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

  • 致五常市市委書記柳星及家屬、親友一封勸善信

  • 法輪功受迫害與所有中國人息息相關

  • 致前進農場公安幹警的公開信

  • 致湖北省枝江市公安幹警的信

  • 致五常市市委書記柳星及家屬、親友一封勸善信

    九年來,中共邪黨唆使各地幫兇非法迫害法輪功,致死三千多人,致使這三千多家庭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相信周志昌這個名字對你不生疏。周曾任你的老家韓甸鎮武裝部部長,且和你年齡相仿,有可能還是你的同學或校友。他在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疾病神奇般消失了,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單位是個好幹部,清正廉潔,在家裏是個好丈夫、好爸爸,人人都稱周志昌是好人,就連當時鎮政府的一些領導都對他非常佩服。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氏流氓集團非法鎮壓法輪功,周志昌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依法進京上訪,證實大法。然而他卻遭雙城市邪黨打手與幫兇張國富瘋狂迫害。在張國富的指使下,雙城市看守所的惡警暴徒在周志昌被非法關押期間對周進行邪惡的迫害。他一直被上重鐐銬,冬天穿不上棉褲,沒辦法,他的妻子只好給他縫製了一條褲襠加拉鎖的棉褲。在周志昌被關押期間,張國富非法拒絕他與家屬見面,就這樣,幾個月後周志昌就被迫害致死。

    當時的惡警張國富在中共邪靈控制下像脫韁野馬,不分青紅皂白亂抓無辜,經常勾結哈防暴隊不斷綁架大法弟子,造成雙城市一片恐怖。從九九年至零二年三年間,被他直接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竟然多達二十多名。眼看接近退休年齡,為邪黨幹事欠下一大堆人命,無法償還,他見江、羅二鬼大勢已去,自己也為之痛悔,可是晚了。

    柳星,你作為市委書記比起張國富來你要比他精明的多。在道德素質上想必你應該比他略強,因為你出生在貧窮的農民家庭,父母、叔叔等長輩們都是忠厚老實之人,在父輩們的薰陶下,你人也算誠實。你被保送上大學後,是你的未婚妻(現任妻子)對你提供了一切學習費用,畢業後你沒有嫌棄她,跟她結了婚,因為你在婚姻大事上符合了做人的標準,自此改變了命運,一直在官場行事,逐級提升,親朋好友也隨之借光。在親情方面你勝過張國富。張國富毫無人性,將其煉法輪功的堂兄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將其嫂劫持萬家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將二十二歲的姪女判十年重刑,關押在哈爾濱女監迫害至今,其嫂被勞教,期滿回到家中,但她的手腳已不聽使喚,說話吐字不清,精神上極度痛苦,想念丈夫、女兒欲哭無淚。張國富為了自己向上爬,居然正邪不分,善惡不辨的去「大義滅親」,禽獸不如。老百姓都知道你和他不同,在你堂妹與丈夫發生爭吵跑回娘家,妹夫追打妻子一直追到妻子的娘家,並持刀將妻子的哥哥殺死。你擔心堂妹人身安全,將她偷偷轉移,使這場家庭內戰暫停。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也為你自己積德,為今後的人生路上奠定了好的基礎。

    我們想對你說的是:你親身經歷了堂兄弟被害,家人生死離別的痛苦,那麼作為市政法委副書記,你不應該讓此事在你管轄的地區中重現,更不能為保全自己的官職下令迫害無辜。善惡有報是天理,多行善,少作惡,就是在為自己及家人留後路。

    你最熟悉的原雙城市委書記李學良,二零零四年在中共邪黨的施壓下,下令綁架大法弟子,僅僅幾天,顧秀嫻、肖亞麗兩位大法弟子就被迫害致死。兩條人命啊!李學良遭惡報殃及家人,兒子在車禍中差點喪生,李學良後悔莫及。

    柳星,在此我們奉勸你,千萬不要忘記,是人民而不是邪惡中共養活了你,人民才是你的衣食父母,不論任何時候,不要為了自己的升官發財而昧著良心做對不起老百姓的事。中共邪黨已經搖搖欲墜,天滅中共在即,目前遠離邪黨「三退」的人數已超過四千萬。趕快懸崖勒馬,痛改前非,將功補過,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選擇生命未來。

    雙城市大法弟子


    法輪功受迫害與所有中國人息息相關

    秦皇島父老鄉親們:

