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諸城市邱家秀在勞教所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中共以「奧運」為藉口,加劇迫害法輪功,非法抓捕很多法輪功學員。山東諸城市人邱家秀就是其中的一位。邱家秀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在王村勞教所、濟南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下面是邱家秀自述這次遭迫害的經歷。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下午,邱家莊警區宋正德領著人民路派出所的惡警突然闖進我家,翻了個遍,把大法書非法抄走,另外,還有用來救人的小冊子、光盤、電子書等。我被綁架到了派出所後,又轉到看守所。他們問我這些東西哪裏來的,我甚麼也沒說。

二十天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了王村勞教所。到了這裏,才聽到勞教所裏的惡警說,勞教書上寫著我給一個我根本沒聽說過這個名字的人送光盤。這時我才知道,他們純屬誣陷,而非法勞教了我一年。

在王村勞教所,我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又轉到濟南女子勞教所三隊。在三隊,大隊長王坤(女)嫌我不幹活,嫌我給陪我的人講真相。其實我一直沒幹活,她早就知道。

我抵制迫害,不戴勞教學員牌,不幹活,不寫(任何東西),她這是找理由迫害我,逼我「轉化」。

惡人不讓我早睡覺,早上四點十五、或四點五十起床,一直到解教。他們企圖強迫我出門、進門時,打報告、報數,還有一個姓劉的副隊長(女)(名字我忘了),上廁所也要說:報告大隊長,不說就不讓去。我想你們說了不算,我就是不打報告,我又沒犯罪。晚上十二點了,有人監控我,我就是不打報告。

有兩三天左右,惡警徐華,讓我去了值班室時,有人監視著我。徐華是專門做所謂「轉化」的,還有一個「轉化」的人來「轉化」我。

有一天,惡警時雲讓我戴胸牌,我不戴,她說不戴就延期。

勞教期間,應該每月有兩卷衛生紙,或者洗衣粉,只發給我一個月的。第二個月,惡警徐華又去逼我幹活,我不幹,這一袋洗衣粉就不給我。就這樣,她就私自給扣下了,還不讓我洗澡、洗頭、洗衣服,一個月洗一次,一直到還有一個月解教了,才讓每星期洗一次。

我來到濟南這個黑窩遭迫害,頭髮白了很多。我想快解教了,染染頭髮吧,就叫監控我的人去跟值班惡警說說,那人回來說,不讓染,怕過敏。過了一個星期,我直接染上,王寧把我批了一頓,說給我們每人扣二十分,也就是加期兩天。我跟她們解釋,她們說你還解釋,再解釋再加期。又一次無緣無故又強制我戴胸牌,不戴還是說給每人加兩天。

她們利用各種方法迫害我們,知道我們煉功人為別人好,不願連累別人。他們這些無理的要求,讓我們服從她們的,好達到「轉化」的目的,還要挑動群眾,也就是挑動那些監控的人給我們施加壓力。最後,給我們延期八天,才讓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