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以苦為樂」的樂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雖然看電視娛樂的心去了很多,可有時還拿著遙控器按兩圈。有一天,又拿著遙控器轉來轉去,偶然看到電視劇中有這麼一段,大意是:女子因案子牽連受審,主審在大堂上逼她招出誰主謀做案,「你一個弱女子給你動刑不怕你不說?」答曰:「不妨一試」,這讓主審奇怪,女子又說:「有的話說,有的話不能說,對不能出賣的即使是要受刑吃苦也要甘之如飴。」看到這,我把電視關掉坐在那愣了一會兒,反省自己:一個常人都能做到不怕受刑吃苦,而我是一個以苦為樂的修煉人,為甚麼卻有時想到自己肯定受不了酷刑的折磨呢(當然我們被迫害與劇情有根本區別,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的)。

我看過一篇北美學員的文章,現摘抄如下:「總覺的自己的付出大,覺的苦累。有一次,新聞部剩下我和一個小同修在趕節目,經過了大半夜後,當時我們倆都覺的特別累。因為第二天要開法會,我就想像著同修都能好好的睡上一覺,精神飽滿的聽法會。心裏就又覺的苦,對她說我們倆命苦。可她笑呵呵的說,甚麼命苦啊,那是榮耀!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沒有把吃苦當成樂,珍惜這份榮耀。

「眾生都在羨慕我們今天能夠參與大法的事情,我有甚麼苦呢。現在心態改變了,真的體會了以苦為樂的樂趣,更要珍惜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踏踏實實的做好大法的工作。」

是啊,「甚麼苦啊,那是榮耀!」我們到人間是幹甚麼來啦,是助師正法來的,相對於師父的巨大付出和操勞,我們受的那點苦又算得了甚麼。

苦不單是指身體上的承受,還包括對常人娛樂的放棄等。就比如看電視,常人的電視雖說能有一兩句啟迪人的話,但七情六慾的充斥,黨文化的泛濫對修煉人的干擾的作用就佔了99.9%,更別說為它浪費的寶貴的修煉和救度眾生的時間。那麼對寂寞的痛苦能不能承受?想想過去修道人在山中枯坐的情景,這點沒有常人娛樂的寂寞又算作甚麼寂寞。何況「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洪吟二》)。

這幾天我頭腦中一直迴盪著一首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歌中講到師尊傳法的辛酸和艱難,講到我們遠古時神聖的誓約。剛從明慧下載來聽時沒甚麼太大感覺,這段時間可能是對助師正法的理解深了吧,現在再聽往往沒聽完就已經淚流滿面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