    法輪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效果奇佳,九八年九月國家體總抽樣調查了一萬二千五百五十三名法輪功修煉人,結果是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7.9%。許多法輪功學員都是因病痛走入大法修煉的。

    撫寧縣榆關鎮郭道友和妻子都是法輪功學員。妻子原來身體非常不好,是法輪大法救了她的命,妻子的身體的變化讓一家人非常高興,從而堅定了修煉法輪大法的信心。

    法輪大法要求修者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功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道德水準,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盧龍縣印莊鄉時各莊村的朱志勇,今年29歲,是一名孤兒,十幾年前,他在秦皇島打工期間,開始習煉法輪功,法輪功讓他的心靈得到了淨化,心胸變的開闊,成了一個品行端正的好青年。

    但是這樣一部高德大法,卻遭到了中共邪黨的非法鎮壓,它指使它的壟斷媒體在全國範圍開足馬力製造一個又一個謊言,污衊大法創始人和法輪大法。因為鎮壓的理由都是謊言,所以只能用錢驅動迫害。迫害法輪功花了多少錢?從下面的幾個數據推算一下您就有數了:2001年,來自中共公安內部的消息顯示:僅天安門一地,抓捕上訪法輪功學員一天的開銷就達170萬到250萬人民幣;花費巨額經費擴建、新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和洗腦班及其它名目的「基地」等。僅2001年12月,江澤民就一次性投入了42億元人民幣。零四年內部消息說,昌黎縣洗腦班每年都獲得上面撥款50多萬元;江氏集團還用金錢刺激和鼓勵大批的人參與迫害法輪功,撫寧縣石門寨鎮的村莊公開廣播,抓到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500元至1000元人民幣不等。僅山海關公安局零七年四月綁架鄭志成、劉長富等法輪功學員就獲得了10萬元獎勵。這些錢都從哪裏來?是中共邪黨本身創造的嗎?如果把這些錢用於國民經濟發展,特別是用於貧困地區的小學教育會是怎樣?

    中共的謊言誣陷毒害了所有的中國人,許多中國人都在默認對法輪功的迫害,起碼對迫害事件冷漠,認為跟自己沒有關係。怎麼沒關係?中共邪黨用來迫害法輪功的錢不是中國老百姓的血汗錢嗎?大家想一想,中共邪黨當政以來給全國老百姓帶來了甚麼?它自己貪污、腐敗、包二奶、把子女、親戚安排在要職,把所有掙錢的部門都抓在自己直系親屬手中,又用老百姓的錢迫害老百姓。建政初期的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四清,特別是毛澤東為鏟除異己搞的所謂文化大革命,八九年鄧小平在天安門瘋狂的屠殺大學生造成震驚中外的「六四慘案」,無數年輕的生命死在邪黨的槍口下,現在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這些好人──法輪功學員,明天它還會迫害誰?儘管它作惡多端,卻利用它控制的所有媒體進行掩蓋,厚顏無恥的把自己裝扮成偉光正。中國老百姓要被欺騙到甚麼時候?

    郭道友是個鍋爐工,收入不高,妻子沒有工作,家裏還有兩個上學的孩子。就是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一家人拿出積蓄,拿出節衣縮食的錢,買來電腦、打印機、紙、墨等,製作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揭露邪黨的罪惡,告訴人們不要追隨邪黨,善惡有報是天理,「人不治天治」,邪黨不久就會被上天滅掉,不要再無知的充當邪黨的殉葬品,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自己周圍的民眾都有好的未來。這有甚麼錯?!他們的行為不令人欽佩嗎?

    今年中共邪黨開奧運,表面上打著「振興中華」、為中國的經濟發展等幌子,實際上是向國際社會爭取它的合法地位,掩蓋對內鎮壓、無視人權的惡行。有消息稱,此次奧運中共投入了400多億美元(合2800億人民幣),從現在來看,它非但沒有刺激中國的經濟發展,中國人民還將因此背起這沉重的負債。

    中共害怕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講真話,為了繼續矇蔽百姓,零八年以來,不斷綁架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進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朱志勇、郭道友分別被當地惡警非法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他們的家被抄,電腦等物品被搶劫,郭道友家連孩子上學用的紙、筆都被掠奪一空。

    實際上,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是把全國人民都拖入罪惡和災難中。中共借奧運迫害法輪功是害怕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在斷絕老百姓的知情權,阻止老百姓認清中共本性後退出邪黨,從而平安保命。

    清醒吧,善良的秦皇島父老鄉親們,趕快站在正義的一邊,退出黨團隊,為自己選擇一條光明大道!


