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法輪功學員家屬在迫害中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天津市孫緹因煉法輪功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其母親於2008年初在病痛和精神的雙重折磨下離世,直到現在,才傳出消息。孫緹的父母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對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極度恐懼和悲傷中,其父親在2002年孫緹被非法判刑後不久離世。

原天津「610」(江氏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官員郝鳳軍曾目睹孫緹與女兒遭受的迫害,尤其是孫緹遭天津公安酷刑折磨後的慘狀常常出現在他的夢裏,令他徹夜難眠。郝鳳軍說,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轉折,促使他後來出走澳洲、脫離中共邪黨。

郝鳳軍在描述孫緹2002年2月遭受的酷刑時說,「我趕到單位開車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開分局看守所,當我們二人到達南開分局看守所(天津市南開區二緯路)後看見法輪功學員孫緹坐在提訊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條縫,當時審訊她的警察是國保局610辦公室二隊的隊長穆瑞利,當時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根帶有血跡的螺紋鋼棍(直徑1.5公分),審訊桌上擺有一個高壓電棍。」「她轉過身去撩開上衣,我被驚呆了,她的後背幾乎沒有皮膚顏色了,全是黑紫色的並且有兩道長約20公分的裂口,鮮血在慢慢的往外滲。」

郝鳳軍說,「一個警察用一條半米長的鐵棒打她。當我看到這一幕時,我知道我自己沒法做這份工作。」

原天津石化公司職工孫緹,40多歲,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的母親、女兒、弟弟和弟妹也都修煉法輪功,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其樂融融,和睦幸福。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孫緹一家遭受了嚴重的迫害,家破人亡。

由於堅修大法,孫緹姐弟倆於迫害開始僅一個多月,就被天津石化公司無理開除。而後,孫緹兩次在家中無故被抓,她家兩次被抄,於2000年中旬被迫流離失所。女兒徐子傲因2001年5月躲避學校及街道為她一人辦的所謂學習班而流離失所。孫緹的弟弟孫喬也於2000年被非法勞教。

2001年11月21日晚,孫緹與女兒在天津市行走途中被便衣綁架,非法關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直接責任人為天津市公安局610辦公室。在天津市公安局610辦公室的授意下,孫緹遭受了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十年。據郝鳳軍說,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網絡偵查處發現,有法輪功學員繞過網絡屏蔽登錄境外「明慧網」,他們將這一情況通報給了國保局「610辦公室」的警察,國保局「610辦公室」一隊(法輪功現案隊)負責偵破此案,代號「103」專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級督辦案件。2002年年初,「103」案件開始抓人,在一天內抓捕了79位法輪功學員。

郝鳳軍在自述文章中說,在和孫緹接觸的這段時間裏,我幾乎天天都要聽到她詢問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訴我們法輪功對做好人的理解。當時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我更關心的是她的孩子。一個16歲的孩子沒有父母在身邊,又不能到親戚家(因為徐子傲的所有親戚全部被監控起來了),她在外面吃甚麼、睡在哪呢?我後悔沒能阻止。我內心焦躁不安,淚水奪眶而出。

後來,孫緹的女兒還是遭到邪黨人員的綁架,被劫持到板橋女子勞教所洗腦迫害,後又轉到少管所關押。

因為孫緹流離失所時被列為「通緝人員」,警察常常去孫緹家查看情況,騷擾她的家人,給家人製造恐懼。郝風軍在國際社會曝光610對她們母女的迫害,使邪黨人員非常恐慌,並加緊了對孫緹家人的監控,致使孫緹的父母多年來一直生活在極度的恐懼和悲傷中,老父親在孫緹被非法判刑後不久,就離開了人世。孫緹的弟弟常年一人飄泊在外,撇下老母親(王娘)一人孤苦伶仃。由於顧忌邪黨的監控,老人不能和身邊的法輪功學員接觸,直至她於2008年初,患喉癌,在病痛和精神的雙重折磨下,悲慘的離世。

孫緹曾在邪黨的野蠻洗腦下誤入歧途,並做過錯事。這本是就是邪黨的罪證,邪黨所謂的「轉化」就是把遵循真善忍的好人「轉化」成助邪黨作惡的壞人。

孫緹一家的遭遇,是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在此真誠的希望,善良的人伸出您的援手,來制止這場迫害,不要讓這樣的悲劇重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