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鐵盧音樂家:流進靈魂深處的音樂(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明慧記者英梓綜合報導)查爾斯﹒摩爾斯教授是加拿大文菲爾德-勞瑞大學音樂系主任,著名音樂理論家。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晚,他觀賞了神韻演出。音樂家被晚會的音樂傾倒,他稱讚戚曉春的二胡演奏扣人心弦、餘音繞樑。有感於晚會利用綜合藝術表達文化的方式,他說:「演出的藝術提醒我們,生活的所有特色都能存在於一個沒有暴力的藝術形式中,就像在給我們上歷史課和藝術化的肖像課一樣有教育意義。」


查爾斯﹒摩爾斯教授是加拿大文菲爾德﹒勞瑞大學音樂系主任,著名音樂理論家。

摩爾斯教授說:「演出令人眩目,服裝、色彩,我想其中一個令我折服的是旋律,音樂的優美旋律和和諧,舞蹈生動形像。這是一個才華橫溢的演出。」

他說:「音樂歸根結底是講旋律的,人類本身歸根結底也是講旋律的,我們的脈搏就是一種旋律。我想編舞一定長於理解音樂的旋律。音樂很令人震撼,對比西方音樂,我特別喜歡更代表中國文化的音樂,因為我想了解更多的中國文化。演出的音樂的旋律特點同編舞及繽紛的色彩、樂隊的音色,不同的樂器的音色,服裝的色彩及場景的設置相得益彰。」

他回憶說:「演出色彩輝煌、栩栩如生而且鏗鏘激烈,令人稱奇。色彩真的讓觀眾屏息凝神。」

「我發現當自己幾次正注意中、西方音樂的不同的時候,例如,我以為幾段音樂聽起來幾乎完全是西方音樂時,忽然二胡響起,或一個中國音樂的音節被用到西方風格的樂曲中,暗示人們更多的中國傳統音樂將被奏響,當中國古典音樂覆蓋西方音樂時,西方樂器又響起,更像是美國音樂在樂曲聲中閃耀,一些聽起來幾乎是百老匯音樂劇的味道,然後你又聽到了二胡,哇!真是絕妙的襯托。」

摩爾斯教授對二胡的感受可以說「縈繞」,他說,「我想,這是我會用的形容詞中的一個。我愛(戚曉春的)二胡演奏!我想那種聲音是我聽到的最扣人心弦、餘音繞樑的聲音。太美了!玄妙極了!幾乎可以說是人類聲音的延伸,比小提琴和其它我能聽到的傳統弦樂器更豐富。戚曉春的二胡演奏簡直是玄妙極了,太美了。」

摩爾斯教授認為,對於樂曲的內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他說:「二胡的聲音並不是利用音節表現不成熟的情感音質,而是深刻的情感音質。這意味著,演奏者同音樂息息相通,刻骨銘心的息息相通。我想這種相通存在於音節的字裏行間,當然也存在於對樂器的運用上,就是一種『餘音繞樑』的感覺。我所說的縈繞,其實音樂真是流進你的體內,直到你的靈魂深處。」

教授說,「我想說,這場演出是視覺和聲音,音樂和舞蹈的完美結合,談到顏色,我們有樂隊的音色、樂器的音色和視覺上的顏色,我們有樂隊和音樂的旋律,我們還有舞蹈的旋律,以及生活的旋律。都在舞台上生機勃勃、熱情奔放,音樂和舞蹈的激情結合劇情,真的是完整一體,天衣無縫。編舞特別的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