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農婦十年來屢遭酷刑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黃承會,女,現年49歲,家住四川省米易縣草場鄉頂針村十組,是一個普通的農婦。只因修煉了「真、善、忍」大法,十年來,遭拘留所、看守所、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各種酷刑折磨,包括長時間「抱大樹」、 野蠻灌食、「上大掛」等。黃承會曾被迫害的枯瘦如柴,生命垂危。目前,黃承會仍在遭米易公安局、派出所、鄉政府騷擾和經常綁架。

一.在拘留所、看守所遭酷刑迫害

自從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黃承會的生活就不再寧靜。起初,她不斷遭到鄉、村幹部的騷擾,鄉黨委書記廖成利帶人闖入她家,非法搜繳大法書籍,並脅迫她到鄉政府洗腦班,並勒索她100元。同時,村長彭宗福非法監控,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2000年,黃承會外出講真相,遭警察兩次抄家、綁架、非法拘留。拘留期間,黃承會被用手銬銬在欄杆上兩天兩夜,惡警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准上廁所。每次綁架,黃承會都被勒索現金200元。

2002年8月,黃承會被村支書彭宗福惡告,惡警柴發祥(已遭惡報)帶領610人員和鄉治安人員,在田間,將黃承會劫持到鄉政府大院,強制其抱大樹銬一整天。不讓上廁所,致使尿褲子。當晚,黃承會被綁架到公安局樓道,被柴發祥「上大掛」。在看守所,黃承會被非法關押兩個月,其間,被看守所的管教彭上銬一個多月;被陳管教潑冷水。

二.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遭迫害

2002年10月,黃承會被公安局送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在勞教所,黃承會被強行洗腦「轉化」迫害。為了達到「轉化」她的目的,勞教所對黃承會進行了殘酷的迫害,限制人身自由,不准與家人聯繫,實行封閉式迫害。惡警唆使多名犯人包夾,夜裏經常不准睡覺。夏天,黃承會被強行弄在太陽壩暴曬;冬天不准穿棉衣褲、不准戴帽。迫害最嚴重時,不准上廁所而尿褲子,致使濕褲子結冰受凍。黃承會絕食抗議,遭到包夾人員多次毆打,被獄醫野蠻灌食兩次,嚴重的損傷了鼻、胃,造成很長一段時間胃痛、流鼻血。

由於邪惡的殘酷折磨,黃承會枯瘦如柴,生命垂危,2004年又被加期迫害。出獄時,勞教所不通知家人,也不准帶電話號碼,使黃承會無錢上車,在火車站挨凍受餓。勞教所的主要惡人有:張小芳、方青、蒙梅、小李等。

三.回家後仍遭監控、騷擾、多次綁架

黃承會回家後,仍然被監控,惡人多次上門騷擾,生命垂危的黃承會仍然不得安寧。在黃承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絕望中,在同修的鼓勵下,重返大法修煉,是慈悲的師尊再次淨化了她的身體和心靈,使其沐浴在佛恩浩蕩中。

當黃承會在大法中修煉受益,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時,米易公安局、蓮華派出所、草場鄉政府多次上門騷擾、恐嚇,非法抄家、綁架、拘留。

2007年7月的一天晚上,蓮花派出所的龍定方草場鄉政府的袁華榮帶一夥人闖入黃承會家,搶走黃承會所有的大法書籍和用品,將她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為了挽救米易草場鄉龍華村的邪黨書記楊立貴(黃承會曾經教過的學生),黃承會曾多次冒著危險給他送資料,希望能明白真相得救。可楊立貴卻打電話給惡警。2008年7月3日晚,草場鄉政府和攀蓮鎮派出所多人將黃承會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搶走了大法書,錄音機一台,家用的電視接收機、音箱各一套,將她綁架到派出所,被兩個惡警毒打得傷痕累累,他們打黃承會頭部和臉,使她多處起包,難以入睡。後來,黃承會給二人講真相,二警察的態度有所改變。第二天,黃成會被放回家。為躲避邪惡的迫害,黃承會只得離家出走。

2008年8月5日,米易公安局、派出所、鄉政府對黃承會再次非法抄家,妄圖綁架黃承會。惡警沒有達到綁架黃承會的目的,於是天天上門騷擾、監控,威逼家人交出黃承會。第十天,即8月15日,惡警沒有抓到黃承會,動手打了黃承會的丈夫,威逼恐嚇他:如果抓不到他的妻子,就抓他拘留。在高壓下,丈夫逼迫黃承會「自首」,黃承會再次遭劫持,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2009年4月,袁華榮帶領不法人員開警車到黃承會家騷擾,妄圖再次抓捕黃承會。


參與迫害黃承會的惡人有:袁華榮(鄉長)、張洪付(鄉治安員)、楊宗祥、龍定方(派出所所長)、李勇躍(派出所指導員)、警察劉朝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