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和大法 正念助丈夫闖關

——得法半年的新學員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我是一名剛剛得法半年的大法新學員。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深有感觸,寫出來和同修共勉,希望能增加同修的信心。特別是新弟子,不要覺得自己得法時間短,就懷疑自己的能力,對自己信心不足。師父一直在我們身邊,新學員的正念也是有威力的。

因為孩子放假,我也在家休假陪孩子。七月末的一天,吃完午飯,我上網給剛剛買菜時碰見的同事退了團,又看了看近期同修的修煉心得和體會,卻突然感到頭昏,從廁所出來趕緊躺在床上,感覺自己像巨大的羅盤在迅速旋轉著。因為我一直沒說話,丈夫(老弟子)不知道我的情況就上班去了。

孩子走過來說:「媽起來,咱們輸液去吧!」孩子這兩天咳嗽,在診所輸液。我掙扎著起來,坐在沙發上,但頭還是暈得厲害,就又躺下了,告訴孩子我不舒服,過一會再去。這時感覺胃裏翻騰起來,噁心要吐,趕緊跑到廁所,「哇哇」的狂吐了一陣。孩子嚇壞了,馬上給他爸爸打電話,讓他回來。我吐完後又躺到床上,感覺渾身虛弱,但心裏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丈夫回來了,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你帶孩子去輸液吧。

爺倆走後,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突然手機響起來,丈夫問:「有人去咱家嗎?」「沒有啊!」我心裏一驚,因為最近這裏發生了好幾起大法弟子被綁架的事。我趕緊起來,把大法書和光盤收拾好藏在了床下,心裏開始發正念,不讓邪惡來找我丈夫,徹底清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很快收到女兒的短信:警察來找爸爸了。我想邪惡還是來了,又發正念不讓邪惡把丈夫帶走。

一會,聽樓下吵吵鬧鬧的,好像有丈夫的聲音。我從陽台一望,見大約十幾個人正圍著丈夫,旁邊有兩輛警車,還有人在拉扯丈夫要他上車。我的心怦怦的跳起來,但並不害怕,回到屋裏繼續發正念。過了一會外面沒有聲音了,我又去陽台望,看見丈夫已經被關在了車裏,還有七、八個人站在那裏,其中有一個人手裏還提著一個類似於大工具箱似的箱子(後來知道是定位丈夫手機用的),我想他們一會可能會來我家裏,那個箱子是不是高科技的搜查工具?所以又趕緊把藏在床下的書和光盤找出來,用報紙包好,放在塑料袋裏,放到了別處。回來再看,拉丈夫的那輛車已經開走了,還有五、六個人和一輛車在那裏。

我回屋發正念:清除操控警察的邪惡因素,不讓邪惡得逞,丈夫一定沒事。我不斷的發正念。就這樣過了好一會,也沒人來家裏,看看樓下還是老樣子,我悟到:是不是他們在等我講真相呢?儘管身體虛弱,我還是換了衣服跌跌撞撞下了樓。我問他們:「你們是不是剛才抓走了某某某?」他們問我是誰,我告訴他們我是他妻子,我問他們為甚麼抓我丈夫,我說,「他是一個好人,為甚麼沒理由的抓好人?」其中一個人說:「我們知道你病著呢(原來他們從丈夫單位來的,很了解情況),咱們樓下說不方便,我們也正想去家裏呢,上家說去。」我想我也不怕你來家裏,走就走。他們一進門就說我家挺寒酸的,我說就因為我們一直都在做好人,不爭名不奪利,不貪不佔的,卻受到迫害,不給我們公正的待遇,丈夫本來在單位很早就是領導幹部了,很有才華,就因為不放棄信仰給免了。他們都坐下後,我又說:「我不明白你們為甚麼抓她。他在單位任勞任怨,對他待遇不公,他還是兢兢業業,無論對家裏人還是對左鄰右舍,也都非常好,一直堅信『真、善、忍』,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你們看現在社會道德敗壞到甚麼程度了,吸毒、搶劫、貪污、行賄受賄、同性戀、婚外情等等,等等,如果社會照這樣發展下去,人類不危險嗎?法輪功讓人們做好人,提升社會道德,有甚麼不對?為甚麼非要抓一個好人呢?」我講了好多,其中一個人說:「我們也是例行公事,你就別說了,這是搜查令,你看看,我們意思意思,好歹看看,一會孩子該回來了,別影響孩子。」我說你們看吧,我家裏沒有書,早在前幾年你們抓我丈夫時,我公公生氣就把書都毀了。

過後我悟到這是自己做的很不好的地方,師父的書比我們的生命還珍貴,家裏有書怕甚麼?有讓人做好人的書犯法嗎?希望同修以我為前車之鑑,不要像我這樣。而且由於當年我還沒有進入大法修煉,當時由於丈夫網上講真相被抓,我非常不理解,於是我把書交給了公公,本意是想讓公公把書收起來不讓丈夫再看,覺得放在公公那裏也安全。可是公公把書毀了。我今天寫出來向師父表達我的懺悔之意。

