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花玉亮遭勞教迫害後被劫持在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山東省濰坊大法學員花玉亮於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被非法勞教期滿後,並沒有獲得自由回家,而是被劫持到了濰坊洗腦班。第二次在勞教所一年多的非法關押,使原本身強體壯的花玉亮身體嚴重受損,血壓到了180以上。

花玉亮,男,30歲左右,原濰坊建行職工,住濰坊畜牧獸醫學院。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妻子楊志芳是山東濰坊畜牧獸醫學院解剖生理學教師,夫妻倆人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待人誠懇善良,在單位裏工作任勞任怨,努力盡責。楊志芳經常資助貧困學生錢和衣物,她除生小孩住院費用由學校報銷以外,從未花過國家一分錢醫藥費。然而這種道德的昇華和身心的健康都是她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

一九九九年惡黨迫害法輪功之後,他們夫妻不僅承受了妻離子散的痛苦,在勞教所、看守所等邪惡的地方也備受肉體精神的殘酷摧殘。花玉亮一九九九年底被非法勞教3年。自九九年十月開始,花玉亮先後在濰坊市勞教所(昌樂)、山東省勞教所(王村)受到邪惡的迫害三年,受到過毒打、電刑、關小號等殘酷折磨,可謂九死一生。

在王村勞教所,十多名惡警(十多根電棍)對花玉亮實施電擊迫害數次,每次都電擊數小時;王村勞教所惡警將花玉亮銬在小號裏的鐵門上,一銬就是八十多天,腿腫了,腦袋木了……遭受的迫害手段極其殘酷。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村勞教所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嚴管班」,用以關押從山東省各地綁架來的學員。花玉亮被非法關押在「嚴管班」,睡覺時都被戴著手銬。每次被警察單獨提審回來之後,身體明顯地被電棍電擊過,幾乎是脫去一層皮。有一次惡警為了使花玉亮放棄信仰,竟然毫無人性的將電棍捅入他的口中,致使他兩腮腫起,無法吃飯。最後惡警使絕了招數,一個惡警隊長領著10多個猶大,晝夜不停的反覆灌輸謬論,不讓他睡覺,逼迫他罰站近30天。

花玉亮的妻子楊志芳,自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之後,也多次被非法關押,工作單位無理停發她工資數年,後來畜牧獸醫學院裏也還是給她臨時工待遇。在邪惡的迫害壓力之下,在異常艱難的生活面前,花玉亮工作單位濰坊市建設銀行奎文支行積極配合江氏邪惡集團將花玉亮非法除名。二零零三年,花玉亮從勞教所出來後,沒有了生活來源,就靠蹬三輪車拉貨出苦力、擺地攤賣眼鏡維持生計,小本經營,從零做起。後來在親友的資助下,夫妻倆開了一個小店,經營眼鏡和話吧(電話服務),生活艱難。但夫妻二人仍然堅定的修煉大法「真、善、忍」。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晚七時多,山東省濰坊市開發區公安分局治安警察大隊副大隊長王榮軍帶領一幫惡警闖入大法弟子花玉亮家,將花玉亮、楊志芳夫婦綁架,同時將家中所有現金、存摺、以及所有值錢的生活日用品被搶劫一空,只留下一個不滿七歲的孩子。花玉亮被非法關押在濰坊市看守所,楊志芳被非法關押在濰坊市壽光看守所。後花玉亮又被第二次非法勞教。

現在花玉亮於八月十七日被非法勞教期滿後,被劫持到了濰坊洗腦班。現在身體極度虛弱,血壓到了180以上。邪惡的洗腦班頭子傅進賓卻視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為眼中釘,極其仇恨,惡狠狠的叫囂「不轉化就關到你們死!」

在此,再一次正告傅進賓之流,不要再充當江氏流氓集團的幫兇和打手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善惡有報,天理不容啊!當夜晚睡不著覺的時候好好的想一想吧,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有自己年邁的雙親需要孝敬,有年幼的兒女需要撫養;你們卻慘無人道的剝奪他人也應該享有的人間溫情與闔家團圓的天倫之樂,以迫害他人、給他人帶來無盡的痛苦為樂趣,天良喪盡啊!為了你們和家人的生命與未來,趕快停止做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