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的脊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大學時代同學之間經常討論的話題之一,就是說中國人的奴性太強,討論來討論去都無知地歸結為傳統文化造成的。多年後明白了,中國人的奴性並不是傳統造成的(日本、南韓可以作為參考),而是中共造成的。許多人說中國人「賤」,但中國人並不是生來就是賤,而是中共的暴政奴役造成的。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迫害無辜,還要無辜者心服口服地「認罪」,感謝黨的「寬大」。就像在文革中的許多「反革命分子」,在被槍殺前還高喊「毛主席萬歲」。那些倖存的無辜者後來被「平反」,還對中共感恩戴德。中共就是需要這樣的人,也把中國人奴役成了這樣的人,變成了「黨奴」。很多國人的奴性已經根深蒂固,可能還沒有認識到自己是跪著的「黨奴」這一事實。

去除國人的奴性是艱難的。近來和某大學的一位教授說起法輪功的事,他的反應也是典型的:法輪功好就在家裏煉,為甚麼要給人發傳單、講真相,「搞政治」、「反政府」幹甚麼呢?並且給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我問教授:憲法講信仰自由,法輪功有沒有信仰自由,煉法輪功信「真善忍」有沒有錯呢?答:沒錯。我又問:警察半夜三更的把許多煉法輪功的人(其中有很多老頭、老太太)抓起來,然後按個「罪名」送去勞教所、監獄,甚至打死,這樣做對不對呢?他默認不對。我又問:既然這樣不對,那麼法輪功有沒有說話的權利呢?他覺得應該有說話的權利。我又問:既然法輪功有說話的權利,那麼人們為甚麼不反省共產黨的錯誤政策,反而指責法輪功告訴人們的事實真相呢?這時這位教授睜大眼睛,不說話,吃驚地看著我。我補充說:家人的痛苦是錯誤政策造成的,並不是煉法輪功造成的。

是啊,在國內外,那些被「偉光正」洗腦的人怎麼會懷疑、怎麼敢質問黨的錯誤政策呢?!中國人在「黨」面前跪久了,不僅習慣於跪著了,而且覺得跪著是天經地義的,連想站起來的意識都沒有了,更不敢質疑跪著是否合理,是否合法;不僅自己不敢站起來,而且還反對別人站起來。

美國《華爾街日報》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為題,頭版長篇報導了山東省濰坊五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國際廣泛關注,記者伊安•約翰遜因此報導而獲得該年度新聞普利策獎。

就像「站著是一種權利」一樣,當法輪功學員堅持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的時候,中共用慣用的整人手法,扣上一頂「推翻政府」、「反黨」的大帽子,許多跪著的人附和道:法輪功搞政治。

通過歷次的政治運動,中共打斷了中華民族的脊梁骨,但是中共的血腥迫害動搖不了法輪功。這不僅讓中共害怕、仇視,還讓許多跪著的人也好像和法輪功有甚麼私仇似的,只是因為法輪功和那些跪著的人不一樣,一直是站著的。

法輪功這種骨氣和勇氣正是中國缺少的珍貴和高尚的品德。中共的政治把人馴服得跪著為奴。做人還是做奴?如果把堅持「站著做人」說成是「搞政治」的話,那麼中國不就需要這樣的政治嗎?儘管不為中共所喜歡,不為許多跪著的人理解和接受。而這失去骨氣的不理解、不接受,使法輪功所承受的不只是中共迫害所強加的苦難。

法輪功堅強不屈的正氣正是現代中國所奇缺的,跪久的國人不要連站起來的意識和勇氣都沒有了。中國人應該靠近法輪功,了解真相,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站立於天地之間的人。法輪功的錚錚鐵骨鑄成了中國新的脊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