他們象徵性的看了看,又問電腦裏有沒有大法資料,要拿回去檢查,我讓他們就在家裏檢查,可他們堅持要拿回去用工具查,我並不知道丈夫的電腦裏是否有大法資料,怕對他不利,又起了人心。其實電腦是我們救度眾生的工具,如果正念強,即使裏面有大法資料也不應該被邪惡當作迫害的證據。而我當時沒有悟到,一再說電腦是孩子學英語用的,不讓他們搬走,而他們非要搬走時,又由於人心怕對丈夫不利,對兩個查電腦的小伙子發正念的同時,心裏希望他們手下留情,查出來不要說,不要對大法犯罪,給自己留下美好的未來。

他們走後,就接到同事電話讓我下樓取東西,我一想由於一直沒機會還沒給他講「三退」呢,就讓他上來,心平氣和的給他講了「三退」,他聽後痛快的退了,並說家人只有兒子是團員。「三退」是很嚴肅的事,我一定要讓他本人同意。讓他回家對兒子講明「三退」的重要,他同意後我隨時可以給他上網退。我們又聊了一會,他問你丈夫咋還不回來,我說被惡警帶走了,他一聽臉色都變了,問甚麼時候,我說就是剛才,他吶吶的不知說甚麼好,正趕上有人敲門,他趕緊走了。

來的是鄰居嫂子,是來安慰我的。我們聊了一會,她說你真變了,和原來不一樣了,我還想勸你呢,看來不用了。我說是因為我明白了道理,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點事不會讓我怕的,壞人總會有報應,做一個好人心裏坦然,甚麼都不用怕。其實還有更高的理呢。但她是常人,我只能說這麼多。

女兒問我:「媽媽,電腦都沒了,你咋幫人退團呢?」我說:「你看著,明天他們就會給咱們送回來。電腦還要幫咱們救人呢。」女兒又問爸爸甚麼時候回來?我說很快,因為爸爸是好人,一定不會有事的,很快就會回來的。當時真的是這麼想的,一點都不懷疑。而且不斷的發正念:清除迫害丈夫的邪惡,他一定會回來,還有好多大法弟子要做的事等著他去做呢,怎麼能被邪惡帶走,師父不會讓弟子去看守所裏證實法的。連女兒都學著我單手立掌,說:「媽媽,我和你一起把壞人打跑,讓爸爸回來。」

吃晚飯時接到丈夫發來的短信,讓我別怕,我告訴他:你不會有事的,對我們娘倆放心。草草吃完晚飯,我開始學《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的信念更加堅定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建立自己的威德,或許自己修煉中有漏,但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只要正念足,師父會幫助我們走過來的。並且在心裏大聲的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希望丈夫能感應到,在艱苦的環境下正念足,走出來。

到了每天的煉功時間,由於身體虛弱,晚飯吃得很少,就沒有煉功,和孩子一起躺下了,想到可能別的同修不知道丈夫情況,往丈夫手機上打電話怎麼辦,剛好前兩天和丈夫要了一位同修的號碼,趕緊巧妙的發短信告訴她不要再給丈夫打電話了。然後不停的發正念清理企圖迫害丈夫的邪惡因素,而且仔細檢查自己這幾天的思想、言行,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執著。因為前幾天已經有好幾位同修被綁架了,有一位年輕女弟子也是剛得法一年,在營救同修時丈夫一直誇她做得好。我曾經想過,如果是我,我也會做得很好,雖然自己意識到有承認邪惡迫害的因素在裏邊,也一直在否定自己的念頭,想到是不是由於這一念導致的這次迫害呢?我趕緊清理自己不正確的思想和觀念,就這樣我一夜未睡。

早上六點多,丈夫來短信,讓我別擔心。我繼續發正念,不讓他們從電腦裏查到甚麼。然後又學了師父《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當讀到:「剛才我講了,它們能達到這樣考驗學員的目地,因為學員自身需要提高和消去最後的業力。生命在越來越向表面發展逐漸的變成一個神的過程當中,你沒有自己的付出;繼續提高,沒有自己的威德的建立,那怎麼能行?這一切我也都是反過來利用那些生命表現它們心性的同時給學員們建立威德。」我突然明白了,這次魔難不正是師父利用邪惡的表現讓丈夫在反迫害中提高的嗎?如果信師信法,正念正行走過來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啊。我馬上想告訴丈夫自己悟到的,又怕不安全,就想了一個巧妙的方法告訴他,他會明白的:「需要上一個台階是不是要克服重力呀?」丈夫回道:「是啊!」我想丈夫一定懂了,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中,提高心性,克服阻力,這就是過關啊,走過來了不就是提高嗎?我立刻感覺輕鬆多了,也更有信心他會平安回來的。

第二天上午,我繼續看書學法、發正念,下午三點多的時候,丈夫打來電話:「我回來了,一會就到家。」我高興極了,經歷了大約二十四個小時,我和丈夫形成整體,徹底破除了邪惡的迫害,使我這個新弟子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