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市中學教師何灩華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廣東茂名市中學教師何灩華,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惡黨人員迫害。她曾被劫持在電白看守所做了近半年的奴工,還曾被劫持到三水婦教所迫害一年多。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廣東茂名市茂港區羊角鎮山和中學教師何灩華,小良鎮人。我自小就體弱多病,胃炎、鼻炎、痛經、咽喉炎等,連醫生都驚訝:怎麼小小年紀那麼多種病?藥都不敢開全給我吃,怕互相反應。讀高中時,有一次與同學去吃糖水,離宿舍只二、三百米也回不了,痛得趴在同學的腿上抽了筋,大汗淋漓,幾乎要暈過去。嚇壞同學及班主任。高考後我肚痛更嚴重,胃鏡檢查說是中度紅斑性胃竇炎,吃了很久西藥不但不見好,它的副作用卻使我每天拉肚子三、四次,後去看中醫,加了點補藥,卻又變成傷寒症,一會冷一會熱,人也睡得昏沉沉,把親人嚇得夠嗆。

上大學後,我得知我的胃炎是萎縮性的,易變胃癌,加上高考的失意,煩躁、抑鬱使我神經衰弱加重,我到了靠吃越來越多的安眠藥才能入睡的地步,人說青春是花樣年華,我卻感到活得很累很累。

九六年末,我有緣得到了法輪大法,也只當祛病健身煉煉,可沒幾天我的身體就如師尊《轉法輪》中講的那樣,有病的地方都出現祛病消業、然後是無病一身輕。而且由於貪心做錯事時竟連連出麻煩,直到自己醒覺。真的太神奇了。人能按「真、善、忍」修煉返本還真,淡欲修心,無病痛、無憂愁,多好啊!

可這好日子過不了多久,九九年七月二十,江氏集團就像瘋了似的,對這一大群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的修煉人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和高壓迫害。我在單位也被迫寫保證,被迫交書,被搶書等。而且一說「法輪功好」就會被關押迫害。很多煉功人就去北京上訪,討還自由煉功權利。我是二零零零年末到北京的,只說了句「法輪大法好」,「別鎮壓」還沒說出就被打倒在地,拖上警車後便衣打手就狠毒地踢我、拿警棍向我的頭狂打。一些不相識的男大法弟子默默的用身體幫我擋了好幾腳,在此向那些可敬的同修說聲謝謝。可就這樣我的頭還是很快被打得血流如注,腳下一大灘鮮血,四件厚上衣前面血淋淋。因我不講姓名,以免被加重迫害及牽連單位,就在如此重傷的情況下絕食七天後放出。一些好心的至今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帶我到他們的住處去養傷、洗換衣服。幾天後我去天安門廣場因不帶身份證再被惡警綁架,帶上警車後一名惡警飛起一腳狠狠的朝我的腹部踢來,我即時感到一股熱血湧上喉嚨,便一咬牙把它嚥下去,肚痛得前仰後合坐也不住。後被送到房山區迎風派出所,該所惡警為逼我說出姓名,從晚上八點左右折磨我到深夜二點多,踢、打,銬上雙手拉直在沙發上纏上電線通電,後來一隻腳也被綁上電線通電,我被電得直抽搐,流大汗,手腳被電焦一大片。我咬牙忍著、心裏默默的想著那句「法輪常轉,佛法無邊」,有次電流電到了惡警,痛得他嗷嗷直叫。惡警們見我還不配合,就反銬我的雙手,拿來幾塊大冰塊,(當時氣溫是零下二十多度),塞進我的胸口,腋窩及後背,嘴裏還不停的說些下流的話。溶化的冰水使我的內衣褲全濕透。惡警們還叫囂著要把我的大衣脫下丟我上九樓頂去冰凍。上樓梯時遇該派出所所長,他帶我回來講中央正開會,會對法輪功重新定性云云,因與我聽到的一法輪功學員的說法相同,我被騙住了,說出了姓名、地址。因我是被騙的,那天夜裏他們要我坐鐵椅子鎖住,小便也不讓去。

後來我被交與電白610的張惠芬,她將我身上的錢全部拿去,再交給茂名來的四名警察幾天,使我有機會目睹這些自稱「共產黨給錢我來旅遊」的警察如何的揮霍納稅人的錢來吃喝玩樂的行為。我被帶回電白看守所非法關押起來。電白610以去北京接我為名向我學校索取了一萬元,當時的校長盧某某以找我為名,帶著與其曖昧關係廣為人知的某女教師去北京,又用去一萬多元,其中有娛樂消費單五張及買衣服的錢等。這兩萬多元攤到我頭上,盧某某就帶人四處找我的親戚要錢。達不到目的,後來就從我的工資和當年的獎金、超時費中扣。可我校老師都講:那筆費用學校已出,扣你的工資落進了私人腰包了。

因我不放棄信仰,不寫轉化書,在電白看守所做了近半年的奴工後,被非法強扛上車送三水婦教所迫害一年多。在婦教所邪悟者的團團圍困、高壓洗腦下,我迷失了,寫下了令任何修煉人都後悔終生的所謂的「轉化書」。真、善,忍的嚮往沒了,追名逐利使我的身體退回病魔纏身的狀態。可「610」的人並沒放過我。2002年「十六大」前的一天晚上,我校正在放電影,在眾多師生的注意下,羊角鎮的惡黨人員以去談話為名將我騙到茂名洗腦班。因我沒恢復煉功,又違心的寫了罵大法的話才放出,而其他人不管煉沒煉功都關到過「十六大」,而且每天收取二十五元生活費。我雖放出卻不想又被軟禁在校,有一天晚上,我經人介紹正在「相睇」(相親),當時的校長潘某某就打電話要我立即回到我大姐處,和其他學校領導在眾目睽睽下將我帶回學校,令我在朋友面前無言以對。也是這潘校長曾打電話給我,說我符合優秀教師的條件,因我煉功不敢給我,怕人告狀。而以後每到甚麼敏感日我都受到羊角鎮惡黨人員的騷擾。

零七年十一月份我在羊角潭橋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羊角國保大隊將我綁架後非法送看守所拘留十天。奧運前,茂名政法委、610指使羊角綜治辦惡人「榮仔」和派出所的陳強在我校中考體育考試時,在眾多師生的眼皮底下將我綁架去茂名洗腦班關了四個多月,全不顧我所任教的畢業班幾十名家長的先放我回去上完三、四十天課的請求,就一味的逼我寫轉化書。因我不違心寫,受盡羊角鎮政府幫教及洗腦班惡人的辱罵、甚至被棍打。殘奧後放我回學校,市610又要學校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3個月,出門要請假。六月份就停了我的工資,連講過給我的生活費也至今分文不給,講12月18號前不寫轉化書就開除我,將我的戶口踢回小良鎮,還叫囂以後有甚麼運動都抓我關起來。我曾問校長:就這樣開除了?校長說:生活費沒了,甚麼都沒了,還不是開除麼?

是的,在當今的中國大陸,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有可能甚麼都被剝奪,讓你難以生活。可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們,你們想過沒有,無論中共如何的抹黑法輪功,法輪功至今已洪傳80多個國家和地區,廣受歡迎已是很多國人皆知的事實。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以「假惡鬥」起家的共產黨傾盡全力去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必然是徒勞的,佛法真理的威德將光耀天上人間,而且為期不遠,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了你們、及子孫後代未來的幸福,請來了解法輪功真相及惡黨的真面目。善待大法、將功補過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