    致前進農場公安幹警的公開信

    前不久的08年6月23日,片警胥興勇、孫寶山等帶領佳木斯鐵路惡警砸窗毀門闖入民宅,綁架了一位60多歲的孟憲傑老人,並強行抄走了兩台電腦、一台打印機和四、五箱耗材。

    08年7月21日晚8.30左右,你們用騙人的手段,說是找三位女教師談話,她們分別是鄭潔、蔣興波、李景芬騙取了她們的信任打開了門,你們就闖進去綁架了三位女教師。

    你們這種行為為甚麼不敢在白天幹,而選在夜晚幹呢?你們本身幹的就是不敢見陽光的醜事。你們不就是怕曝光嗎?她們有甚麼罪呀?她們只是為了一個真理,卻被迫離開了她們心愛的教師行業。

    其實她們以前的情況你們都十分了解。鄭潔和李景芬的身體曾經非常糟糕,甚至會在上課期間昏過去。就在98年她們最無助的時候,她們修煉了法輪功,從此身體好了,精神旺盛了,家庭美滿和睦了,她們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教學質量提高了很多。

    99年7.20,一場血腥恐怖的狂潮鋪天蓋地席捲全國。我們這個寧靜的邊陲小鎮也未能倖免的躲過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你們從2000年到2008年也一直未間斷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你們捫心自問一下,這都是自己心甘情願去幹的嗎?

    這三位女教師都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迫離開自己心愛的教師行業。她們沒有放棄對法輪功的修煉。她們也沒有為了家裏上學的孩子和生活窘困,去找農場和你們的半點麻煩。這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境界。她們憑著多年的教學經驗和實踐自謀出路,開辦一所教書育人的文化補習班,獲得了許多家長與學生們的好評,都讚賞她們的教學方式和素質,孩子們在她們的精心輔導下成績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並都對學習產生了興趣。

    可你們卻違背做人的良心和違背法律,綁架了學生們心目中最敬重的老師,使學生們失去了這一段補習的大好時光。同時也使三位教師失去了自由與家庭幸福,並斷送了幾位教師家庭的生活來源。你們就這麼過的心安理得嗎?

    參加兩起綁架的警察有:胥興勇、王維倫、孫寶山、徐學兵、謝震波、石平、賈獻遲等十餘人,你們犯的罪都被記錄在案,如果你們再這樣下去的話,逃脫不了將來對你們的清算與審判。天要滅中共,誰能保的了你們呢?只有現在懸崖勒馬,還來的及。你們為惡黨做事那是不明智的選擇,會後悔終生的,醒醒吧!就算你們即使得到一時的好處,將來也會惡報臨頭禍及家人的。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

    我們法輪功修煉者不願看到你們今天種下的惡果,斷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所以我們才發自內心的再次勸告你們不要一條路走到頭方知晚矣,立即做出明智的選擇,我們希望你們今年好、明年好、將來更好。未來就看你們如何選擇了,路就在你們自己的腳下。善待大法弟子,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將功補過。也祝願你們和家人有一個光明美好的將來。


    致湖北省枝江市公安幹警的信

    枝江市全體公安幹警:

    過去老百姓中都在流傳著枝江警察的故事,講的都是警察如何智慧、勇敢,如以前七星台警察如何對歹徒窮追不捨,銀行剛使用電腦就破獲了利用電腦高科技的犯罪案件,商場金鋪被盜案、綁架勒索案等等都一一被破等等。

    但是現在老百姓中流傳的卻是一些不良警察的惡跡,如聚眾賭博、嫖娼、吃拿卡要、毆打無辜百姓、非法抄家等等,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很不得人心。今天,法輪大法已經洪傳至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只有中共不允許民眾修煉法輪功,這清楚的說明法輪功於國於民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中共是反人民的。當然,從另一方面講,即使是按照中國共產黨自己制定的憲法衡量,修煉法輪功也是合法的。

    有警察說:法輪功好,就在家煉,為甚麼要發傳單資料,寫標語。

    中共利用整個國家的宣傳機器連篇累牘的對法輪功進行污衊與誹謗,那些被中共顛倒黑白的宣傳毒害了的人們都用奇異的眼光來看待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失去了自由生活的環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發一發傳單和資料,用告訴大家法輪功的事實真相,讓人們自己去判斷事情的真假。你們警察不也經常利用媒體來宣傳自己嗎?法輪功並不是「×教」,發資料本身更不違法,用多少份資料來定罪實際上是對法律的戲弄,很可笑的事情。

