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路上的幾個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我今年近70歲,堅持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有時騎著自行車出去發送真相資料。有一次出去的遠,晚上回來很晚了,突然,自行車自己就往前跑,就像後邊有人推著走,我一回頭,馬路上沒有人,心裏立刻明白了,是師父在幫助弟子呢。

我於97年5月得法,那時還不懂得甚麼是根本的執著,自己是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的。儘管這樣,慈悲的師父還是給了我充份的時間,幫我達到現在這樣一身輕的狀態。

99年7月20日之後邪惡如天塌地陷一樣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也沒能倖免於難。我在向世人講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惡意舉報,派出所和街道的工作人員每天到我家騷擾,上午去人,下午打電話,搞的家無寧日,親人都承受不了。那時正趕上三兒媳年前來家認門,老頭在一氣之下把剛買的三千多元錢的冰箱等貴重物品全都砸了,大年三十本應是大家開心的日子,可是由於邪黨的迫害家裏搞的一片狼藉。面對這樣傷心的場面,全家人連一個餃子都沒吃上含著淚離開了。當時我沒有怨恨丈夫,知道這是中共邪黨在煽動仇恨,從而迫害大法弟子。

但在我自己來說,我也在向內找,想自己為甚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情。自己年輕時,含辛茹苦把三個孩子撫養成人,自己是不是還有一顆想過常人好日子的心才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把家裏搞的亂七八糟?找到這顆心以後,我又想,決不允許邪惡以考驗我心性為藉口,操縱常人來迫害大法弟子從而犯罪。

於是,我心裏平靜下來,坦坦蕩蕩的主動去找派出所警察、街道主任等人,我把大法的美好、自己修煉後身心健康、全家受益的親身經歷講給了他們。從此,幾年來,他們再也沒有干擾過我和家人。

2005年,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惡意舉報送到派出所,一路上我給警察講真相,他們笑著說一會到派出所再給他們講,到了派出所,我堂堂正正的給所遇到的任何人講真相,第二天,區「610」來了人,我還是給他們講真相,最後他們把我送回了家。

整個過程中,我沒有任何怕心,不放過任何一個給眾生講真相的機會。當時,我的自行車沒有上鎖,在街上放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我去取時,還在原來的地方。我明白了整個過程中師父時刻在加持保護著弟子。

我家樓上住著一個賣菜的老頭,雖然我幾次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但他受邪黨黨文化、無神論的毒害,始終沒有三退,那天,我去給他講真相離開時,騎自行車不小心摔了一跤,當時車筐裏的五斤雞蛋摔出去幾米遠,兩個路邊的小伙子趕快把我扶起來,我身上連皮都沒破。更神奇的是,摔出去幾米遠的五斤雞蛋,連一個都沒有摔破,當時兩個小伙子都感到很神奇,我藉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三退了。那位賣菜的鄰居也很受震動,現在,他全家三退了,而且和我借了大法書,全家在學法、得法,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還有一次,在小區發真相資料離開的晚了,小區的門上鎖了,出不去了,我一邊走,一邊求師父幫助,到了門口,鎖自己就開了。

類似的經歷和故事很多很多。回想自己十幾年來走過的修煉道路,風風雨雨中,每一步都包含著師父的慈悲呵護,用盡人類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弟子對師尊的崇敬與感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