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重大傷痛好得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

  • 誠念法輪大法好 重大傷痛好得快

  • 法輪大法救了我

  • 誠念法輪大法好 重大傷痛好得快

    文/大陸大法弟子

    周蓮(化名),四十六歲,是湖北人,在廣東打工。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她坐丈夫的摩托車去集市賣菜,在返回家的路上摩托車翻了,倆人同時摔傷。其丈夫是皮外傷,而周蓮傷勢很重,當時摔的不省人事。經廣東醫院拍片檢查,醫生診斷:右股肩大轉子撕脫骨折,醫生建議要住院做手術治療,要上鋼板上螺絲固定,進院要一萬二千元現金,過一年後還要做一次手術,取出螺絲,還不知道要多少錢。他們考慮到付不起昂貴的醫療費,又要做兩次手術,承受的痛苦太大了,所以就沒有在廣東住院。

    八月十五日,周蓮的丈夫打電話給他煉法輪功的姐姐,告訴他們摔傷的情況,說妻子在床上不能動,又痛的非常厲害。姐姐告訴他快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減輕你們的傷痛。他們聽了,並按照姐姐說的做,周蓮念動之後疼痛立即減輕了很多,在床上能自己起來,躺下,不用別人幫。這樣他們準備回老家。八月十八號乘火車,十九號回到黃岡。煉法輪功的姐姐提前到他家等候著。

    一般正常人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都是很疲憊,很睏的,而周蓮是摔成重傷的病人,由於她心裏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傷處沒有疼痛感,精神反而還很好。就在她回家的當天下午四點多鐘,她姐姐把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她越聽越精神,越聽越想聽,一直堅持聽到晚上十二點才睡覺。第二天早上她能自己起床,下地,拄著棍子從房裏走到堂屋,然後又走到屋外走廊。

    她的兒女看到母親在這麼短的時間裏身體發生了這樣大的變化,心情非常激動,連說大法這麼好,大法這麼神奇。周蓮自己更是激動不已,她從內心發出,我以後要不斷地聽李老師的講法。

    由於周蓮娘家的哥姐出於對她的關心、愛護的目的,決定送她到新洲骨科醫院治療,心裏才踏實。這樣八月二十日她進了新洲骨科醫院,這個醫院從新拍了片子看她的傷勢,結果情況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傷勢不是那樣嚴重,醫生說不用做手術。住到第十四天時,醫院再次拍片檢查,醫生宣布說好了,可以出院,醫療費只花了二千八百元。大家想一想,這麼重的傷,一個最好的骨科醫院也不能使一個股骨摔成骨折的病人,在短短的十四天之內把骨頭拉到位,有再好的醫療條件的醫院也達不到,不可能有這麼高超的醫術,何況是一家個體醫院呢?

    聽周蓮說她所接觸到的一些病友,有的跟她是同樣部位受傷,醫療費花了幾萬元,身體卻沒有恢復,有的還落得終生殘疾。有的輕一點的傷,醫療費花了幾千元,萬把元的,可傷痛的感覺時刻伴隨。她還說她只是走了醫院治療的形式,而真正的傷痛不是醫院治好的,是因為在醫院那段時間,她不斷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堅持聽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這樣才使她傷痛好得快,進醫院三四天時間,她就感覺身體良好。

    一個月後,她不依賴任何人或物能單獨在戶外大步行走,村裏的人見此情景大為吃驚,並問:你怎麼好得這麼快?她如實地回答:是靠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使我的傷好的這麼快。村裏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連連稱法輪大法好。

    周蓮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大法的神奇,她現在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法輪大法救了我

    我是山東青島人。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突發心血管病,主動脈破裂(共計三層破二層),醫生在搶救過程中,連續兩次向家人下發病危通知書,全家人十分緊張、著急又無奈。

    親人只能眼巴巴地看著還能喘口氣的我在病床上忍受著疼痛。那時我對自己的生命完全失去了信心,我意識到了只有在病痛的折磨中死去。

    就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我的姐姐(她是法輪功學員)來醫院看我,她讓我從思想中排除雜念,不要去想甚麼工作、生活等,靜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其實在生病前,姐姐把這個福音曾經傳過我,並讓我學法輪大法。那時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可就認為眼前最現實的切身利益要工作上班才有生活來源,導致我錯過得法修煉的機緣。結果現在我的命都難保住,還怎麼能去想甚麼工作呢?此時此刻我還有甚麼思想雜念呢!只有一心一意在病床上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上網聲明退出了中共的團組織。

    從那天開始,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一天好過一天,連醫生都感覺到驚奇,他們說:得了這種病生存率只有3%的希望。結果不但有了希望,經複查我可以出院了。醫生又講:出院後不能幹活、輕活也不行,只有在家靜養,維持生命。

    我回家後決心認真修煉法輪大法。一個月後,我身體健康了,臉色紅潤了,走路一身輕,也有了力氣,我恢復上班工作了。現在我徹底認識到只有學好法輪大法,心性提高,道德回升,才會有個好身體,才會幹好工作!我從恢復上班到現在三年多,一天也沒休息過。家人看到修煉法輪大法的好處,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並退出黨、團組織。

    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給我的,所以我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救了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