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冠縣公安局惡警馮書河犯罪記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馮書河,男,五十多歲,冠縣公安局紀檢書記,原籍冠縣孫町鄉人,當兵復員後在冠縣公安局當司機,靠著投機鑽營的本領往上爬,很快當上了刑偵大隊的教導員。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他深知利用共黨的暴政迫害良善、欺壓民眾能讓他升官發財,所以一直不遺餘力的參與迫害,以下是其犯罪的點滴記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當時大法弟子都認為中共中央領導是在不真正了解大法的情況下作出了這個錯誤的決定,出於對中央領導的信任,全國各地大法弟子抱著一個共同的心願雲聚北京,向中央領導反應大法的真相,不讓中央領導犯迫害大法的錯誤,以盡自己的愛國之責,也是對國家領導人的關心與愛護。

為履行自己的義務,九九年九月份冠縣有大批大法弟子合法進京上訪,沒想到卻遭到了中共的非法打壓。馮書河帶領一幫惡警從北京抓回大批大法弟子,他利用威逼、誘騙、套供、移花接木等多種下三爛的手段,製造出一份份黑假材料,致使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其中被判刑的有未婚的年輕女大法弟子。這次迫害冠縣有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五十多人被非法勞教,二十八名大法弟子被停發工資,其中一部份被開除公職,大法弟子杜雲柱的工資一直到把他迫害致死時也沒有發。其中冠縣外貿公司有夫妻二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馮書河帶一幫惡警到其家中,撬開屋門,砸壞廚櫃上的鎖頭,翻了個亂七八糟。馮書河把男主人騙回家,逼迫該弟子在抄家書上簽字,並對其進行人格侮辱。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九日,馮書河持槍帶隊將冠縣五十多名大法弟子押往王村勞教所加重迫害,在押送的車上,大法弟子杜雲柱表示非常看不起馮這樣的小人,兩人唇槍舌劍各不相讓,杜雲柱對馮的種種謊言一一揭穿。到勞教所體檢時因杜雲柱身體的原因,勞教所拒收,馮為了報復堅持要把杜雲柱勞教,隨即給時任冠縣政法委書記的李柏林打電話求得了支持,勞教所迫於壓力只得將杜雲柱收押繼續高壓迫害。

那段時間,很多到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都住在北京的旅館內,馮書河就頻頻來往於北京、冠縣之間,狠命的搜查抓人。一天晚上,他摸清冠縣大法弟子在北京租住的一個旅館,一進門就大叫 :「把錢交出來!」見沒人交,他就對那幾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邊罵邊搜身,還一邊搜一邊嚷:「你們不把錢交給我早晚也得交給北京的公安,如果讓北京的公安抓住你們,把褲頭都得扒下來。」這次他把搜搶到的一萬多元現金揣進自己的腰包,然後把這幾位大法弟子戴上手銬連夜押回冠縣看守所,另外他這次還趁機勒索了臨清一批大法弟子。

當時,公安局命刑警大隊綁架抓人,讓馮書合暫存非法罰款,刑警大隊和政保國安兩伙官方強盜私下達成協議,抄來的實物及罰款各得一半。但到坐下來分贓時,馮書河說沒有錢也沒有帳,政保科頭頭問他把錢弄哪裏去了?馮被逼急了說是給領導送禮了。

二零零一年夏天馮書河的一個親戚因堅修大法被綁架,被指派審問的警察怕得罪馮沒有誣審,也就沒有獲得所謂的定罪口供,馮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自告奮勇去構陷他的親戚。他欺騙親戚說:「有啥事跟我說,錄完口供就讓你回家,咱是親戚,這事有我擔保你還怕啥。」善良的大法弟子就這樣輕信了他,這樣不但回不了家,還受到了更加嚴重的迫害。

馮書河為了自己升官,利用掠奪來的不義之財上下打點,多次給那位經常豪賭的公安局長郝沛送禮。

有些警察參與迫害是在這個位置上迫不得已,而馮書河卻是為了一己之私主動參與迫害。公安局的政保大隊迫害大法,幹的都是既違犯國家法律有違犯公安紀律的勾當。身為紀檢書記的馮書河,職責是監督警察違紀,他卻竭力支持政保大隊的警察迫害大法。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馮書河、政保大隊長陳月芝和惡警張珍珍三人相互勾結,到冠城鎮西范莊村綁架了大法弟子李增峰、徐巧雲夫婦並把他們非法關進看守所。後來又將李增峰綁架到聊城市暨東昌府區所謂的「法制培訓基地」(即聊城強制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迫害。由於長期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年僅四十四歲原本體壯如牛的李增峰身心遭到嚴重摧殘,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撇下妻兒含冤離世。把大法弟子李增峰迫害致死,馮書河等「立了功」,得到公安局領導的獎賞,讓他和陳月芝還有一個姓王的警察於五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三十日到廈門、武夷山公費旅遊以示鼓勵。

大法弟子是全世界公認的好人,馮書河等迫害善良的修煉者罪行是很大的,這裏只是曝光了他的部份罪惡,目的是讓他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能夠認清罪錯,也望與他熟悉的冠縣民眾勸說他改邪歸正,這將是對他最大的幫助與愛護。


冠縣公安局紀檢書記馮書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