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藝術界人士盛讚神韻(圖)

——音樂像史詩般輝煌壯麗 每個舞蹈都在講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明慧記者西雅圖綜合報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西雅圖派拉蒙劇院上演兩場演出,全善全美的演出傾倒西雅圖各界好評如潮,其中包括藝術界人士,對這場精湛的演出讚歎不已。

音樂家:音樂像史詩般輝煌壯麗

音樂家蘇珊﹒歐莫斯(Susan Olmos)在觀看了神韻在西雅圖的第二場演出後,對現場樂隊的演奏水平驚嘆不已,她表示,音樂和舞蹈配合得驚人的完美,晚會音樂如同史詩般輝煌壯麗。


音樂家蘇珊﹒歐莫斯(右)和友人

蘇珊﹒歐莫斯擁有三十年音樂專業演奏經驗。她擔任音樂指導並在一所學校教授音樂,是管弦樂演奏家兼作曲家,曾擔任首席歌手。Olmos擁有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音樂教育學碩士學位(master of music education),出版了音樂CD《藍色的海平線》(Blue Horizon)。

她說:「現場樂隊非常棒(fabulous),頂級的水平(top-notch),非常非常優秀,讓你在看演出同時又享受音樂,樂隊讓整場晚會神奇而精彩。我非常驚嘆於音樂和舞蹈配合得如此完美,兩者是怎樣才能做到這一點的?我只能說:真是太精彩了!」

「音樂,如同史詩(Epic)般壯麗、輝煌、大氣,令人印象非常深刻!我對晚會的整體印象是,舞蹈和音樂將人的喜樂、痛苦和歷史詮釋得非常精彩。我喜歡晚會神奇的一面,色彩、服裝……」

「(演出)所有的一切都令人驚嘆!我喜愛音樂的演奏方式。(我聽出)樂隊使用了傳統的樂器和大量的管弦樂器。」

神韻藝術團樂團以西洋管弦樂隊為基礎,加上傳統中國樂器,使他們演奏的樂曲既能發揮西洋管弦樂的潛能,又富有中國民族特色。

小提琴家:舞蹈與音樂高度相得益彰 意味深長

小提琴家克里斯﹒巴恩斯(Chris Barnes)在觀看神韻在西雅圖的第二場晚會後表示,節目中舞蹈動作很精妙,但又不單單是技術的表演,而是與音樂高度相得益彰,意味深長。


小提琴家克里斯﹒巴恩斯(Chris Barnes)和太太對神韻晚會讚歎不已。

小提琴家巴恩斯首先讚賞這台演出非常傑出,而且節目中不突出個人的表演,個體都是作為一個團隊一起來表演的。「我還注意到,(晚會中的)舞蹈動作很精準,很精妙。」

巴恩斯一邊說,一邊伸出右臂,儘量運用他的手腕和手的起伏,力圖表現一種細微的、又好似波浪起伏的連貫動作。他表示,「演出中的很多時候,當那個(演員的)手這樣運動,與那樣運動,都非常精確,但又不單單是技術的表演,而是在音樂與舞蹈表演中有一種流動性(liquidity of flow),音樂和舞蹈非常相得益彰,意味深長。」

神韻晚會是以中國古典舞為主軸,中國古典舞包括身韻、身法、技巧,有嚴格的身韻、身法訓練,和跳、轉、翻各類組合技巧與毯子功的高難度技巧的訓練,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舞蹈體系。其中,動作與動作之間的連接,最能體現出舞蹈要表演的內涵和韻味。

巴恩斯太太在一旁補充說,晚會中的音樂和舞蹈非常美。「演員們很投入,互動的很默契。」她強調說,他們的表演令人驚嘆。

巴恩斯還表示,這些舞蹈演員的表演就像是在講述故事,這些故事逾越了語言障礙,所以,你可能就能夠明白,舞蹈演員們正在努力表演所要傳遞出的信息;你可能就能明白,那些音樂家們正在努力向那些不懂這門語言的人講述的故事是甚麼。

前芭蕾舞演員:這些舞蹈都在講述故事

曾經是芭蕾舞蹈演員的菲麗絲(Phyllis Merwick)觀看了神韻在西雅圖的首場演出。她對神韻舞蹈演員的表演發出驚嘆,「舞蹈表演非常具有挑戰性(challenge),(演員的)動作很準確,非常好。」她並說,每一個節目都非常好,非常優美。


Phyllis Merwick和丈夫

菲麗絲說,這些舞蹈都在講述故事。《金猴降妖》的舞蹈尤其讓她興致勃勃。她說:「那個故事以前我讀過,儘管這個舞蹈中有一些神奇的表演,我還沒看懂,但是非常有意思。我回去後還要再找這個故事來讀。」

《金猴降妖》表現的是唐僧師徒四人去西天取經,妖魔變化成美女引誘唐僧,唐僧、八戒、沙僧三人陷入危難,幸虧猴王悟空及時趕到,再吹一口仙氣化出無數個悟空,大戰妖魔,最終降伏妖魔。

菲麗絲的丈夫米高(Michael Merwick)是西雅圖一家保險公司的經理,他表示非常喜歡這台晚會,覺得節目很精彩:「同我的妻子一樣,我也陶醉在其中。」

他讚賞神韻晚會的每一個節目都很好,尤其喜歡《雪山歡歌》,並說他從未見過這樣好的演出。在Merwich看來,這樣的文化交流非常難能可貴,讓人們能更好地理解中國文化,並且能接受表演背後蘊含著的文化內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