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諸城大法弟子李玉昆含冤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2008年9月17日(陰曆8月18日)半夜2點多,山東諸城市相州鎮前涼台村農民大法弟子李玉昆遭受當地邪黨官員殘酷迫害長達九年後,含冤離世。再過四天(陰曆8月22日),就是他的60歲生日。邪黨人員經常在黑夜闖入,土匪般的隨意抄家、搶劫、綁架,使得李玉昆的妻子直到現在都是穿著衣服睡覺。

在長達九年的迫害期間,中共邪黨所謂的政府工作人員連續不斷的騷擾、恐嚇,使李玉昆及其家人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秦潔等惡徒綁架關押李玉昆,逼迫家人拿鉅款贖人;多次非法抄家、土匪般的搶劫使得這個家庭貧困交加,長時間關押李玉昆使他無法正常的養家糊口。邪黨人員經常黑夜去騷擾或是綁架,嚇的李玉昆的妻子心理上無法安寧,李玉昆80多歲的老母親更是驚嚇成疾,看著街上來個轎車就害怕,於2004年得了腦血栓,直到現在不能自理,整夜不睡覺,擔心著所謂的政府工作人員不知甚麼時候又會突然闖入院落,搞的雞犬不寧。


大法弟子李玉昆


胳膊圈處是惡警秦潔用小槐木棍將胳膊肉搗爛後化了膿留下的月牙形傷疤。


相州鎮前涼台村,以前叫郭家屯鎮前涼台村,2008年5月前後劃歸濰坊市峽山區鄭公街道辦事處。在奧運召開的前幾天,2008年8月3日,李玉昆接到其舅舅病危的消息,便與他的兩位兄弟一起去青島看望舅舅,就在高密火車站買票驗身份證時,監測儀器中顯示他是法輪功學員,就這樣李玉昆被困在高密火車站,晚上被綁架到鄭公派出所,逼迫他的家人拿五千元錢去贖人。他老伴及兒女湊借了五千元錢,8月5號晚上他兒子和本村的村書記到鄭公派出所立下「保證」他不外出,才將他贖回家。從安丘景芝王家莊子派出所調到鄭公的張姓所長,逼迫他每天必須用他村書記的固定電話,給派出所打兩次電話。

自99年以來,李玉昆多次遭到邪黨官員的殘酷迫害,這次迫害再次給李玉昆造成很大的精神負擔,精神狀態很不正常了,以至於家人大聲說話,他都心煩、害怕的厲害;關房門時聲音大點他也嚇的不行,心煩意亂,並且心裏不好受。前幾年殘酷迫害形成的陰影,加上這次中共以辦奧運會為藉口的迫害,並且2008年新年前後至今就沒安穩過,致使李玉昆承受不住身心的折磨而痛苦的離開了人世。

邪黨迫害打壓法輪功九年裏,李玉昆這個老實巴交的農民遭受了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殘酷折磨;令人髮指的迫害,使他及他的家人精神肉體備受摧殘。

1999年10月份,邪黨欲欺騙世界民眾,陰謀把法輪功打成「×教」,從而更加肆無忌憚的迫害打壓法輪功學員。但作惡者心裏自行膽顫心虛,擔心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所以又開始了大規模的抓捕。這時,李玉昆家的小麥還沒有來得及種上,惡警曹金輝帶人把他的家抄了,當晚就把他抓到了派出所。第二天上午曹金輝等三人毒打了他一頓,下午又打了一頓。將近晚上,把他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間,曹金輝等三人又來了,在拘留所的辦公室裏,毒打了他一個多小時:曹把他打倒在地,用笤帚把打他的頭、臉(當時就把拘留所裏的一把用來掃室內的笤帚打碎了),揪頭髮,頭髮被揪下很大一堆,並揚言「非得叫你去幾層皮,掉幾斤肉不可,上北京回來沒打你,你賺了便宜,當時沒那個指示,現在打死你都沒有管的」。

惡黨匪警曹金輝把李玉昆眼裏打得就像血塊一樣,整個眼睛被打青了,近20天還沒變過來。拘留期滿又被非法關押在大隊裏很長時間,家人送飯,不准回家。平時天天村裏查,直到放回家,也經常去查,從此以後他就被迫失去了人身自由。

2000年黑雲壓頂,法輪功學員繼續遭受邪黨的殘酷鎮壓。在這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李玉昆認識到不能這樣沉默下去,應該去北京向中央領導人反映法輪功教人道德昇華的好功法。他與其他六位法輪功學員騎自行車去北京上訪。當時的環境是相當邪惡的,路口查,大橋查,處處查,逼得他們只好騎著自行車走小路,一路上歷經艱難,但誰知到達北京後,等待他們的是又是一場毒打迫害。

