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誠司機奇事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豫東農村有一村民叫石大成,心眼實,語言少。照大成媽的話說,這孩子太實誠,不會拐彎,找媳婦可得找個心靈手巧,會說話的。也是天遂人願,還真有這份姻緣。大成的媳婦巧靈,為人不但實在,說話還親切、隨和。小倆口生活的甜甜蜜蜜、和和美美,日子過得叫人眼紅。

九九年春上的時候,巧靈修煉了法輪功。大成不修煉,可是只要巧靈他們幾個說是出去洪法,大成是隨叫隨到,開著自家的農用三輪車就上路了。人家看李洪志老師的講法,大成就遠遠的坐著。有時也看上一點,多數是自己坐在車上等他們。看著巧靈教人家煉功,他就憨憨的笑。

一次大成給一個建築隊送鋼管,到自家村頭的時候,就抽出一根放在富貴家的院子裏。可是卻怎麼也發動不起來車了,一個沒注意,腰叫扭住了,怎麼也動不了,他就給巧靈打電話。

巧靈來了,大成說:「今兒個恐怕出不了車了,這腰扭的厲害,不能動。我剛才放富貴家一根鋼管,你先拿家去,打壓水井用。」

巧靈一聽就說:「你給人家送貨,怎麼能偷人家的東西呢?看來是師父在管著你呢,你快向師父認個錯,腰興許就好了。」大成也真聽話,就說:「李老師,我錯了,鋼管還給人家,我以後再不拿人家的東西了。」剛說完,大成的腰就好了。

一次給麵粉廠送麥,車裝好了,糧所的所長說:「就剩這幾包了,擱不著再跑一趟,你乾脆一下子拉完吧。」大成小心翼翼的開著車,不敢開快,因為麥子裝的太高,唯恐給閃了下來。真是怕啥有啥,路面上有點積水,還有些小坑,一個沒注意,車右側的幾包麥歪了下來。大成感到車身一晃就嚇了一大跳,在他剛剛經過的車旁停著一輛小轎車,這要砸上可怎麼賠得起?

大成下車一看,你說有多巧,離小轎車最近的一包麥幾乎是貼著小轎車的保險槓砸下來的。過路的人都來看稀奇,大成心裏明白的很,他知道是師父在保祐著自己呢,不住的在心裏說「謝謝李老師、謝謝李老師」。

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大成對巧靈說:「這法輪功這麼好,你可別擱住啊。」

再後來,巧靈買了電腦和打印機,看著巧靈操作著做資料,大成就在一旁憨憨的笑。有時還幫著巧靈疊好資料往塑料袋裏放。到了晚上,大成開著車,幾個大法弟子坐在車上,遍地裏跑著去發資料。不管跑多遠,也不管回來多晚,大成從不說一聲累。

前幾年大成換了一輛汽車,經常給榨油廠往飼料廠送豆渣。一次,大成卸完貨取款時,飼料廠的會計多給了他五百塊錢,他給會計說:「你錢點錯了。」會計說:「沒有啊,我連數了兩遍呢,不少啊。」大成說:「是不少,你不是該給我三萬一嗎?可你給了我三萬一千五,多了五百。」會計愣住了,連聲說:「你怎麼這麼好,我今天真是碰到好人了。」大成憨憨的說:「不是我好,我媳婦修煉法輪功,我們一家都得做好人。」說的滿屋子的人都笑了。

富貴當時也在場,氣得扭頭就走了。到了街上吃飯時,富貴喊著說:「石大成,你真是個大實誠。錢是他給多了,又不是咱要他的、搶他的。你不要,拿出來咱哥們喝酒,不也夠喝幾回的。撿來的便宜你不要,白送人,你真是個榆木腦袋、老實頭。」

大成說:「那不是咱的,咱不要。要喝酒,成,我請客。」富貴說:「我算服了你了,現在哪還興你這號人。」末了又說:「沒見過你這樣的,我看著你都來氣。」

話是這樣說,以後富貴對大成倒比以前更近乎了,知道大成確確實實是個好人。

榨油廠老闆對大成信任,有時就讓他直接把錢捎回來。一次,大成帶著十幾萬塊錢回來。剛一出飼料廠的大門,門口一輛車就跟了上來。大成預感到有點不妙,加大油門就全速跑起來。那輛車也是死命的追。追上後,車斗裏的幾個人就要往大成的車上跳。大成一個急剎車,那幾個人嚇的往下一蹲。那輛車剛一閃過去,大成也不知哪來的激靈勁,方向盤急速的往左一打,汽車一下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轉過彎來的大成又加速跑回了飼料廠。

後來大成給巧靈說起這個事就說:「都是師父保護,就那麼寬的路,我怎麼可能一下子給掉過頭來。要不是李老師啊,不但錢要被搶走,我這條命說不定都得搭上啊。」

大成經常和本村及鄰村的幾個司機一塊跑運輸。開始的時候,富貴說:「大成,你跑車穩當,你走前面吧。」大成答應一聲,開車就走在前面。

現在查車的太多,說是檢查,其實就是明要錢。每次遇到查車時,對大成這輛車都是連攔都不攔,後面的幾輛就給全部攔下來。富貴就說:「大成,你開車老成,還顧人,你跑後面吧。」大成說了一聲「中」,就等其他人都走了才啟動車。可是再遇到查車時,前面的都攔下了,最後這輛竟然不聞不問,任由大成開過去。

幾個司機也都納悶,運動說:「大成哥,咱一塊跑運輸,你跑中間吧,把你的福氣也均給咱哥幾個點。」大成說:「怎麼著都中。」就開車走中間。可是,你說怪不怪,交警攔了前面攔後面,就是不攔大成這輛車,像是壓根兒沒有瞧見大成的車似的。

到了前面,大成停下車等他們。好大一會兒幾個人開著車罵罵咧咧的過來了。運動說:「又罰了老子二百,只當給孫子買玩具了。」富貴說:「霉氣就霉氣罷,今兒個我請客,就當這次又白跑了。」

酒桌上,富貴說:「大成,你給大家說說,你使的是啥法術,怎麼就不罰你?要說你認識交警,咱跑的地方天南地北的也不少了,總不能個個都認識你吧,我就覺的奇怪。你給哥幾個說說,今天這桌酒席就是為你擺的。」大成說:「別,我啥法術也不會,就知道做個好人。」運動說:「做好人誰不會?咱也不是壞人呀?」富貴好像明白甚麼了,說:「這個我信,大成這個你是真做到了,人家多給的五百塊錢你都還給人家,就這一點俺們都做不到。真是上天不虧好心人啊!」

運動說:「做好人還有啥標準嗎?」大成說:「有,就是真、善、忍的標準。」富貴說:「難怪,煉法輪功的是好人,連家人都變成好人了。回去我也讓我媳婦煉法輪功去!不為別的,就為做個好人。」(人物為化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