器官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