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澆灌蓮盛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關於向明慧網投稿的問題,我們很多大法弟子對此重視不夠。從目前大法弟子所反映出的狀態來看,是否存在著這樣一種誤區?自己寫作水平低、對法的認識成度淺、沒有甚麼可寫的。因為我自己也曾有過這種認識,一度徘徊在這一境界中,錯失了很多提高昇華的機會。後來從明慧網上不斷看到一些同修的交流文章,對我觸動很大,開始向內找,這究竟是顆甚麼心?是否符合師父講的法?通過剖析查找,發現這種認識的根源是「私」,只想索取,不想付出,是一顆人心,它又源於「懶」,不想動腦、求安逸心,又是人的一個惰性。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大法弟子必須修掉的,它是多麼大的一顆執著心,竟沒有覺察到。

集體學法、煉功、修煉心得交流會是師父為我們開創的修煉形式,我們大法弟子一直都是這樣走的。我們大家都深知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提高層次的關鍵。「七二零」以前在那種寬鬆的條件下,我們大法弟子能夠定期、不定期的參加各類不同形式的法會。「七二零」以後在邪惡迫害最嚴重的環境下,我們大陸大法弟子仍創造條件召開法會,交流各自的修煉心得體會,因為大家知道,這是我們的修煉形式,道路必須得這樣走,只有這樣才能走正、走好師父為我們安排的正法之路。

通過學習師父《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我認識到我們突破網絡封鎖投稿的過程,就是解體銷毀邪惡、曝光邪惡的過程、同時又是圓容明慧網、救度眾生的過程。面對大陸邪惡的嚴重迫害,明慧網及時為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開創了這樣一個相互交流的平台,成為了我們大陸大法弟子整體修煉昇華、曝光邪惡的重要途徑。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是法中的一粒子,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責任和義務去圓容他、關心他,積極的參與,用我們辛勤的汗水去澆灌、培育明慧網這一美麗聖潔的「蓮花」。假如大家都像我過去的想法,只想索取,不想付出,那麼師尊為我們開創的這一交流平台將會怎樣?

其實向明慧網寫稿並沒有甚麼難的,這裏面有一個對法的認識問題,我們大法弟子和常人是不一樣的,所做的一切都有師父在管,就像我們做其它證實法的事情一樣,看你有沒有這種願望。你想做,師父法身就會幫你,因為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假如你把這件事用常人的思維去想,就會受常人理的約束,就會瞻前顧後、受後天形成的那種黨文化八股文式的障礙。舉個例子,你在學法小組中與同修交流你悟到的法理時,你是甚麼狀態?你會考慮的那樣複雜嗎?那時你談出的體會,不就是修煉境界的一種體現形式嗎?

就我而言,文化水平不高,能力有限,論文憑只是個高中畢業,而且在讀初、高中期間經過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沒學到甚麼東西,我又是五十多歲的人了,思維並不敏捷,不懂得甚麼文章的規範、要素等東西。自從我悟到應該積極參與向明慧網投稿後,開始給明慧網寫稿,基本上每篇稿都能發表。我深知這是慈悲的師父在激勵我精進,其中也包含了大量明慧網同修的默默無私的互補和圓容。每當我在明慧網看到自己發表的文章時,心裏就會萌發出一種無法用人的思維表達的感受。

通過寫稿,我充份體會到法的博大精深、大法無所不能。文章從構思、擬稿、到一遍遍的修改,就是一個擇優淘劣、去偽存真,不斷充實、提煉的過程,又是一個自我昇華的修煉過程。寫文章不在於文化水平高低,因為我們不是寫常人的文章,是寫對法理的認識,是返本歸真的寫照,他高於常人的思維,是修煉人境界的體現。縱觀明慧網中的一篇篇同修文章,無論何種體裁,文章詞句並不華麗,有些甚至是文化不高的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所寫,可文章寫的感人肺腑,看了使人為之落淚,因為她們寫的東西源於心,是心與心的溝通,字裏行間處處都體現出慈悲,寫的是她們在那一境界中對大法的理解。

希望大家在對明慧網投稿這一問題上都能夠重視起來,儘快的破除人的觀念,在瞬間即失的有限時間內,勇敢的拿起筆來,共同去澆灌、培育明慧網這一美麗聖潔的「蓮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