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與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前段時間,有的同修把《七年資料點生活》中談到的不少矛盾歸於「誤會」,並提出多溝通多交流來解決。實際上,很多時候是無溝通機會的,而且溝通是人「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是真正的對舊勢力的否定,更不是修煉人真正的昇華。

修煉中,同修間無法溝通或不能解釋的事太多了。

例如,當我第一遍看《對澳洲學員講法》時,覺的錄像的技術水平不是很高,但一想,會場看起來布置的挺倉促,遠不及其它法會那樣莊嚴考究,看來海外同修也挺不容易的,也有不少難處是我們大陸同修想不到的。接著網上出現數篇認為拍攝錄像的同修拍的不夠好,不敬師不敬法的交流,多數為大陸同修所寫。

我想,我們大陸同修可能沒有注意到,講法會場雖簡單但聽講的同修大都坐的筆直,從鏡頭根據師尊的動作移動而不斷的調整、中英文語音的多次調整轉換完全可以看出同修非常用心,而且,拍攝錄像的同修一定是專業人士嗎?海外同修繁忙而人手非常短缺的情況下能隨時都找的到專業人士嗎?從這些方面看,能說海外同修不敬師不敬法嗎?

面對大陸同修的指責,海外同修又不能解釋,也就是無法「溝通」。對師尊講法的光盤,對素未謀面從未有過任何心性摩擦的海外同修,我們的心態尚且如此,那麼,對自己地區的資料點同修就可想而知了。

我覺的關鍵原因在於同修中普遍存在的矛盾來臨時習慣成自然的向外指責挑別人毛病的心。這顆心幾乎滲入我們的心靈深處,處處都能體現出來。

確有很多矛盾的出現是由於誤會造成,也確是舊勢力黑手壞神在間隔大法弟子,可它能間隔成是因為我們能夠被間隔的了,否定它的最好辦法是我們自己修好,同時對同修的不足(不管是舊勢力間隔造成的假相還是同修真的做的不好)慈悲的寬容,不給邪惡可乘之機,儘量不給正法造成損失。

例如,《九評》剛出來時,我們都知道不和別的真相資料一起發放,可過了不久,大資料點印的資料就把九評和大法好的內容放在了一起,有的同修忿忿不平的指責大資料點,甚至有同修不發。幾年以後,我才知道,當時是明慧通知了大資料點可以一起做了。固然,許多同修不知此事,直到師尊講法講到可以這麼做的原由。可是,不能得到解釋的這段時間不正是給我們修煉的時機嗎?讓我們放下資料本身的對錯反觀內視自己在這件事中的心態,是不能容忍別人的「錯誤」而揪住不放,還是一顆共同圓容做好助法之事的純善之心。在實際修煉中,又有多少同修在這樣修自己找自己呢?

再例如,前段出現的明慧衛星廣播播音時段與晨煉時間不符的問題,有同修幾次三番去信反映此事,言語間透露的信息是:你們搞錯了,都耽誤我們煉功了,快點改過來。有多少同修在連續數日清晨三點五十分收到其它節目時內心不去指責明慧廣播電台的同修而默默向內找自己的呢?面對別人的「失誤」,我們的第一念是讓別人改還是放下表面的對錯看自己?

我曾發過資料,做過小資料點,搞過技術,後來進入大資料點承擔部份工作,體會過各種心態,也體會過同修間的冷暖。其實,說「冷暖」是句常人話,因為那都是我修煉的環境,是我要走的路。曾經最刺激我的是,一個協調人被綁架後,周圍曾與之有矛盾的同修壓抑不住的「高興」,這樣的事也同樣發生在我流離失所之後。

這刺激也使我痛下決心,我一定要把挑人毛病的心、不希望同修好的心、用別人出事證明自己對的心統統修去。

當經過數次剜心透骨的痛苦和向內找,我終於放棄了這些惡的物質時,我的心時常充滿了善與慈悲。

資料點和在家同修之間的矛盾的存在,本來也是雙方共同提高的好機會,因為我們是在修煉,不是合夥分工做事。如果能把證實大法的事放在首位,在此基礎上向內找,環境將會越來越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