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面子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前些時候,我身邊的同修甲對同修乙說,想租我家房子住。因為我家裏空房間多,用不了,所以租了幾間給常人。但是我自己有一個小資料點,同修甲自己也有一個小資料點,現在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要是我們兩資料點再搬到一起,我覺的從安全上來講不合適。而且同修有自己的正常的收入,完全可以解決吃住問題。我向內找自己對甲有情,然後發正念清除執著,之後同修甲沒有再提起這件事了。

這兩天,同修甲又告訴同修乙,說他打算租我家房子住,態度非常堅決,意思是既然可以租給常人,當然就更應該租給同修。因為我倆都非常忙,所以沒有空見面,以上的話都是同修乙轉達的。我非常為難,按理說同修甲曾經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給過我非常大的幫助,我實在無法拒絕他。我心裏也非常疑惑,上次不是已經找到自己的問題了嗎?怎麼同樣的問題又出現了?帶著不解的想法,我沒有向內找,滿腦子都是想的如何拒絕他而又不傷和氣,想的全是人的辦法。

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師父在講法,我在最後一排,記的師父就說了一句話「這是最方便的一法門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煉,修的最快最捷徑了,直指人心。」然後就醒了,剛到發正念時間,發完正念,我想起了夢中的話。這不是《轉法輪》中的一句原話嗎?我明白是師父在提醒我,不是向內找,不管用了,而是上次只找到部份執著,所以問題又出現了。這件事情還是針對我的執著來的。

我發現自己還有很強的面子心沒有放。這兩天,同修見面也提醒我,說要放下情面。我出去溜達,連常人都追著給我講,「他做生意磨不開面子而帶來的麻煩。」我當時聽著這些話,嘴裏附和著「是得放下面子呀」,但心裏想的是「磨開面子說話會得罪人的,我可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別人。」

這種面子思想在修煉中表現的也比較嚴重,因為我從小就被父母教育做「好好先生」,這和他們長期被邪黨運動整怕了有關。中共這個社會非常畸形,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非常的尖銳和微妙。為了怕自己言行不慎而被整,怕自己言行不慎而被同事向領導打小報告,養成了「老好先生」的習慣。這種不好的東西也帶到修煉中來了。為此我也沒有少吃虧,但用「修大法了,要放下對利益的執著」,用這種想法來掩蓋了自己真正的執著。

現在常人道德下滑的厲害,常人佔了便宜還在背地裏嘲笑我,認為煉了法輪功變的「傻」了,雖然嘴裏說「你們都是好人」,但心裏卻有嘲諷的意思,並沒有讓常人真正的生出對大法的敬意。而且因為自己「好說話,不願得罪人,說話經常性的繞來繞去,是個好好先生」,我家的親戚對我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師父說過大法是有威嚴的,大法弟子在世間就是應該證實大法,為甚麼被人看低呢?就是自己把大法的標準換成了自己「當好人」的標準。

我覺的這個問題非常的嚴重,我身邊的也有部份同修有這種情況。比如說,同修有問題不願意當面指出,或者當面說的時候也是繞著彎子說,聽了半天,也聽不明白,但是背後卻直接說別人問題。或者兩個同修之間有了矛盾,雙方不主動協商解決,找第三方同修來協調。協調人除了協調事之外,還要協調同修之間的關係。或者被指出了問題,不是想到「這是一個向內找,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反而想到「是不是對我有甚麼看法了,他還有甚麼甚麼問題呢,還來說我等等」直接影響到自己的提高和同修之間的和諧。說白了都是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私心。

這種心態在常人中表現的更是厲害,見面說人好,背後就整人,非常的變異。這些都不是傳統文化中的東西,是邪黨來了之後的黨文化產物。我個人覺的大陸特務多也有這方面原因,有壞思想才容易被舊勢力邪惡操縱利用,可能在其它正常社會,舊勢力想找點特務還不那麼容易吧!大法弟子雖然不被其帶動,但應該做到心裏有數。大陸環境不好,但大法弟子是有師父在管,也沒有甚麼可害怕的。現在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們同時向內找,做好三件事,也就能解體迫害。

以上是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