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歲小弟子的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得法兩年多的大法弟子,我今年十二歲了。在這兩年中,我有許多修煉體悟,在這裏與同修們分享。

二零零六年九月初,在媽媽的介紹下,我走入了大法。剛修了五天的一個週末,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那時我異常的難受,媽媽說:「週一就會好的,師父會讓你準時去上學的,不用擔心!」於是,剛開始的半天,我真是半信半疑,還在想:「師父到底有沒有幫我消業?」到了週六下午,我真正放下了這顆疑心。果然,我好過了許多。週日上午,我全身出汗躺在床上很熱,媽媽還叫我堅持看書學法,我非常堅定,也覺的這樣躺著不行,應該坐起來,好好學法,我坐了起來,認認真真的讀《轉法輪》。週日下午,我開始嘔吐,吐出了很多不好的東西,週一早晨,我就能夠正常去上學了。

開始修煉後的第一個學期,我的同桌與我的關係非常的不好,他經常無緣無故的打罵。開始我覺的非常委屈,回家就一個勁兒的哭。經過學法,牢記師父講法:「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轉法輪》)看完《轉法輪》第四講「業力的轉化」後,他再打罵我,我只當是他在幫我消業,幫我提高心性,提高層次呢。後來他打罵我,我回家對媽媽說:「我一句話都沒說,他把德給我,我接個正著!」把媽媽逗樂了。

第二個學期,爸爸(不明真相的常人)送給我一個「奧運吉祥物」和一頂畫有「橙色吉祥物」的帽子。開始我特別高興,後來媽媽知道這是邪黨的壞東西,要我把它們燒掉,我因為貪心,守著它們不讓燒。過一陣我就開始咳嗽,且持續一星期不好,經過學法我明白後同意把那些物品燒掉,燒它們的時候,發出一股腐屍的味道,我悟到,我放不下它們,因為執著給我帶來了業力。我和媽媽將家裏所有的書、物品都檢查一遍,凡是帶邪黨因素的東西都燒掉,包括我爸爸看的邪黨的書和收集的部份高價郵票。我們發正念讓他想不起那些毒害他的書和物品,他後來真的沒提起過它們。

第二個學期,學校發了一本攻擊大法和師父的邪書,當時我覺的因為我正念不強,經常想到它,做甚麼事情都不能集中,發書當天一拿回家,媽媽和我就把那本書燒了,我們一起發正念,清除這本書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不能讓其他同學們受毒害,果然,其他同學都沒有看此書。

因為我以前跳了一級,後來,媽媽讓我又重讀了五年級,讓我有更多的時間修煉,但我不但沒精進,還退步了許多,三件事做的很少,執著心暴露的很嚴重,作業越來越多,三件事我也越做越少,期末考試我的成績一落千丈,有一門的成績居然只考了六十三分。爸爸因此說了許多攻擊大法的話。我非常後悔,傷心自己為大法抹黑了。我以後一定要精進,把學習成績提高上來,把大法的名譽挽回來。

我三件事不停的做,收集了許多電話、傳真、網址,放假時一天小部份時間做作業,大部份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在旅遊景點,我把不相干的常人領到別的地方,讓媽媽有更多的時間來給未明真相的有緣人講真相。我心中發正念:一定要讓他們得救!那次我們救了二十多個人。

放暑假了,我非常精進。有一次去郊外玩,錄像了,回家之後一看,我的頭上居然出現了一根五顏六色的功柱,我去哪兒,功柱就去哪兒。我爸爸平時不相信大法,這次他看了錄像,看見了功柱問:「你的頭上怎麼有根柱子?」於是我就說:「這是我的功柱。」他不相信問:「樂樂姐姐頭上是不是也有?」(樂樂姐姐是和我們一起去旅遊的常人)「她沒有。」錄像上樂樂姐姐頭上確實沒有功柱,這次爸爸心服口服了。他以前總是說:「我沒看見,我不相信。」這次真相就擺在他面前,他無話可說了。

我執著去坐纜車,媽媽不讓我坐,說是應該把錢節約下來做大法的事。我特別生氣,認為她小氣,就坐在太陽下耍脾氣,臉很快就曬的很黑,後來脫了層皮。這時我媽媽還是在找機會救度有緣人,和別人聊天講真相,我也湊過去。一會兒我就過關了,認識到是師父在幫我去掉貪玩的執著,是我自己錯了,我臉上露出了笑容,告訴媽媽我遠離那個玩耍的執著了。後來我把那層脫掉的皮當作去掉了的執著。我還有很多「皮」要脫,比如做事馬虎、求安逸心、不太負責任、怕心等等。

這個寒假,我和媽媽早早的就放下書本回老家,去和當地的同修交流和做三件事(我們在現在生活的地方不認識其他同修)。他們沒把我當小孩,除晚上出去發資料我沒參與外,其它事我都和大人們一起做。

現在我讀六年級,功課特別緊,擔子壓的快喘不過氣來,開學後很少有時間做三件事。由於學法少,我的學習和生活中老是出錯,生出很多執著心來,老是和媽媽發生衝突。我們會儘量擠出時間學法和做我們該做的事。上週末爸爸去郊遊要帶我去,我拒絕了,我的貪玩的執著減少了許多。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