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話──思維的牢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語言是人類思維的工具、溝通的媒介,是文化的主要載體也是人類思維的最後界限。人們通過語言來認識與理解這個世界,純淨的語言能清晰的呈現與反映世間的萬象與其相互之間的關聯,其自身也是一套邏輯嚴密的思維編碼程序。而當語言被污染或被刻意的篡改與扭曲時,世界的真相將逐漸被其遮蔽,人類的生活將會遠離真實,思維也會隨之發生錯亂。最終會導致我們的生命與自然隔絕,靈性之花漸趨枯萎,真正的自我已被邪魔綁架。而這樣的悲劇已在我們的周圍普遍發生著,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已經演繹了六十年之久。但是大部份國人卻渾然不覺,日用而不知,自以為一切本來就是這樣,他們完全生活在任由黨話營造的一個虛假的世界裏。在這個世界裏,生命崇高的神性早已被徹底的拋棄,代之的是魔性的高漲、物慾的張狂,人們的眼睛與心靈都被蒙上了一個看不見的魔罩。

漢語是神啟的語言,漢字亦是神創的文字,他們二者既是相對獨立的表意系統也是相互緊密關聯的信息媒介,蘊藏著深厚而廣博的內涵與崇高的生命精神。昔者倉頡作書,天雨粟、鬼夜哭,當漢字產生時,天地之造化已顯,世間的低靈亦無所遁其形,因為每一個漢字都與其所指發生著連繫。古人云:「言有盡而意無窮」,斯之謂也,祖先的「敬字惜紙」非是虛言。人間善惡同在,不同人的語言連繫著不同的世界,蘊含著不同的能量。一本真正的佛經能指引一個柔弱的常人修煉成光燄無際的神佛,主宰廣闊的宇宙,其背後連通著造物主無窮的能量!一本《共產黨宣言》卻會使人類相互殘殺,伏屍億萬、血流成河!其本身凝聚的是邪惡的能量。

在人文初創的上古時期,人們的心靈與天地相通,語言純淨而具有神韻。那時的語言現在已不得而聞,但我們通過那時的文字卻依然感受到那份神秘、深邃與廣大,從《詩經》裏先民們那天籟般的吟唱中我們也能體會到古漢語的寧靜與悠遠,神味雋永、洋溢著生命的芬芳。在人類道德的強勢時代,人們的語言會保持在一個很高的能級,社會亦由此形成一個和善的能量場,同時語言反過來又維持了人類心靈的高度。而當人們的道德水準開始下降時,語言也會隨之墮落。昔仲尼「惡鄭聲之亂雅樂」雖言音樂,何嘗不指語言?聖人之憂心超越古今!唐宋以降,市井小說(舊式白話文)的興起標誌著人類的心靈由純淨的高天滑向了世俗的繁華煙柳,淫詞小曲的流行使語言中混入了越來越多的負面信息,把人們的行為導向低下。但文言文的統治地位卻有力的遏制了這種語言的俗化,使漢語始終保持著一定的純度。

上世紀的一場現代白話文革命使得古典語言所構築的國人精神之天開始塌陷,文言文廢止,引車賣漿之言登堂入室了。小丑癟三、流氓強盜式的語言到處泛濫,大量的歐化句式成批引進,種種取消漢字的怪論甚囂塵上,短短十幾年間漢語被迅速地污染變得面目皆非。漢語之神性與生命精神漸遭解構,詩意與審美漸趨於弱化,通俗的白話文逐漸佔據了公眾語境,國人們曾經的優雅與閒靜也隨著文言文一道在這片土地上慢慢消失了,然而這僅僅是一個惡夢的開始,只是共產邪魔進入中國的一個鋪墊與前奏。1949年,隨著中共邪黨的暴力篡政,邪黨自身所獨有的話語系統──黨話如洪水猛獸般迅速淹沒了整個神州大地。神聖的漢字亦慘遭邪黨的肢解與篡改!至此神傳文化的主要載體──漢語文字已被邪黨徹底地顛覆,國人與傳統的一切連繫被強力切斷,話語與思維也隨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共產黨本是一個披著政黨外衣的邪教組織,背後支撐它的是一個巨大的反宇宙的邪靈。人間雖然是善惡同在的一個場所,但善的力量還是起著主導的作用。在一個正常的人類環境下,共產黨是無法在人間立足的,因為其反人類的邪性使它一出現就會被人間正的力量消滅。所以其在侵入前首先必須要在人間布下一個賴以維繫其邪性的負的能量場,而語言即是其侵入的先導。漢語與漢字的神性對邪魔有著天然的抑制力量與防護作用,而現代白話文的興起恰恰打破了這種屏障,使得黨話藉著白話文乘勢侵入,共產主義邪說開始在神州大肆泛濫,中共邪黨也應劫而生。潘多拉盒子一旦打開,華夏之浩劫已山雨來臨!短短幾十年裏,五千年的文明歷史跌入了黑洞般的深淵,古老的神州上建起了一個空前的邪教帝國。黨話亦從此霸佔了大陸所有的公眾語境,並通過暴力逐漸滲入國人的心靈深處,把邪惡的黨文化推至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黨話其實不是人類的正常語言,它是邪黨自身的一種系統黑話,只是被中共用暴力強行推向了全社會。這種黑話本身帶有中共邪黨的天然基因:魔性、暴力、煽動、控制與欺騙,它更是一套迷惑人心的魔咒,粘附在漢語上。人們一旦念動它就會自我招邪、自我洗腦,當全體國人每天都用它來說話、思考時,就會在世間形成一個巨大的邪靈的場,這個場又會反過來邪化每一個人的行為與思想。沒在大陸生活過的華人偶爾在聽邪黨的官員做報告時,常會感到像是一個精神病人在胡言亂語,而大陸人往往一聽就懂,感覺正常。這就是黨話對人心靈的扭曲與變異,當這種黨話成為了多數人的語言習慣時,其精神已經被邪魔控制,這個社會已經成了一個中了邪的社會。但人們先天的靈性卻十分地厭惡這種魔性的語言,也在抵制這種黑話。所以黨話需要不停的灌輸,以維持其在世間的能場。這就是為甚麼在大陸從農村的大廣播到邪黨的央視,從報紙到網絡,幾十年來天天都在重複著人們明知都是虛假的東西。因為語言就是能量,黨話散發的完全是邪性的能量,人一旦聽入腦中就會發生作用。