李玉昆被帶到濰坊駐京辦事處,郭家屯鎮惡徒孫鈞武就把他叫到房間裏毒打了一頓,全是打頭部。黑夜拉回到駐地,到郭家屯時天已經亮了,惡警秦潔等人便使用了各種刑罰,用電棍電擊李玉昆的頭部;然後逼他趴在地上用帶刺的橡膠皮棍從背部一直打到兩腳的踝子骨處,整個後背、臀部、兩大腿背面和兩個腿肚子全被打成了黑色,當時他就被打的滿地上滾爬,慘叫聲不斷。

當時打人打紅了眼的惡警秦潔又用穿著大頭皮鞋的腳,狠命的猛踢李玉昆的頭部、臉、胸膛、鎖子骨等處;還用穿著皮鞋的腳使勁碾他的桿腿子(小腿桿子)。當時正好是伏天,天氣非常熱,把李玉昆等法輪功學員弄到近40度的太陽地裏去曝曬,不給水喝,還逼著往嘴裏塞鹽,誰若不往自己嘴裏塞鹽就繼續遭毒打,用腳踢、拳打,不管身體的哪個部位,每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

到了下午,秦潔等人又把李玉昆弄到鎮委會議室繼續打,秦潔說「非打死你不可」。諸城有名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惡棍曹金輝也趕來毒打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曹金輝打夠了就把李玉昆弄到太陽地裏曝曬。下午又打著問他,是誰叫他去的北京,李玉昆不回答。毒打了一下午,太陽快落的時候,把他送進看守所,就在他剛上了車的時候,惡警秦潔用一根預先早就削好的小槐木棍(半米長,直徑約有10CM粗),直向他胸膛搗來,他看事不好,一轉身就搗在了胳膊上,把皮都打綻開了,像月牙一樣,到看守所後,這些傷口過了些日子都化膿了,鎖子骨兩處化膿;腿肚子兩處化膿;他的腿被打的不是發青了而是發黑了,有人把話傳到他家裏說「打斷腿了」。

號子裏的犯人都問他:「老漢,他們用甚麼打的你這麼厲害?!」幾天後他和監室裏的人熟悉了,他就和犯人們講真相,最後有個犯人說「老漢,我看咱這號子裏就你是個好人」。他的腿在看守所待了一個月都沒有消腫。

2001年的春天,邪黨加劇迫害法輪功學員。李玉昆出門辦事,回到家鄉剛下車,就被派出所抓去後毒打:惡警秦潔一腳就將他的兩顆門牙踢掉,當時也不知道是誰抓起一塊抹桌子的抹布給他擦嘴上直往外冒的鮮血,而秦潔似乎還沒打夠,然後又揚起小方凳子砸他的頭,揚言非打死他不可,方凳都砸碎了;再用穿皮鞋的腳跺他的頭,不擇手段的迫害他。理由是到他家去沒找到他,不准他外出。還到親戚家找,連親戚都跟著受到驚嚇。

酷刑演示圖:惡警秦潔一腳就將李玉昆的兩顆門牙踢掉,然後又揚起小方凳子砸他的頭,方凳被砸碎了;再用穿皮鞋的腳跺他的頭。

秦潔這幫烏合之眾就這樣輪番毒打折磨他一直到第二天傍晚;第二天叫他寫「保證書」,他堅決不寫,然後傍晚又把他送到諸城市看守所。一個月後李玉昆從看守所回家,還和以前一樣,長時間被監視,還經常被騙到村裏關押幾天,還被派出所騙去看關幾天。秦潔還威逼他說:「人家都自殺,你為甚麼不自殺?你也快自殺吧!」

2007年11月9日上午9-10點,山東諸城市相州派出所所長帶著6個警察到李玉昆家,再次洗劫。當時李玉昆沒在家,2個惡警留在家裏,其餘4個出去找,沒能找到;11月12日,惡警又去李玉昆家繼續行惡。13號峽山趙戈莊鎮派出所也去了李玉昆家進行搜查,並恐嚇家人,還說:「等李玉昆回家後立即去鄭公派出所或者是相州派出所,去郭家屯派出所也行。」

12月4日相州派出所又去李玉昆家打劫,臨走時那個所長揚言道:「我就不信他不到家了,就是逢年過節我們也來找,跑不了他。」就這樣惡警不斷的到李玉昆家進行騷擾,非法抄家,使得家人不得安寧。

2008年割小麥前,相州派出所兩次到李玉昆家打劫,並想伺機綁架李玉昆,都因李玉昆沒在家使邪惡沒得逞。在奧運前,鄭公派出所又到李玉昆家打劫恐嚇,並給李玉昆戴上手銬逼他在院子裏接連照相,一天去了兩次。

共產邪黨粉飾的「鶯歌燕舞」的奧運已經落下帷幕一個多月了。可是監牢中,鐵窗下還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在承受著痛苦的關押折磨;還有多少家庭在失去親人中啼哭悲切;多少個幸福的家庭只因為堅定修煉真善忍這人間正道,而被共產邪黨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願善良正義的人們撥開共產邪黨「鶯歌燕舞」的騙人面紗,站到正義一邊,共同譴責、制止共產邪黨發起的這場慘無人道的、長達九年的對法輪功學員這個善良群體所實施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