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惡人王光強遭報身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

  • 重慶惡人王光強遭報身亡

  • 丹東湯池鎮蔣立貴經常撕真相標語遭惡報死亡

  • 中學校長的可悲結局

  • 北京市政工程管理處工會幹部惡報死亡

  • 鹿泉市獲鹿鎮七街大隊治保主任遭惡報死亡

  • 常德市德山鄉政法委書記和德山拘留所所長遭惡報

  • 重慶惡人王光強遭報身亡

    王光強,男,四十七歲,重慶市大足縣龍水鎮人。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間任中共邪黨大足縣委分管政法的副書記,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曾親自組織全縣一些原法輪功學員違心地「揭批」法輪功,辦洗腦班等,非常邪惡,得到邪黨的賞識,升為重慶市榮昌縣縣長,後又調重慶市委黨校任秘書長,所到之處死心塌地緊跟邪黨,終遭天譴,他於二零零八年底得不治之症死於某醫院。

    我們在此真誠奉勸那些至今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不要步王光強的後塵,將功補過,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好的未來。


    丹東湯池鎮蔣立貴經常撕真相標語遭惡報死亡

    遼寧省丹東市湯池鎮接梨樹村治保主任蔣立貴,自當治保主任以來不停的毀壞大法真相標語,大法弟子多次給他講真相,他始終不知悔改,特別是奧運期間夥同當地司法監視恐嚇大法弟子和騷擾大法弟子,還叫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去撕毀大法真相標語。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蔣立貴突然死亡,時年五十八歲。


    中學校長的可悲結局

    四川省某市的一名中學校長,在99年7月以前曾經認同法輪功好。他雖然沒煉過,但他見證過法輪功的神奇功效。

    迫害開始,隨著江氏惡黨對法輪功誣陷打壓愈演愈烈的時候,他對大法的態度逐漸轉變,由開始的應付到後來徹底反目。明白真相的好人多次提醒勸阻他:不要配合惡黨迫害大法,否則會遭惡報的。開始他說:「在我這個位置上不得不應付。」後來又說過:「我不反對,也不支持。」到最後他站在了中共的立場上,大肆攻擊法輪大法。在大會上公開謾罵本校大法弟子,並指使其家人對大法弟子施壓,致使有的家庭鬧離婚,有的燒毀大法書籍,更有甚者,秘密上報黑名單,使部份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也給大法弟子的家人帶來精神上的壓力。在當地民眾中造成惡劣的影響。

    前不久,事隔不到一年,他突患絕症──肝癌。發現病症僅一個月時間,便不治身亡。他在住院期間,知道病情後,嚇得「天啊!地啊!」的喊叫。對著前來看望他的人們嚎啕大哭:「天啊!我咋個得這個病啊!」讓在場的人都不忍心看下去。病來的很突然,剛一發現就是晚期。他才四十歲出頭,事業上一帆風順、春風得意。這突如其來的致命打擊,換了誰也承受不了,他壯實的身體一下子就垮了,病情急劇惡化,省級醫院對他的病也束手無策。他為了保命,還得忍受各種手術的痛苦,醫療器具給他造成遍身的傷痕,死相十分恐怖,慘不忍睹。

    人們啊,該清醒了!這樣的例子在全國範圍內已是屢見不鮮了,為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家人的安全,不要再去追隨中共,違心地迫害好人了。法輪大法是正法,多聽聽大法弟子的勸告,看看《九評共產黨》一書,退出惡黨組織,將功補過。


    北京市政工程管理處工會幹部惡報死亡

    二零零三年,北京市政工程管理處50餘歲的工會幹部趙克明離奇死亡。死前發高燒,查不出發高燒的原因,用盡各種手段仍然不退燒,短短幾天就死了。趙生前酷愛爬山運動,幾乎每週的休息日都去爬山,幾乎爬遍北京周邊的山。這麼好的身體,沒有任何徵兆,為甚麼莫名其妙的死了?

    其實我們認為是有原因的。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很快市政工程管理處的小報上登出趙克明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寫的是:市政工程管理處下屬的泵站管理所一名叫林淑蘭的職工因為煉法輪功不吃藥,導致死亡。眾所周知,林淑蘭練的是香功,和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而且她一年醫藥費少說幾千元。

    趙克明也許是為了迎合中共鋪天蓋地對法輪功的誣陷,也許出於對法輪功的仇恨心理,總之是做了助紂為虐的錯事,為自己的厄運埋下了伏筆。


    鹿泉市獲鹿鎮七街大隊治保主任遭惡報死亡

    河北省鹿泉市獲鹿鎮七街大隊治保主任雷建平賣力配合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不要配合邪黨參與迫害,他不相信,現遭惡報,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死於心臟病。


    常德市德山鄉政法委書記和德山拘留所所長遭惡報

    黃明華,湖南常德市德山鄉政法委書記,男,53歲,於2008年2月11日(正月初五)早上上廁所時摔了一跤,然後又睡覺,睡覺中死亡。他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遭了惡報。

    張春發,男,51歲,原湖南常德德山拘留所所長,2008年4月上班吃飯喝酒後上廁所摔了一跤,在送醫院途中死亡。他經手抓捕關押很多大法弟子,遭了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