中共邪黨的黨話是一種系統的謊言,其主要的操作方式是不停的製造大量的新詞,用這些新詞來重新命名各種事物文本,最後形成了黨話中獨有的一套邪惡語彙與話語模式。這些新詞有著不同程度的欺騙性,對事物的真相與邪黨的罪惡起到了遮蔽的作用。如「共產」本身即是一個謊言,其實應該叫「搶劫」;「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一個謊言,確切應叫「中共黨國」。黨話的謊言特徵還體現在給人灌輸種種似是而非的語言概念與一套非此即彼的思維定式,而這些概念的內涵可以由邪黨任意編造。邪黨在其篡政以後,用這一套語彙對人類的歷史與現實做了一個系統的篡改,構築了一個龐大的謊言世界。生活在這種系統謊言式的語言環境裏,人的思維逐漸僵化,心靈被扭曲,外部信息基本被假相覆蓋,人們很難對歷史與現實事物作出正確的判斷,常常會順著邪黨的魔棒轉圈。邪黨藉著這一套系統的謊言,在大陸圈起了一座巨大的心靈牢籠。它建在大部份國人的心中,圈住了人們的思維,並給人戴上了一個認識自己及外部世界的墨鏡。即使有些人在來到了海外的自由世界裏卻依然走不出這個心牢,難以擺脫黨話給自己戴上的種種精神枷鎖。

黨話完全是建立在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等這些邪教的理論基礎之上的,是對漢語神性的一種徹底的顛覆,是一種語言暴力。在這種語言裏沒有對天地的敬畏、對生命的關照、與自然的交融,有的只是對物質的貪婪、對暴力的崇拜、對自然的掠奪。其語調帶有強烈的爭鬥性,語氣往往是強制與命令式的,這種暴力語言無法自發傳播,只能在一個封閉性的環境裏靠強制性的灌輸。邪黨統治下的大陸,從各級校園的教科書到報紙、電視、廣播、網絡每天都在向社會散發這種語言垃圾,把邪黨的各種歪理邪說灌入人們的腦中,對人的靈性起著巨大的戕害作用。

與詩性般的傳統漢語相比,黨話毫無審美可言,大都粗俗不堪,充斥的多是人的肢體上的種種訴求與慾望,實是一種身體語言。其對人的各種身體慾望有著強烈的煽動性,一句「打土豪、分田地」能讓邪黨迅速的煽動廣大農民為其篡政流血賣命,毛澤東一張「炮打司令部」的大字報能掀起紅衛兵的造反狂潮。這種身體語言的泛濫使時下的中國大陸變成了一個真實的動物莊園,在這個莊園裏人們失去了崇高的心靈、優雅的舉止、博大的胸襟、詩意的生活,其先天的靈性已被黨話吞噬,生活被物慾左右,生命被物質埋沒。

黨話的操作根本上是一種巫術,標籤與口號則是黨話中兩種基本的巫咒。所謂標籤就是邪黨編造的針對世間各種事物的概念性語彙,這些語彙先是被邪黨定義成某種性質然後強行灌輸給民眾,如:「××主義」、「××人士」、「××份子」、「反動派」、「封建思想」等等。當邪黨需要批判某人某事或吹捧某人某事時,就把這些早已讓民眾耳熟能詳的標籤貼到誰的身上,然後邪黨就會念動這些咒語,大部份民眾就會像中了邪一樣的被其左右,想邪黨之讓其所想、做邪黨之讓其所做。特別如「反華勢力」、「愛國主義」、「封建迷信」等這類咒語常常讓邪黨屢念不輟,驅趕民眾隨其幹盡了殘害生靈之事。而許多助紂為虐的百姓被騙上當卻渾然不覺,自以為真理在握毫無懺悔之心。

口號則是黨話中的另一類巫咒,從某種角度而言,中共是靠口號來行政的,離開了口號中共邪黨幾乎無法生存,其口號涉及到社會的各個層面,大到邪黨政策,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這些口號往往無須解釋、不講邏輯、蠻橫霸道,到處散發著邪惡的能場。其作用是為了製造某種社會氣氛、定期給百姓洗腦、佔領民眾的話語及思維空間。邪黨的口號主要有三種類型:歌功頌德類、洗腦迷魂類、誹謗詛咒類,如「打倒×××」、「擁護×××」、「構建××××」、「堅持××××」、「為人民服務」等等。邪黨念動這些巫咒時常常是鋪天蓋地,從聲音到圖象讓人避之不及、被迫接受,以達到其控制人心的目的。

縱觀黨話實是中共邪黨控制與魔化人類思想的暴力工具,它破壞了人們正常的思維程序與話語方式,將人從與自然的先天連繫中層層剝離出來,使生命失去了終極的歸屬。它是邪靈的咒語,其終極目的就是變異人心,扼殺人性、鼓動魔性,把人類拖向毀滅的深淵。它之所以能在世間立足是由於人類普遍的道德滑落,人心不正、人背叛了神才會為魔所乘。我們每一個國人必須從根本上棄絕邪黨、回歸我們的良知與正念、敬天信神才能走出黨話的魔沼,找回失去的傳統與真正的自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