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病業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說來慚愧,我是修煉了十年的老弟子了,可是病業關卻一直沒有過好。我從小身體就比較弱,夏天多玩一會涼水都會感冒。上初中時,我得了常人中的不治之症,這對於我和家人來說都如晴天霹靂。我休學一年,父母帶我四處求醫,可得到的都是失望,就在全家陷入極度痛苦的時候,我們喜得大法,從此我開始了修煉。

從法中我知道了這是在還業,是我以前欠的業債而造成的。修煉以後,師父開始給我淨化身體,而我面對身體出現的其它病業都能坦然處之,唯獨在常人時得的那個不治之症卻一直沒有完全放下它,時間長了,腦子裏就有了固守的念頭,覺的過一段時間要是沒事,心裏就有點「毛」了,平時小犯就算了,大犯的時候就會暈倒,所以我總是在計算時日。上學的時候在學校暈了兩次,同學們把我送進醫院,醫生檢查不出來啥。對我這個修煉人來說,這不是真正的病,當然檢查不出啥。醫生就認為是貧血造成的,可我還不悟,並且更是算著日子過了。

剛工作的第一年時,我就又一次在辦公室裏暈倒了,同事把我送回了家,當我醒來後心裏雖然沒啥,對同事的議論也沒往心上放,可根子裏那頑固的思想還是沒有因此而祛除。雖然知道這是舊勢力的迫害,在正念足的時候對自己說生死都不怕還怕這嗎,可心裏還是沒有真正放下。前幾天又開始算計日子了,覺的又過了一年了,會不會又犯呀?結果天天想著它,給自己「造成了負擔,你心裏想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種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的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的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轉法輪》)結果這幾天就真的不舒服了,這個「麻煩」就來了。這不是正是我自己求來的嗎?算計著日子過給自己造成了負擔,時間長了形成了觀念,給自己「增了一難」。「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

確實是我自己那顆執著的心沒有去掉才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而我沒有真正的放下它,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才會讓師父看到邪惡迫害我時而「無能為力」。我知道以前對這個問題的迴避和放不下,其實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們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師父早就給我們拿掉了,7.20之前是消業,7.20之後那就是自己有漏讓邪惡鑽空子而迫害了,而我遲遲沒有去掉的執著,也會讓邪惡迫害我的同時給大法抹黑。想到這裏,我真是無顏面對師父呀!所以今天我寫出了我一直迴避的話題,雖然剛開始寫的時候心裏還想要是被同修看出來是我的文章知道了這事怎麼辦?可我立即否定了它,既然我決心寫出來就是要曝光它,解體它,消除它,還怕甚麼同修看到呢,我不能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了,十年的執著必須要祛除了。

當我心裏下定決心徹徹底底的放下的時候,我身體上的一切不正確狀態都消失了,忽然有了一種無比輕鬆的感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要在法中歸正,我要成為一個真正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我要用我最美好的一面來證實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