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真善忍」大法的前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我想和大家談的是我個人的一些故事,也就是我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前後的變化,我想告訴人們的是,法輪大法能讓人真正改變,法輪大法的確太好了。

我是河北省趙縣人,年將半百。我的童年是很不幸的,在那個年代,父親被共產惡黨趕出了家門,背井離鄉,被人歧視,被人辱罵,被人踩在腳下,只因為我們家是地主成份。

在長期的精神壓力下,身心受到巨大創傷,十幾歲我就開始經常失眠、頭暈、頭痛、神經衰弱,吃藥打針也無濟於事。後來到省城確診為血管性頭痛。婚後,嚴重的妊娠反應,又加上計劃生育手術發生意外,造成身體極度虛弱,真是雪上加霜。中醫、西醫都看了,甚至看陰陽宅的事都做了,一點幫助都沒有。

平時在家我可不能讓人說,一說就炸,開口就罵人,都成了家常便飯,暴躁的脾氣日甚一日,三天一吵,兩天一鬧,家人和孩子們都被我搞的精神極度緊張。

九九年五月我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大法,從此,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大道。

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使我真正感受到甚麼叫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我儘量事事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逐漸的變了,變的知道為別人著想了,我不斷的用大法歸正自己的言行,吵架、罵人的毛病也改掉了。

記的有一次,電工收電費少收了幾元錢,當時我不知道,回家發現後馬上把錢退回去了。在場的一個五十多歲的鄉親感慨的說:「我都這麼大把年紀了,還沒有見過多找給了錢往回送的!」電工也很感動,說:你們法輪功真好,以後我也學法輪功。

二零零六年秋天,正值梨子成熟摘梨的農忙季節,一個外地生意人來我們這裏收購鴨梨、雪梨。她請我和我的兩個孩子幫她檢梨裝箱。過後她付給我們工錢。轉天把錢送來時,我總覺的不對,經過詢問,她說:哎呀,今天付工資的人都是半工,我都按整工計算了。你看,沒有一個人給我往回送錢的,怎麼你這人這麼好?我告訴她是我們師父教的好,我是修「真善忍」的。之後她還跟我要了護身符與真相材料,很感佩法輪大法。

一次,我與家人出村賣梨,在回家的路上,孩子總覺的今天這一車梨賣的錢多,想是不是今天車上多裝梨了?待我們一算,是買梨的多給錢了,把六十件當成六十六件計算了。於是孩子馬上騎上摩托車帶我一同把多餘的錢給老闆送了回去。老闆見到我們說:「原來真相材料說的大法弟子拾金不昧的事都是真的。」我告訴她,不是我們自己的東西我們不要。

我不斷的學法修心性,時時處處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原來反對大法的家人,現在都知道法輪大法就是好,真善忍好,都很支持我,並且他們也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努力去做好人。

幾年前那時我還沒得法,一家親戚有難,我就拿出了幾千元錢給他解燃眉之急。過後,他不但不還賬,還故意找事賴帳,到處說我給他錢是應該的,為此自己和家人沒少生氣。周圍知情的朋友也替我們打抱不平。當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想到師父要求我們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當兩人發生矛盾時看到的第三者都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有甚麼不對,我應按大法要求做,設身處地的為他著想。想到他們帶著孩子日子也不好過,還不還錢我就不再計較了。

還有一次,鄰居和我鬧矛盾,當時自己認為我做的很對,是他的錯,別人也說他是故意找事,不要再理他了。可我轉念一想,法輪功要求與人為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今天的行為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嗎?以後我就主動找他說話,過年給他拜年,他不接受,他不但不理我,還叫他的家人不要理我,見面還要吐上幾口唾沫,甚至砸玻璃;他們的孩子拿彈弓往我們家裏打石頭;我找來了卸煤球的,他在半路上把人家截回去,等等。對這些我沒生氣,一次又一次趕上前去主動與他們和好,他的家人住院時,我和丈夫買上補品趕往醫院看望。時間長了,終於感動了他,從此以後我們和睦相處了。

當然,我並不是說我做的有多麼好,我想說的是法輪大法使我心性提高了,使我改變了,如果不修煉,在這道德下滑的今天,我自己還不知會變成啥樣子呢!

由於我堅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親朋好友街坊鄰居看到我修煉前後的變化,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們也都順應天意,退出了惡黨的組織。明白真相的人擁有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