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盡妒嫉心的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妒嫉心我有,但真正意識到妒嫉心可怕至極、危害之巨還是在最近。鄰居是我老伴的妹妹,兩家訂蓋房拉齊,可她後蓋卻超我一大塊,自她蓋房後,我家總不順利,口舌是非糟財,我太恨她們了,簡直恨之入骨。後來她生病,咋治也不好,越來越重,這回我是真高興,心真亮堂,叫你壞,這下遭報了。後來她要和我學功,我心想:誰學都教,就不能教你,你良心不好,自己姐姐都調理,我就等著看你的熱鬧。

有一天學「妒嫉心」這段法,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所以我們把它拿出來單講。」學這段法時,我感到師父敲著我腦門跟我講一樣,我明白師父警告我這妒嫉心必須徹底去掉了,她應該得法了,為了修煉放吧。就在我定下去掉妒嫉心那天,她忽然進到我家院子裏來了,我明白這是師父法身把她領來的,但妒嫉心也不太情願,但表面還算做到了,我迎到院裏說:你不要煉功嗎?來跟著煉吧,她「嗯」了一聲,二話沒說跟著煉起來了,不長時間病全好了。從那以後我認為妒嫉心去掉了,再學這段法時我認為師父在說別人呢。

我老伴前半生多病,煉功後全好了,剩一匣子藥全扔了。「七二零」後我和兒子都受到不同成度的迫害,對她打擊太大了。為消愁解悶,她染上了打麻將的壞習慣,後來大病一場,差點丟了性命。後來雖學法,但不入心,功煉不全,時間一長出現病業,偷著買藥吃,我勸她把麻將放下,提高心性,把心用在三件事上,關就過去了。她反口不承認以前的病是煉功好的,說是吃藥好的,你們是反××……,我一聽火了,你這不是沒良心嗎?心這麼壞還不如早死了少造點業……。吵過後我下決心以後不管她了,願啥樣啥樣,可隔一段時間忍不住還要勸她,一說又吵起來。每次吵過之後我也找自己。這是甚麼心呢?別人玩麻將我勸一回她不聽肯定不會總去說,這明顯是親情關。我每次都在親情上下功夫,一定修掉它。

最近有一天早晨我招呼她煉功不起來,嘴不停叨咕,身體難受,這難受那難受,從頭到腳。我心想:這回可得把握住,你咋叨咕我也不吱聲。可矛盾不刺激到心靈不算數,最後還是為她好勸兩句:整天坐那打麻將能不累嗎?身體都啥樣了,把那時間用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上,身體早就好了。她馬上就吵起來了,我也來火了。她拿東西打我,我更火了──你盡幹壞事,回手給她一巴掌。打完也覺不對勁,但心裏想:既然你說我管你,這回就管好你,我馬上頂著小雨到她常打麻將的兩家,告訴那兩家再打麻將不要她,她再犯病就完了,你們幫幫她。回來後又告訴她,你不能和別人說打仗了,你給大法造成影響可有罪。結果都知道了。

晚間她躺炕上不學了,她妹妹學一會又趴炕上念,我越看越不順眼。哎,憋著吧,可憋了一會,還得說,學生上課也不能躺著聽課吧,趴著學法對法不敬啊。她來氣了:「我坐著窩肚子」,趴一會還老說「不行,我不學了。」我氣也上來了,你不學就不學,給我學呀?她拿書就走了。她走後,我還罵她幾句出出氣。其實我知道不對,可就是憋不住,這回氣全冒出去了。自己坐炕上學,不一會兩腿開始抽筋,我驚醒了,這正是黑手利用各自沒去掉的執著製造互相干擾,摔了大跟頭,真得好好找自己了。由於前幾天看《明慧》文章彙編:修掉妒嫉心,同修談有怨恨是不善,不善就是惡者,惡者妒嫉心所至,我這才明白我已經無數次的在傷害同修了,妒嫉心爆發時,根本失去了理智,完全失控。必須徹底去掉。

我嚴肅的靜下心來向內找妒嫉心產生的根源,我四九年生,老人說我剛出生家中房子、地、財產就被惡黨搶走、分光了,被惡黨定作階級敵人。自懂事到上學,幾乎天天被別的孩子欺侮、罵是地主崽子,後來在生產隊盡幹累活,天天晚間開會講階級鬥爭,地富是階級敵人。父親被誣陷判刑五年,受迫害後身患重病含冤離世。「文化大革命」哥哥母親都受迫害。這次運動鬥爭,我耳聞目睹、身受其害太深重了。這怨、這恨、這氣日久年深,不知不覺產生了妒嫉心,在內心深處紮下了根,真是形成自然了,根本覺察不出來了。師父說:「這個業力是在前幾年一個甚麼狀態下,甚麼道德標準狀態下形成的,那麼,它就用這樣的標準衡量事物。如果這個東西形成多了,那麼,人的一生都會受它左右。」(《轉法輪(卷二)》〈佛性〉)今天才清楚妒嫉心左右著我一生,這次徹底清除它。

那麼為甚麼這麼多年還沒發現、修掉它呢?

1、置身於法外。眼睛看著法,心在用法衡量別人。如:「脦瑟甚麼!誰沒打過一百分」(《轉法輪》)。狡猾的妒嫉心說:啊,這是說屋裏那個人呢,不是說我,我看同修修的好,我可高興,向他學呢,不會妒嫉他們。如:「怎麼不叫我去封神呀?他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搗亂」(《轉法輪》)。狡猾的妒嫉心說:這是說申公豹呢,我看修的不好的同修我儘量幫她們,我沒有妒嫉她們。

2、用「我」變異觀念幫她。我勸她不玩麻將是讓她去掉執著心,把心用在證實法救眾生上,為她修煉負責,為法負責,掩蓋了妒嫉心。如同舊勢力假意為大法弟子好給大法弟子設難,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為「私」為「我」有甚麼兩樣呢?寫到這發現「我」沒修掉的妒嫉心與舊勢力的表現極其相似。

3、三個親人在一起學,陷入家庭矛盾中,認為是親情關,掩蓋了妒嫉心。我也問過她倆,這是甚麼關呢?老從犯,她妹妹說是妒嫉心,當時狡猾的妒嫉心說:她比我強我妒嫉她,她那麼差勁我妒嫉她啥呀,是親情關。如果我走出去學法可能早發現了,去掉了。

今天真正明白這二、三年師父無數次通過各種環境,各種矛盾形式把「我」的妒嫉心暴露出來,真我認清它,分清它,去掉它,可我最大的問題是學法時明白遇到矛盾向內找,當矛盾刺激心肺時卻陷入家庭矛盾中忘了「向內找」,把妒嫉心當成了自己,可見學法不紮實,實修只落在嘴上。

寫到這我明白一個理:誰在看法師父就在說誰,所有學法人都包括其中。而我卻把自己擺放法外,用小小的我去衡量法。如:「我沒有這個心,我沒有那個心,這段法是說他(她)的,這段法是講舊勢力的……。其實這正是為「私」為「我」形成的變異觀念,和各種思想業的反映。反理中,垃圾堆中污染的頑固變異東西形成的假「我」。妒嫉心是各種不好心的綜合體,必須徹底挖掉。

感恩師尊慈悲點化。感謝明慧同修與各位同修。

一點體會,不足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