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是封不住的

——平時主動修掉觀念就能破除一切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近一段時間,交流如何突破網絡封鎖的文章多了起來,大家從不同角度談了很多體會。我幾年來的體會只有一點:誰也別想阻擋我和明慧的聯繫。

一、誰也別想阻擋我和明慧的聯繫

我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技術同修幫助購買電腦、打印機,並且教會我上網和基本操作的。幾年來,我在助師正法修煉的路上,明慧網給了我太多的幫助和支持。可以說,我一天也離不開明慧。我是近六十歲的人了,以前對電腦也是一竅不通,甚麼也不會。但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相信,在慈悲師父的呵護下,大法弟子無所不能,甚麼奇蹟也能夠做出來。幾年來,我向明慧撰寫各類稿件幾十篇,組稿、發稿幾十篇;編輯、製作本地的傳單、小冊子、不乾膠等並發送到明慧;發送三退名單;刻錄光盤;打印真相資料;打印製作《九評》、《轉法輪》等。

對明慧網,我總覺的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把她當作了自己在世間的「家」,當成自己和眾多大法弟子共同做好三件事的地方。我把看明慧網視同吃飯一樣,是我每天必需的一課,哪天沒有看明慧,總覺的短了點甚麼,所以如果晚上有事出去,不管回家多晚,也要去明慧看看。但是,近四年來,國內的常人網站我一次也沒有上過。家裏的其他人,我也要求很嚴。和別人談起上常人網來,我說「我不會」。同修說:「他的電腦是最純的。」

二、被封住是不純的念頭造成的假相

記的二零零六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有一個同修來我家,問:這幾天上網了嗎?我說:上了。他說:這幾天封網,我已經好幾天上不了明慧了。我說:甚麼是封網?可就從那一天開始,我也上不了明慧了。通過這件事,我認為:如果自己的思想中沒有這個概念,那麼,自己的空間場是純淨的,所以,「封網」這個敗物在我的場中就沒有存在的地方,因此它對我就無效。別人說了,自己也沒有否定,那麼實際就是自己的場不純了,就有了這個敗物存在的地方了,所以它就起了作用了。後來,我想,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在救度眾生,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任何生命也阻擋不住我和明慧的聯繫,誰也不能不讓我回「家」看看。就這麼正信的一念,在後來的這幾年中,邪黨的所謂封網在我這裏就不起作用了。也許,這就是我們平時總說的「一思一念」吧。

就說最近這次邪黨的所謂網絡封鎖,我的感覺就是,偶爾某個小鴿子(自由門)不好用了,換一個其他的小鴿子就上去了,一天也沒有中斷過,該辦的事一個也耽誤不了。可我周圍的同修們老是抱怨邪黨的搗亂,好幾天上不了網。

三、平時主動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

對一思一念,師尊多次開示我們:「你該做甚麼還做甚麼,你想要做甚麼你還是照常做你要做的事,因為你的一思一念、你的一個舉動都影響著很大的事情。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大法弟子走的路,這就是修煉形式所決定的必須這樣修的,絕不能夠因為有任何常人的形式的變化而發生變化。」(《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因為有這些心哪往往也會反應在你的修煉中、生活中,你在不同環境的言行,甚至你平時的一思一念也會反應出來。你被常人心帶動了,在那一瞬間,或者在那一會兒,在那一件事情上,你的行為就等於是常人。」(《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通過這件事,我有兩點體會:一、不管任何情況,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不管做甚麼事,一思一念要在法上。當然,在修煉路上,我還有很多方面做的不好。只是就事論事,我對「一思一念」又有了一點點理解。

這樣做符合師父講的「不承認舊勢力」的法理。舊勢力操縱邪黨封網只對人起作用,而對在這一點上同化了大法的神不起作用。昨天邪黨封網了,大家忙著發正念,明天邪黨封網了大家又是向內找,又是發正念,大有「水來土掩、兵來將擋」之勢,都是被動的在做。而平時按師尊的要求真正把法學好了,法理清楚了,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了,誰也動不了你,誰也干擾不了你。「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徹底改變被動局面,就能真正的、平穩的做好三件事。

個人體悟,層次所限,不對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