    還有警察說:你們反黨、搞政治,在海外形成了反華勢力。

    先說說反黨,在一個民主國家,有執政黨、也有反對黨,做甚麼事情有反對的就有支持的,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在中國大陸,共產黨有了錯誤,即使是犯了大罪也不許別人說,動輒就是甚麼「反黨」,「反黨」就成了大罪,這是這麼多年來邪黨強加給中國人民的精神枷鎖,中共也用此理對中國人進行強制性洗腦,讓人們不敢對中共的所作所為說一個不字,使中國人民不得不甘心充當中共的奴隸。就如所謂的「搞政治」,也成了中共手中打人的棍子了。普通民眾參加選舉是不是搞政治?當然是,參加選舉就是參與政治。這說明搞政治本身並不違反中共的法律,甚至當它需要時還逼你去「搞政治」。法輪功從沒有提過甚麼政治綱領、也沒有任何政治目標和訴求,當然與政治無緣,不搞政治。所謂的「圍攻中南海」事件,實際上是法輪功學員的上訪既沒有圍,也沒有攻,只是靜靜的等候中共對天津事件給予一個正確的處理,要求釋放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把一次和平上訪請願與任何遊行示威活動對比一下,再用自己的大腦仔細想想,你們就能得出正確結論。

    「反華勢力」這個詞也是共產黨用來打擊對手時它一廂情願的編制的大帽子,隨意的想給誰扣就給誰扣上。這種手段已被中共使用了幾十年。共產邪黨貪天之功,企圖把自己和偉大的中華民族混為一談,只要人們對邪黨略有不滿,就被扣上反華的帽子,還逼迫人們接受這種歪理邪說。到今天,中共從上到下的腐敗墮落,弄得民不聊生,所謂的「反華」實際是反對這個一貫反人民的邪黨,與中華民族毫無關係,反黨才是真正的愛國,反黨的人是真正的中國人。

    也有警察說:共產黨給我錢,叫我幹甚麼就幹甚麼……。對於說這話的人,不配做保護人民的警察,不配做中國人,也不配做人,邪黨叫你賣國你也賣國?邪黨叫你出賣你的父母兒女你也出賣?這樣的人實際上目光短淺。想想看,照邪黨這個腐敗的路走下去,它的統治還能維持幾年?腐敗墮落魚肉人民的統治者必亡,這就是歷史的規律。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不就是在人民的怒罵聲浪中滅亡了嗎?有人覺的邪黨還很有幾年呢。前蘇聯可是一夜之間就如鳥獸散。你們想想,花那麼多錢來監視、迫害社會上的一群善良群眾,這樣的政黨,這樣的政權壽命還能有多長呢?

    邪黨迫害法輪功長達九年啦!在這九年裏造成多少家庭破碎、多少孤兒血淚、多少人間慘劇,正是法輪功學員的大忍之心,才有力的維持了社會的穩定,直到今天也沒有發生過任何報復事件。將法輪功與上海的楊佳殺警事件對比,難道不值得你們認真的思考嗎?你們知道當你們為奧運去抄大法弟子的家的時候旁邊的老百姓怎麼議論嗎?我就聽到有人說:為了怕人家到北京上訪竟然抄家,就不怕真把人家逼上梁山嗎?上訪是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本來她沒有上訪的願望,可你們非得把人家逼去上訪嗎?如果真有人要上訪你們能攔得住嗎?前幾年豐坪巷不也出過上訪的事情嗎?由於在法輪功事情上的株連政策,本來你們想保住領導的烏紗帽,你們可別做的適得其反。

    法輪功弟子只想讓枝江人民知道法輪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人們「天滅中共」即將發生,這與甚麼社會動亂毫不相干。知情權是每個公民的權利,法輪功是在把真實情況告訴大家,這是對人們生命的愛護與尊重。在這關鍵時刻,讓人們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讓人們知道天滅中共的天象,從而脫離邪黨,就是讓人們有了生命的護身符,就像唐山、四川大地震一樣,有人提前知道了將要發生大地震,從而採取了防震的最好措施,從而獲得了生命一樣。

    枝江市的全體公安幹警們,請你們選擇正義、選擇未來、做個真正的中國人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