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友人寫給獄中法輪功學員許那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比利時的馬麗安娜(Marianne Lefebvre)女士於二零零八年年底致信給自己的好友、北京獄中的許那。

畫家許那是被中共邪黨當局在奧運前虐殺的音樂人於宙的妻子,在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一審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開庭時間僅幾分鐘,法官沒有讀判決書就直接宣判,並且當事人律師未能到場。許那已經向北京中級法院提出上訴,大約今年二月時會有結果。據悉,法庭很可能會像對待其他法輪功學員那樣不開庭而直接下判決。

馬麗亞希望通過不斷寫信的方式來幫助許那,並堅信中國和其它國家都有很多人幫助許那和像許那那樣在中國蒙受冤獄的人。以下是馬麗安娜的信:

親愛的小那,

這是我第一次給你寫信,因為我終於拿到了你所在監獄的地址。我是馬麗安娜(Marianne),是Malcolm、Acha、Mimosa 和Elisabeth的媽媽。 Elisabeth的中文名字伊麗莎白還是於宙翻譯的。現在Malcolm快30歲了,他有兩個孩子。Acha 也即將28歲了,她是位劇院演員,最後一次她在中國,是2001年7月,當時你還在監獄裏,她見到了於宙。 在2001年,Francis 離開了我們的家庭,去法國跟另一位女士生活了。Mimosa 馬上20歲了,她的個子很高,在法國學中文呢。她想去中國。還有Elisabeth, 她18歲,開始在大學裏學醫,但是挺難的。我們的一個朋友幫我把這封信翻成中文,你知道,我的英文不是很好。

我非常想念你,為了我的朋友於宙的死,我哭過很多次,我還清楚的記得我們一起橫穿中國的旅行,以便找到Elisabeth的生身母親。我們又於一九九四年和一九九八年回(中國)去,與你們在一起,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我非常難過,我知道現在北京很冷,但是我也知道你的勇氣和力量。

小那,我會盡我所能,做一切所能做的,讓你儘快的走出牢獄。我想把你擁在懷裏,你就像我的小妹妹。我的孩子們也常想到你,我們經常談論你和於宙,我們在一起時的歡笑,還有音樂、繪畫。我讀了盡可能多的翻譯成法文的中國書籍,讓我能繼續相信中國人民,那些我遇到的平和、友好的在你們國家裏的人們。

在那裏你已經被關了近一年了,現在你又被判刑。但是不要絕望,小那,在比利時,在中國,有很多人都在支持你。我希望你能收到這封信,希望你能讀到這封信,因為我是中國的朋友,我所有想跟你說的就是:我們愛你。我會每月給你寫信。我知道你還不能給我回信,但是我希望我的信會給你的生活帶來一線光明。

緊緊的擁抱你。

Marianne Lefebvre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於比利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