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交上滿意的答卷

——與本溪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八月八日凌晨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是一個學生。我們正在和一個同學學兒歌,這時,老師進了教室說:「我的課也基本講完了,就要考試了,你們把筆記本拿出來。」然後我就找我的筆記本。找了老半天,似乎哪個都不是,最後終於找到了,打開一看,只有幾篇寫得還算工整,其餘寫的都是亂七八糟。在夢中我還在想,我怎麼寫成這樣啊!還是把寫得工整的給老師看吧!這時,老師對我們班說:「我講課講了那麼多,難道你們就記了這麼點嗎?」這時我一下從夢中醒來。

夢境雖短,但對我修煉的提醒意義很深。回顧這些年的修煉歷程,深一腳,淺一腳走到今天,無不沐浴在師父的無限慈悲與呵護中,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深知師父的偉大。可是我們到底做的怎麼樣?是否對得起這洪貫滿蒼宇的慈悲?是否對得起為了我們耗盡一切的師父?今天,我借明慧一角與本溪同修切磋,急切盼望能整體提高上來,希望我們這個「班」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能交給師父一個滿意的答卷。文中所述實屬個人層次所悟,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地區出現了一個自稱「臥佛」的邪悟人員,四處活動,給本地區證實法帶來很壞的影響。竟然還真的有人願意隨其去,更有甚者還到處找別的同修一同參加。那些跟著走的學員啊!怎麼這麼糊塗啊!風風雨雨我們走到了今天,怎能讓這小丑迷失了你歸真的航線!既已稱「佛」,那就「飛上天、展現出佛的莊嚴形像來看看」,「自稱圓滿了的,你具足了神佛的偉大法力嗎?」「這些人不是魔已經在幹著魔的事了。」(《精進要旨二》〈建議〉)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回答弟子提問關於如何幫助自心生魔的學員,師父說:「至於說怎麼樣糾正他?叫他明白,只有放下心來多學法。一旦自心生魔就很難自悟了,別人越說他越來勁,他也不想明白,那也沒辦法,隨他去了。誰也不再管他,不給他市場,就像沒有這個人一樣。等他覺的沒意思了,也許會冷靜下來。但是對法已經造成大的破壞的,永遠不會有機會再得法,而且將來一定要償還其罪惡。是因為他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不是不慈悲他。」所以在此警醒那些迷途的學員趕快懸崖勒馬,正念理智的為法負責,為自己負責,制止一切亂法行為。

我們其他的學員也應該反思反思,在正法已進尾聲,大法弟子應該更成熟的走在偉大神的路,為甚麼我們地區竟然還出現這樣令人瞠目結舌的事?有的同修就會說是我們整體狀態不好,邪惡和不好的因素才有機可乘。可是同一個師父,同一部法,那為甚麼我們整體狀態不好呢?我覺得我們都沒有按照師父給我們留下的學法方式去做,自己修自己的,自己學自己的,沒有大家互相切磋的環境,越悟越覺得自己對;越修越覺得自己比別人好;不精進的就越不精進,至此同修之間間隔越來越大,證實法就更談不上整體圓容,相互配合。一說到大家一起學法,不是這個有事,就是那個有困難,再就是沒時間,都不願意在自己家組織學法小組,再就是現在是特殊時期等等原因。我承認,每個人都有在自己環境中的這個困難那個困難,可是我們應該認識到,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沒有容易的事,回想這些年的正法路,我們不就是排除一切干擾與困難迎難而上嗎!

說實在的,如果我們都被困難壓倒,見硬就回,恐怕我們也走不到今天。大法弟子表面給常人的印象就是不屈不撓,大法弟子的意志堅如磐石,想想在這九年裏大法弟子轟轟烈烈的正法路,經歷的多少魔難,和現在相比我們還有甚麼可怕的呢!在法理中我們都知道要聽師父的話,圓容師父所要的是這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可就連組織個學法小組我們都推三阻四的,真應該清醒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啊!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啊!我們真做到了維護法了嗎?

再一個就是我們有的同修學人不學法,哪個同修講真相講的好,別的同修就崇拜的不行,這個也崇拜,那個也崇拜,結果這個同修近來發正念一動一動的,好像有點不對勁了。我們怎麼就不能正念看問題呢!這個同修好,不代表這個同修比法還好,怎麼老犯這樣的錯誤呢!是不是一定要把同修推到危險的邊緣我們才能認識到自己的過失!

不想說太多了,文章中說的也是近期我覺得不太正確的現象,說出來和大家交流,也希望這篇文章能給同修提個醒,寫文章的開始我就想不要寫的不疼不癢的,希望能直截了當指出不足,能幫助我們認識到並走好以後的路。寫這篇文章也是做了很多次思考,自己深知自己也有許多不足,腦中反映出只要對整體有好處,對大法弟子有幫助的就寫,心中才豁然開朗。基點擺正不是為了自己,站在整體中向內找,明明看到不足卻不想指出不也是自私的表現嗎?真正的把自己放到整體中,才知道自己的眼光多麼短淺;才知道自己仍然被「私」字包裹著。

自己的層次和眼光肯定有偏頗之處,請同修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