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二零零八年成為中國母親最悲哀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2008年對許多中國母親來說,是最悲哀的一年。5月12日,一場特大地震降臨在四川汶川地區,奪去了近兩萬個正在學校上課的孩子的生命,留下了近兩萬個悲痛欲絕、肝腸寸斷的母親。9月中旬,被迫披露的毒奶粉事件,感染了30萬名嬰幼兒,製造了30萬個悲傷、無助和焦慮的母親。

讓汶川母親最難過的是,他們的孩子本來可以不死。地震發生前,中共知情不報,以奧運名義隱瞞了四川大地震的震情,只通知了軍工等少數單位,造成了慘絕人寰的傷亡。許多孩子本可以不死,如果孩子的學校也像旁邊的政府大樓一樣結實堅固,這些孩子就不會在一瞬間被埋葬在豆腐渣一樣的廢墟之中。

汶川母親最想不通、最難以忍受的是,對這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和責任歸屬,承諾要查出真相的政府,直到現在也沒有給出真相。政府不僅不追究真相,還不准父母去追究。誰要堅持追查政府的責任,誰就可能被監視,被威脅,甚至被毆打、關押。而政府官員在正式報告中,把凡是校舍承包商,當地政府,教育部門,中央政府應當承擔的責任,都推給了特大天災。

毒奶粉事件則是一個百分之百的人禍問題,政府沒有天災可以推諉。他們的責任想否認也否認不了。中共當局和奶製品公司在奧運前就知道了毒奶粉的醜聞,然而以奧運名義隱瞞事實,剝奪了消費者的知情權,讓眾多的孩子們多喝了一個月的有毒奶粉。半個世紀前,中國餓死3000萬人,中共當時拼命外援巨資來樹立國際形像,如果那些外援的一半用在國內,就不會餓死人。今天,中共拼命用奧運來粉飾國際形像,掩蓋毒奶真相,造成3億在大陸的人繼續喝毒奶、600萬兒童吃毒奶粉的「壯舉」!

如今中共還在繼續掩蓋毒奶粉事件的真相和轉移人們的注意力,拒絕公布毒奶患兒的最新數字,故意掩蓋死亡嬰兒人數。當毒奶的受害兒童還在痛苦中哭泣,這時候中共卻公布了乳製品及含乳食品中三聚氰胺臨時管理限量值,並說原來下架的奶粉只要符合限量值還可以接著賣!這種做法等於讓添毒造假合法化了,漠視生命、不管老百姓死活的中共才是毒奶粉的最大保護傘。

毒奶粉事件曝光後,許多家長紛紛找到商家要求退貨,眾多毒奶患兒的家長希望通過法律途徑索賠。但是中共以一貫的作風把受害人視為威脅其獨裁的不穩定因素,9月當許多貴陽受害人來到貴陽市正新街要求退三元奶粉時,被貴陽雲岩公安分局以「不法分子」「擾亂社會治安」為由拘留了其中三人。事發至今中共一直都在拖延賠償各地毒奶患兒家。患兒家長們紛紛來到北京向當局呼籲,自發組織記者招待會呼籲世界關注,可是在記者會召開前,多人卻遭到中共的扣押和威脅。中國各地的一批律師自發組成志願律師團,免費為患兒家庭提供法律諮詢等幫助。但律師們幫助受害者的維權努力一直受到中共的阻撓,20%的律師迫於壓力退出了毒奶志願律師團。2009年1月初,中共當局開始向全國毒奶粉受害患兒推行一次性賠償方案,逼迫家長簽字。家長們對這份協議書提出九點質疑。家長們指出奶粉中加入三聚氰胺是投毒,在法律上面應該界定為投毒罪,而不是僅僅不合格。據家長們了解,目前認識的患者幾乎沒有成功治癒的,他們要求廠家保障孩子長期的治療以及尋找治療方法,在此基礎之上再談賠償。中國衛生部官員曾表示免費為腎結石嬰兒提供治療,不過,政府該承擔甚麼責任至今不明,自負盈虧的醫院仍在承擔免費治療的責任。中共能為「和諧奧運」的開幕式花掉3億美金,而今卻在百般掩蓋抵賴其不可推卸的責任。

孩子是一個國家的未來和希望,世界上任何有責任心的國家和政府都盡力保護兒童的安全和健康。像日本的學校抗震能力強(日本是個地震多發性的國家),美國接送中小學生的校車具有「特權」等等,這些目的都是為了保護孩子的安全。而在毒奶粉和四川大地震中受害的眾多中國孩子們身上,人們清楚地看到,中共政府對孩子們的生命安全漠不關心,這不僅僅是犯罪,而是沒有一點人性。共產黨在文革中刨了中國人的祖墳,現在又要滅中國人的子孫,想要斷了中國的未來,難怪許多網民說「來生不願意做中國人」了。

事實上,中共的掩蓋和封鎖消息是全方位的,在國外被認為一件很小、很平常的事都被視為「國家機密」。至於像中共迫害法輪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更是中共的「秘中之秘」。中共對「祖國的花朵」都如此毫無人性,就不難看出對法輪功迫害的慘烈。

很多地震災民以及毒奶粉受害兒童的家長已對中共徹底絕望,紛紛加入「三退」(退出黨、團、隊)大潮。現在通過海外大紀元網站聲明退出中共相關組織的人數已超過4810萬,這代表著人民的選擇和歷史趨勢不可阻擋,也讓我們看到了中國和中華民族的希望。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也為了國家的未來,為了中國的母親們不再悲哀,願每個中國同胞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