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同修打電話的作用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在此想講一講我被惡人綁架時,同修營救我的做法。

二零零二年我被惡人綁架了,同修收集了大量我們單位的電話和郵箱,通過海外同修撥打了大量電話,同時身邊同修還在單位家屬區發了有關我被迫害的情況和大法真相資料。我們單位雖然有幾千人,但由於就是自己身邊的事,同事都比較感興趣,清除了大量邪惡。

在二零零四年我出來時,回到原單位,明顯感到了同修講真相的具體效果,單位六一零對我的事情上網和大量的真相電話和資料感到很害怕,由於邪惡少了,環境就比較好,他們都不太敢與我談論大法的事情。

在此感謝長期給中國大陸打電話的海外同修。對於這件事情我覺的很成功,雖然一直想寫出來,但由於我沒有參與而被人心障礙著一直沒有寫。這是我們大法學員作為一個整體證實法的好例子,但由於我做的不夠,沒能及時從看守所出來。

有些同修有這樣的想法,認為上了網事情就嚴重了。邪惡也常常給家屬和同修加強這種觀念。其實這是人的想法。邪惡就是害怕曝光,其實事情嚴不嚴重不在表面的形式,而在於另外空間邪惡清除了多少,我們的心性是否到位。上網曝光邪惡有利於清除邪惡、有利於講清真相與救度眾生,那就是對的,就應該去做。如果我們有怕心,那就找出來,在法理上認清它,去掉它。「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同時也想寫一寫另一同修的事,我寫出來想告訴同修,海外的一個真相電話的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該同修流離失所在外,被抓到洗腦班後,其他同修把她的情況上網後,海外同修打了大量電話,據邪惡部門的人說那幾天電話都快打爆了。當地檢察院根據真相資料中提及的她們家被迫害的事情來調查相關人員時,那些參與迫害的人都害怕了,互相推卸責任。當同修出來時,他們都很不好意思的說那些事如何如何與自己無關。

在此再一次感謝海外同修的付出,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大陸,我們大陸同修要做的更好,比學比修,救度更多眾生,早日和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