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口市洗腦班地獄般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我叫黃燕卿,於2008年6月25日下午,在海南省海口市被2個警察誘騙上車,強行帶到海口市洗腦班。

在那裏我遇到了第一次在勞教所認識的猶大,他們說找我找了好多年了,找得好辛苦。這裏就是所謂的學習班,屋裏陰森森的烏煙瘴氣,窗戶緊閉,還燒著香,開著錄音機放佛教的咒歌。一進屋幾個人就圍著我,七嘴八舌的罵著很難聽的話,罵大法,罵師父,罵我修煉法輪功。有一個邪惡的人還站在我身邊,嘴裏顫動著叨咕著,我轉過臉看她,她的臉色就變。由於自己正念不強,一下子我的耳裏就好像有東西嘰嘰叫,頭象戴了帽子一樣,他們就說是附體,只要進轉化班就要趕走附體,有的人使勁打我的後背,說我有附體。我心裏很明白,是他們在搞鬼,神佛清理附體也不會像他們這樣。

我以前在勞教所因受到邪惡高壓迫害而違心向邪惡「轉化」過,這次我不願意再被「轉化」了,他們為了讓我放棄修煉,燒著香,屋裏冒著濃黑的煙氣,用大喇叭大聲對著我的耳朵孔亂喊亂叫,還用大法書拍我的頭,並利用被洗腦的老鄉勸我。老鄉說不放棄信仰就不要想出去,並說我鬥不過他們的,他們會把我打死的,這就是所謂的「轉化學習班」。

我偷偷的跟老鄉講,這個佛教不能學,趕快扔掉它。你看晚上不許睡覺,天天被打,打得全身紫一塊,黑一塊,問話時不允許講理,回答也打,不回答也打,非常邪惡,這哪裏是佛教所倡導的?佛會這樣教人的嗎?還硬逼人學,我看到都覺得非常可怕。

不僅如此,我還多次被銬在衛生間窗戶過夜,特別是在夜裏10點後眼睛就犯睏,一閉眼就挨打,不許睡覺。這些邪惡的猶大披著人皮幹著邪惡的壞事,連人最起碼的本性都沒有。一天到晚逼著我在房間裏轉圈圈,圍著佛像轉圈圈,念著阿彌陀佛,逼著我轉化。我不配合,他們就叫一個30多歲剛剛向邪惡轉化的年輕人當打手,多次用兩隻手掐我的脖子,把我的頭撞牆。有時候晚上也叫站立,手腳放直不許動,有蚊子咬就動一下,他就一拳打在我身上,有時候打腦門,有時候打腰部。

有一種令我難受的做法,兩腳站直,兩隻手一隻手往右繞過頭上抓住耳朵,一隻手往左邊彎著腰手指尖頂著地上,不斷的轉圈圈。我這樣年紀大的人特別難受,時間長了手腳酸軟無力,腳不住的顫抖,頂不住就要摔下去了。我說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

我因無法承受,動了去監獄的念頭,也沒有想到清理他們邪惡的東西。邪惡之徒們說你想去,也得在這裏鍛煉幾天。晚上來了2個40幾歲的男人,逼我坐在一把不高也不低的凳子上,用大法書一本接一本的使勁往我頭上,耳朵,眼睛上打,把6~7本大法書打爛了,遍地都是紙片,把我鼻樑、眼睛、頭都打腫了,耳朵打聾了,打得眼冒金星。他們還使勁打我的手背,打得紅腫,痛了好多天。還壓著我在地上踩。

過了兩三天,5~6個人又圍住我,有人壓著我的頭,有人打我的後背,有人用拳頭打,像打皮球一樣,硬逼著我轉化。我被打得實在頂不住了,就答應了惡徒。這就是邪黨逼我轉化的手法,又一次中共的文化大革命的翻版,甚至比文化大革命還邪惡。他們還寫了罵大法罵師父的文章,壓著我的頭念,還逼著我抄寫三遍,我被壓著抄兩遍頭就痛,我就悟到不該寫,可是我被打得實在受不了。

我很生氣,第二天,惡徒們說怪話,說我是自願轉化的。這怎麼可能呢?明明是惡徒們施惡硬逼著我轉化的,就連被銬在衛生間裏的大陸妹替我說了句公道話都不放過,惡徒把她暴打一頓,非常狠毒。由於惡徒們不斷的施惡、折磨,迫害使我無法承受,無奈之下寫了三書。寫完之後越想越生氣,午休時做了一個夢,看到自己手裏拿著一個蓮花很漂亮,是自己折斷了,醒來後我就把我寫的稿子撕爛。惡徒們發現後,又施用各種手段折磨我一個星期,逼我補寫。又是一個星期不讓我睡覺,逼我罵大法,罵師父,把大法書上師父的像撕下來拉我的腳踩。惡徒經常踩師父的像片,書上的像片撕下來隨便亂踩,還說他們不怕遭報應。每個惡徒身上帶著佛教的護身符,睡覺時蓋著印有佛教符號的被子,床頭還掛著佛像,還說他們不怕死。照佛家的理來說善惡必有報,這些惡徒這麼做必定遭到應有的報應,不是不報,時間未到。

惡徒不斷加重對我的迫害,每天早上6點到第二天半夜1點逼著我在房間裏轉圈,開錄音機放佛教的歌,逼著我一邊念一邊轉,跟著錄音機唱。不走不唱就打。走了2天腳腫得走不動,惡徒們看到就說是自己招來的。我也沒有好好悟一悟。有的惡徒說要把我逼瘋,還有的惡徒把自己以前在惡黨那裏學的折磨人的各種刑罰全用在我身上,非常殘酷。惡徒們在裏面甚麼流氓話都罵完了,有人行惡,有人偽善。惡徒們每天都要去我住的房間默念惡咒,每次都很難受,耳朵和頭都頂不住,特別苦,全身酸軟無力,快要倒下去,我趕快跑到走廊裏求師父幫我救命,幫我清理。如果沒有偉大的師父救我,我已死在惡徒手裏。

更可恥的是他們用各種各樣的利益誘惑,放亂七八糟的光盤放給你看,妄想擾亂人心,使法輪功的修煉者修不成。

我被惡徒迫害長達2個多月,以前在勞教所也被折磨得很嚴重,手銬,電棍,遭受各種各樣的酷刑折磨,使我身體嚴重損傷。現在又一次被惡徒打傷,耳朵打聾,出來後很長時間才恢復健康。

我要告訴全世界的人,共產邪靈還在無理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瘋狂折磨大法弟子是野蠻的,也是徒勞的,只有善待大法弟子,才會有好的未來。

所有有良知的生命,請看一看到底是誰邪,誰惡。清醒吧,眾生,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你們真相,他們不圖名,不圖利,真的是為了你們好,只為了你們能理智清醒的認識法輪大法。所有人都能了解真正的法輪功,不畏共產邪靈的恐嚇,你們就會明白,誰是真正危害你們的元凶,誰是真正為你們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