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黨不管幹甚麼事,都是醜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前不久,「奧火」要傳到我們這裏來。由於邪黨本質所決定,它必然要藉此事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本來這兒就危機四伏,地方邪黨頭兒們害怕的很,怕來這裏賣藥的藏族人搞報復;怕這裏的幾萬移民鬧事;怕幾萬被佔地農民攔火炬;怕城市搬遷的幾萬居民請願;怕幾萬下崗職工闖政府。「奧火」傳遞本身就不順民心,很多地方出事了,使邪黨頭痛得很。

「奧火」要傳到我們這個地方,當地頭兒們誠惶誠恐,十分緊張,怎麼辦?研究來研究去,還是採取邪黨慣用手法,轉嫁矛盾,人為的製造緊張,全搭在法輪功身上,大肆煽動,甚麼「法輪功有甚麼重大行動呀!法輪功要搶聖火棒呀!法輪功要打傳遞聖火的人呀!」調越唱越高,鬼火越燒越邪。在這種沸沸揚揚的造作中,搞出一套啼笑皆非的傳遞計劃,一兩萬武警和警察沿途保衛,從各單位選出所謂可靠員工近四萬人,定段定點定人定責,誰那出事,當事人和他單位的頭兒都得下崗。凡是道路兩旁有樓房的不傳「奧火」,怕禍從天降,只能乘車而過,「奧火」只傳郊外公路。此外,公安、國安、街道、居委會和吃低保人員傾巢而動,三、五人一組連續看守,跟蹤大法弟子,到處搞宣傳鼓動,誣陷法輪功。

我們從法中體悟到,邪黨無論辦甚麼事,都可能嫁禍法輪功;可是邪黨不管幹甚麼事,都是醜事,結果都是在幫大法弟子。我們切磋交流,讓每個同修把握好這次「奧火」傳遞機會,在維護大法中向內找,修自己,腳踏實地的做好三件事,使自己法理更明晰,頭腦更清醒,更成熟。事情的結局就是這樣發展的。傳遞「奧火」那天下大雨,五、六萬人從早晨四點多鐘,冒雨來到指定地點直到中午在那兒站著,哪是在觀看傳遞「奧火」,是全神貫注的在防法輪功。雨過天晴,「奧火」傳遞完了,一切結束了。人們冷靜下來一想,法輪功在哪裏呢?每個人心裏都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這個印象一定是很深刻的。這五、六萬人我們平時少有機會給他們講真相,邪黨幫我們做了這件事。

同修們做的更好,利用這個契機,「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有位老年女同修,邪黨派三名女青年要陪著她過夜,監管她的行動。同修一想好呀,你們監視我不敢睡覺,今晚上我得好好給你們講一講真相,就像大人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陪著這三個女孩,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法輪功的神奇,邪黨的醜陋,講的她們心裏樂呵呵的。然後又給他們放光盤:天音、新年晚會、真相碟子,放了一盤又一盤,放了一晚上。孩子們看入了神,還不停的問這問那,「真有這種事呀?地上的石頭會說話呀?法輪功這麼好呀?」早晨,三個女孩帶著內心的喜悅回去了。還有位同修大早起來,發現三個人在她家門外蹲了一宿。恰逢晚上下大雨,三個人被淋的像落湯雞一樣。她一邊給他們講真相,一邊埋怨他們,我們這些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打聲招呼或敲一下門,在屋裏來躲躲雨,看把你們淋成這樣子,你們也太老實了。這些人一看這位大姐這麼善良,心裏火就上來了。這樣的好人也讓我們來看著,傳甚麼鬼火,把我們坑苦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