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本地區洗腦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2000年至2001年10月底,邪黨惡徒在本地區利用洗腦班對大法弟子進行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殘酷迫害,非法關押人數最多時達到35人。最後在大法弟子們的整體配合下,正念解體了洗腦班。

八年前,為了阻止本地區大法弟子進京上訪,惡警大肆抓捕學員。有從北京天安門抓回的,有從工作單位抓來的,有從學員家中抓來的;只要惡警認為還在堅持修煉的,或認為準備上北京的,都非法抓進了。

最先走出來的弟子正念很強,他們其中有的被從北京抓回後關進了洗腦班,但在洗腦班裏他們不懼邪惡,堅持學法。每天清晨就在院子裏集體煉功,惡人也沒有辦法,後來為了證實法他們就陸續從洗腦班的大門,在惡人的眼皮子底下走出去了,惡人當時卻甚麼也沒發現,因此惱羞成怒,封死了所有的門窗,加強巡邏,戒備防止大法弟子再次出走,並加大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六一零」還僱用一些政府部門人員充當打手及包夾,經常對大法弟子體罰、打罵、侮辱人格,不准相互說話,連吃飯都不准在一起,每個房間安個大喇叭整天播放誹謗大法的謊言,妄圖達到洗腦的目地;不許學法煉功,看到有學法煉功的就送往拘留所或看守所;任意搜查房間,到處亂翻,同時每個學員安排一個包夾,不許聚在一起,不許到院子裏去,家屬來看望還派人監視,每月強迫交生活費200至500元,卻不給吃飽,後來大家多次向他們抗議才爭取到吃飽飯的權利。

在以上種種迫害上,大法學員們毫不屈服。同時堅持學法煉功。師父講過:「作為大法弟子,能夠做好正法的事、圓滿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學法。無論怎麼忙都不能不學法。這是圓滿的最大保證。」(《精進要旨二》〈致詞〉)大家堅持學法,背法,抄寫《轉法輪》、經文,不讓煉功就半夜起來煉,在魔窟中都保持了修煉人的正念。

到了2001年5月份,有的大法學員關押已長達一年多,惡人還不放人。有八個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結果被綁架到勞教所加重迫害,這時全體大法弟子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於2001年5、6月間進了集體絕食抗議,共絕食了5天,這時惡人害怕了,正巧有學員家屬此時來探視,知道裏面的老伴幾天沒吃東西,非常氣憤惡人對親人的迫害,惡人卻不讓她接見,家屬(也是大法弟子)正念也很強。邪惡害怕,只有讓她探望親人。在大法弟子整體反迫害面前,邪惡無計可施,後來就釋放了六人人,以後又陸陸續續釋放了一些學員。

第一次絕食後,邪黨人員又加劇對洗腦班裏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恐嚇大法弟子說「你們不轉化的,最後集中關押送往大西北,那裏建了很多新監獄,我們不能為你們這些人長期耗在這裏。」其實邪黨人員說這話是有根據的,從現在已經曝光的邪惡集中營活體摘除大法弟子器官牟利事件來看,邪黨早在迫害之初就有計劃的制定了殘酷滅絕大法弟子的罪惡企圖,只是師父的正法之勢粉碎了邪惡的陰謀,加上大法弟子的反迫害、講清真相揭露了邪惡,世人覺醒了,國際輿論不允許邪惡為所欲為,才最終制止了邪惡的企圖。邪黨為了達到完全控制大法弟子的目地,準備將洗腦班搬到另一地點(某街道辦事處),新的洗腦班將是每個大法弟子單獨關押在一間房內,並有包夾監視著,以達到間隔大法弟子,從整體上削弱大法弟子的目地。這期間大法弟子冒著被迫害的危險,多次給洗腦班工作人員和包夾人員講真相,啟發他們的善念。師父在經文《建議》裏說:「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呢?我建議所有正在被強迫轉化的學員(沒有被抓去轉化的除外)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很多工作人員在大法弟子講真相中真的明白了真相不再參與迫害了,並關心和同情大法弟子,有的還在吃飯時將自己碗中的排骨夾到多個大法弟子的碗中讓他們吃。

2001年10月11日本區洗腦班開始搬家,當時洗腦班內只剩下九名大法學員了,邪黨調來很多公安人員一路將學員押往洗腦班新址。當晚惡人就播放誹謗誣蔑大法的錄像,播放武漢大法弟子彭敏被迫害全身癱瘓後所謂在醫院學法的假相,還要每個大法學員看後發言表態。第二天一早就不准大法學員下樓吃飯了,開始執行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紀律。我們大法弟子在一起切磋,不能消極承受迫害,一致認為:不管邪惡怎麼迫害,大家都要堅定正念除惡,大家都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大家正念除惡中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邪惡大傷元氣,對惡人也起到震懾作用。大家通過切磋後決定開始第二次集體絕食,目地就是要邪惡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無條件的放人回家。這其中每個人都被超期非法關押了幾個月,惡黨人員就是不放人,大法學員沒有做違法的事,就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難道就應該受到迫害嗎?大家整體配合,正念一起,立即發出強大的威力,邪惡之徒偽善的勸學員先吃飯,有話好說。都被大家識破了,堅持絕食並發正念,絕食到第六天時,惡人看到動搖不了大法弟子們堅定的信念,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只好通知大法弟子的單位接人回家,就這樣本地區的洗腦班徹底解體了,這些大法弟子們直接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各單位將大法弟子接到招待所、賓館等地,並沒有第一時間送回家,還搞一幫人值班監視著,勸學員吃飯後再送回家,被同修們拒絕了,繼續絕食,說送我們回家後一定會吃飯。

就這樣邪惡最後一個陰謀也破產了,幾天後,單位就將學員送回了家。這期間大家絕食時間不等,最長的絕食了十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