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法拉盛孫姓教授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有人說,做一個人,是天地給我們的權利;做一個有良知的人,是我們對天地的回報。但是,我們看到有些來自大陸的中國學者,不去真正了解事實,不去直接同法輪功學員接觸,而是聽信中共的謊言,在自己被毒害後,又以學者的身份,以同事的名義,把中共的毒素進一步散到西方主流社會,成為在西方社會傳播中共謊言的「毒源」。在中共強力打壓和用利益收買威脅西方社會的艱難環境下,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這些散毒的學者視而不見,而熱衷於對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行動指手劃腳,用莫須有的指控和不負責任的信口雌黃來誤導西方主流社會的讀者。這樣的學者完全喪失了做人的良知,是在直接或者間接的對這場迫害推波助瀾,甚至助紂為虐。我們曝光這些毒源,為的是正本清源。

紐約的一家叫Queens Tribune的媒體在7月24日登了一篇關於法拉盛事件的文章,題目是「法輪功:意見衝突的中國政治在法拉盛(Falun Gong:Opinions Clash Over Chinese Politics In Flushing)」,該文采訪了Queens College的一名搞政治學的孫姓女教授。

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

1、孫姓教授在採訪中承認法輪功在中國受到壓制。不過,她並沒有譴責迫害,也沒有顯示任何興趣去幫助結束這場迫害。相反,報導中記者說她「毫不掩飾」的強調說,法輪功學員是那些「被國家的快速發展和現代化所拋棄的人」,是「通常過得不好的人」。言外之意,這些弱勢群體的遭遇有必要值得同情嗎?

是的,孫姓教授有充份的自由表達她對弱勢群體的看法,但正是她的這些內心獨白顯示了她對生命和基本人權的世界觀。如果孫姓教授不同意你的信仰,或出於某種原因不喜歡你,而你正好是弱勢群體的一員,是窮人或者被權貴經濟發展所拋棄,那麼當你被極權政府迫害時,她是不太會在乎你的生命價值的。

作為一個政治學教授,孫姓教授一定知道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哈佛大學的政治哲學教授,以及他的一本影響深遠並被廣泛閱讀的著作《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羅爾斯提出了一個叫原始狀態的假設,在這個狀態裏,制定政策的人並不知道未來的自己會處在甚麼樣的社會階層,有可能是高官,有可能是政治學教授,也有可能是農民或者乞丐,那麼,如何制定政策才對自己最有利,才最有公平和正義呢?羅爾斯的結論是,第一,人人都要有平等的言論和政治權利,第二,要使社會最弱勢群體的利益和權利得到最大化的保障,俗稱「最大最小化原則」,用符號表示就是Max(Min)。

運用這一理論來看待法輪功學員,如果他們是被經濟發展拋棄的人而成為了弱勢群體(至少在迫害開始後,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言論和司法權利上都淪為了弱勢群體),那麼,他們的權利應受到社會的最大保護才對。如果孫姓教授同意前輩羅爾斯大師的理論,孫姓教授應該為法輪功學員的權利呼籲才對。

顯然,孫姓教授並不認同這一點,而是把羅爾斯和他的影響了整個西方社會的理論掃進了垃圾堆。

還有,法輪功學員也並不是甚麼孫姓教授聲稱的通常都是貧困人口,而是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江澤民當初不就是看到「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中有很多軍官也煉法輪功而暴跳不已嗎?

法輪功學員裏也有很多成功的商人、高科技人才,以及學者和教授。

2、孫姓教授提到,「法輪功在中國人中只有很少人接受,大多數的中國人都不支持他們。」孫姓教授在這裏顛倒了一個因果關係。事實上,江澤民在1999年發起對法輪功的瘋狂打擊時,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據中國國家體委在1998年的一個估計,法輪功學員當時有七千多萬人。

如果說現在很多中國人抵觸法輪功,就像孫姓教授自己一樣,那正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後鋪天蓋地的誣蔑誹謗宣傳所挑起的仇恨造成的。我們可以問問孫姓教授,如果法輪功沒有被鎮壓,仍被中國政府接受的話,她還會這樣說嗎?

3、孫姓教授在採訪中提到,去領館抗議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每天分到80塊錢。她能提供的惟一證據就是,她說她從一位朋友那裏聽來的,而她的朋友又是在坐地鐵時,無意中偷聽到的──在美國大學做教授的她居然對記者煞有介事的重複這種無稽之談,實在有失做學問者的良知。

我不知道孫姓教授是不是信仰宗教,但至少她並不理解那些真正有精神信仰的人的境界。有精神信仰的人並不是靠金錢來驅動他們的事業。想一想,在中國大陸,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一位修煉法輪功的老婆婆可以在監獄裏承受折磨甚至失去生命。她這樣做,是為了錢嗎?當然不是。那麼,在海外的自由土地上,法輪功學員就不會自願去中領館靜坐抗議,為那些在大陸的同修呼籲嗎?他們這樣做,是發自他們的內心,是為了他們的信仰,而不是為了金錢。當然,對於那些在法拉盛攻擊法輪功學員的暴徒而言,金錢可以成為一個強有力的動機。

我建議孫姓教授去直接接觸一下法輪功學員,親身了解一下那些去領館抗議的老阿姨們,這才是做學問的人應該有的態度。

4. 孫姓教授還說:「(法輪功)他們說的很少有事實。」我不知道她如何得到這個結論的。法輪功報導的大多是關於迫害的事情。在明慧網上有成千上萬的案件記錄,包括被折磨致死,被強姦,被送到精神病醫院,被強制洗腦,以及數十萬人被非法關押。如果孫姓教授仍然不相信這些報導,建議她穿上印有「真、善、忍」的黃色T恤去天安門廣場,看看會發生甚麼事。

這裏我要提醒孫姓教授,當你在天安門被抓,被迫寫「悔過書」時,不要寫得太早,最好假裝堅持一下,這樣,你就有機會見證那些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所會遇到的可怕經歷。

關於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是的,這是很令人難以置信的悲劇,但是當很多很多的證據都顯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暴行正在發生的時候,法輪功學員要求一個獨立調查,有甚麼不可以的呢?「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org)的成立,也正是基於這個原因。即使孫姓教授不相信活摘器官,也可以幫助調查團取得進入中國的機會,去做全面獨立調查。我們都希望那可怕的事從來就沒有發生在我們的同修身上。

5、孫姓教授在採訪結束時很認真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酸話,「他們嚴厲打擊你,並不意味著你是一個英雄。」我不知道她怎麼想到了英雄。法輪功並沒有宣傳誰是英雄。孫姓教授能不能舉出幾個法輪功的英雄來?

法輪功學員要做的就是停止在中國的迫害,解體中共就是結束迫害的最好的辦法(孫姓教授還能想出甚麼更好的法子嗎?)。法輪功學員始終遵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也許未來的人會發現,正是這群默默無聞的修煉人,他們堅韌的無私無畏的付出真的是在塑造這個時代的英雄,但並不是法輪功自己認為自己是英雄。

* * *

有人說,做一個人,是天地給我們的權利;做一個有良知的人,是我們對天地的回報。孫姓教授的良知在哪裏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