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挺等四位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提交聯合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法輪功人權」分別於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和八月十二日、十三日,將杜挺、鐘振福、張立田、和鄭守君,四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分別以「緊急呼籲」、及「非法和任意致死」的形式遞交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針對非法和任意致死的案件投訴,「非法和任意致死」特派專員將採取以下行動:1. 「緊急行動」: 對於受害者有生命危險的情況,特派專員將向有關政府發出緊急呼籲,要求確保受害者的安全,並要求有關政府確保類似事情不再發生。2.對於已經發生的非法和任意致死案件,特派專員將向有關政府發出問詢,要求做出解釋,包括殺人兇手是否受到法律懲治,受害者家屬是否得到合適的賠償等。3.對於特別嚴重的情況,特派專員將向有關政府要求進行實地調查。4.以上活動,特派專員將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交年度總結報告。5.針對特別嚴重的情況,特派專員將會向媒體發表公開評論。

「非法和任意致死」特派專員是聯合國設立的第一個人權特派專員,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曾多次被寫入聯合國年度報告。以下情況都是非法和任意致死特派專員所關心的:1)關押導致的死亡;2)過度或不當使用警力造成的死亡;3)軍、警對平民的屠殺;4)死亡威脅(「不轉化就打死」是典型的死亡威脅);5)群體滅絕(群體可以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部落,或是一種信仰)。政府對殺人兇手的縱容包庇也是該特派專員所關心的。

法輪功人權呼籲:請大陸被各種酷刑虐待的法輪功學員更詳盡的將自己的被迫害經歷整理出來發往明慧,並注意整理收集迫害證據(聯合國特派專員多次強調,我們在提交案例的時候應更多附上說明性強的照片)。尤其是剛剛離開牢獄黑窩的學員,請注意及時將自己創傷性外貌拍照,以作證據。受迫害嚴重、不能自行拍攝、取證的學員,請家屬親友或同修盡可能代其取證。

以下是遞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關於杜挺、鐘振福、張立田、和鄭守君,四位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


圖1:杜挺

杜挺,男,43歲,他被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已經七年多。2001年5月4日,杜挺被上海市閔行區和海口市警察綁架,於2002年3月18日被閔行區法院非法判刑8年,之後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一次他絕食持續400多天,警察對他施加多種酷刑。2007年初,杜挺被惡警指示看管犯暴打和強迫灌食,致使嗆入肺中2000多毫升流質,造成的肺部嚴重水腫。差一點失去生命。監獄方面不准他妻子見他,警察張毅還繼續指使看管犯虐待他。2008年初他又一次出現生命危險,被送入上海監獄總醫院。家人去探視時,他已經不能行走,被用輪椅推出。當杜挺從醫院返回監獄後,警察扒光他的衣服,並且把他捆綁在「死人床」上,看管犯24小時看管並且不停的辱罵和毒打他。杜挺的家人曾提出保外就醫,但被拒絕。杜挺已經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杜挺於今年5-6月份被所謂的期滿釋放。


圖2:鐘振福被折磨後的照片,腳部嚴重受傷潰爛。

鐘振福,男,58歲。2008年5月4日下午被綁架,並遭受鐵椅子、倒開水等酷刑三天後,他們被非法送往平度看守所。警察給鐘振福戴腳鐐並用鐵絲抽他的頭,這種虐待導致他出現生命危險。後來他被戴著腳鐐關在一個鐵籠子裏,警察命令犯人折磨他,並強迫他罵法輪功的創始人;當鐘振福拒絕時,他們就用鐵絲抽他。鐘振福被打一個多小時,導致腳傷不能站立。隨後,警察把他送到醫院,醫生說鐘振福的腳傷非常嚴重。為了推卸責任,警察把他「保外就醫」 。鐘振福在醫院住了1個多月,花了1萬多元,但醫治無效;鐘振福於2008年7月20日去世。


圖3:張立田生前和家人的合照(右一)

張立田,男,36歲。2008年4月,為了「準備奧運」,萊州市「六一零」頭目劉京兵帶領一群警察在張立田的父親家綁架了張立田;錦州市警察把他送到了錦州第一看守所。2008年8月7日錦州市太和區法院非法判處張立田5年徒刑。2008年10月張立田被劫持到錦州監獄第二十監區。張立田被監獄的犯人多次毆打。2008年11月16日,為了抵制迫害,張立田開始絕食;第二天,2008年11月17日,副監區長張寶志授意四名犯人暴打張立田致死,許多犯人可以作證。之後獄方拒絕家屬的驗屍要求,稱家屬聘請「第三方律師」要求屍檢為「非法」。


圖4:鄭守君生前照片


圖5:鄭守君生前親身演示所遭受的中共酷刑:「燒雞大窩脖」

鄭守君,男,45歲,2006年2月16日晚9點左右,鄭守君被潘家堡警察綁架,隨後遭到當地610辦公室警察的連夜刑訊。2006年2月17日鄭守君被關進遼中縣看守所。鄭守君頭部被打成重傷,由於中共邪黨人員封鎖消息,不給醫治,也不准家屬探視和過問他的病情,鄭守君絕食絕水抗議對他殘酷的迫害。在過去的兩年裏,家人得不到鄭守君的任何消息;直到2008年8月18日,瀋陽警察給家屬突然打來電話,讓家屬到「監管醫院」見鄭守君。家屬急忙趕到醫院,見到的卻是鄭守君的遺體。後來,警察將鄭守君的遺體在文官屯火葬場秘密火化。從鄭守君被迫害死到火化期間,他妻子和孩子的暫住地進出的都是便衣,任何人都不可能靠近他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