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師尊洪恩 生命永遠的回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一直想記載下生命中四次親見師尊的榮耀。修煉中已經風風雨雨走過了十四年,因為有過坎坷、有過很大的痛苦和魔難;有過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所以一直沒有寫,總怕自己配不上師尊的洪恩。但今天我還是禁不住拿起筆來,記載下這些永恆的回憶。

修煉的這個緣啊,現在回頭來看就是這樣安排的。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師父在長春開始傳法,我於一九九三年被保送上大學,來到了長春這個地方。一九九四年五月,在校園裏接觸到法輪功(那時師父正在大連辦班,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大連講法光碟)。我在煉功點看他們煉功時,一陣微風吹來,掛在樹上的法輪旗就徐徐的衝我轉過來,天上還出現了彩虹。我平時總想我來在世上是要尋找東西的,小小年紀學了幾種氣功,總想找個師父。還很有意思的從小到大在本子上總寫兩句話:「總覺得有一隻悲天憐人的眼睛在看著我(並畫一隻眼睛)」和「歷史會告訴人們一切」。所以當時我站在那裏就想,這會不會就是我來人世間要找的?!其實我是關著修的,到現在天目甚麼也看不見。

第一次親見師尊

大學一年級暑假,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孤身一人去哈爾濱參加了師父的傳法班。說起來簡單,人得法就是在表面這一層都是很不容易的。那個暑假,我被學校挑選參加一個全國性活動,表面看絕對不可以離開。而且因學校放假我已聯繫不到校園煉功點的人,無法確定給沒給我買聽課票,車票、住處也無法定。

我想辦法電話聯繫上總站一工作人員,對方問我:你有病嗎?我說沒有;你為甚麼學?我說我想學。最後,她答覆我:據她所知票早已賣完。現在買不到了。當時我覺的怎麼這麼冷淡啊,學別的氣功可不這樣。現在當然知道就是這樣表現來干擾的。我在面臨一切都是未知的情況下,進行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選擇:向學校請假去聽法,保證回來不耽誤活動。當時我想也許這就是我來世上要找的,所以下定決心一定要去,而且也堅信只要我去,沒有票我也肯定能聽到,我也一定、必須要聽到,如果這就是我來世上的目地,絕對不能錯過。

來到哈爾濱,下了火車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一眼就看到我們煉功點的人來接站,他們告訴我,甚麼都安排好了,票也有。就這樣,我終於開始踏上了回家的航程。

有同修寫過的哈爾濱班的回憶,我就不寫了,哈爾濱從師父傳法開始接連下了很大的雷雨,都是魔在干擾,師父在清理。天氣非常陰冷,不像盛夏,記憶中好像雷雨大到出現了雷劈樹等現象。我們在聽課中也出現了雜聲干擾,哈爾濱班的干擾很大。後來師父說到「我說四千多人坐在這裏,有多少人能修出來,將來有多少人得道,我說我還不樂觀」(《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這些事都讓我感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也想到作為一個學員,師父的巨大付出不要讓師父難過。在哈爾濱辦的班,長春去了五百多人,都住在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每天大家煉功、學法交流、聽師父講課,那真是一段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

第二次親見師尊

一九九四年年末,師父結束廣州班後到大連辦了一個報告會,那時我已開始期末考試,從大連聽完課,坐夜車趕回長春,剛剛好;但如果火車晚點,就會耽誤,同學都不讓我去,就像參加上一個講法班一樣,我下定決心去,其實修煉的路上確實就是選擇,你選擇了大法,甚麼也不會耽誤。那個報告會幾個小時裏,師父講了好多好多,並清理身體,參加過班的學員就給家人做,我的家人因此受益。師父在結束時,繞場一週並轉動大法輪,神聖、壯觀的場面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裏。回來的考試一點都沒有耽誤。正正好好。

第三次親見師尊

這次見到師尊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一頁。因為是近距離,師尊的音容笑貌給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回憶。

一九九七年五月至六月,長春舉行了紀念師父傳功講法五週年書畫展,我們校園煉功點的學員發自自己最真誠的心與敬,做了我們應該做的最本份的事,因為馬上就將畢業走向全國各地,所以一個負責人請我們聚一下。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們分頭來到了這個學員家,他們都在屋裏,我一個人到客廳裏看卡通書。一會,有人推門進來,我抬頭一看是師父。師父把隨手帶的兜子放在桌上,我驚呆在那裏。這時我雖然學法已近三年,但從來也沒想過會幸遇師尊,所以眼睛看到是師父,心裏卻不敢相信,嘴裏喊了起來!師父笑了,告訴我小點聲,回身找拖鞋。

那天屋裏有二十來個人,師父找不到另一隻,這件事也是我永久的痛,自己也去和師父一起找,不知道把自己穿的鞋敬給師父,這其實不是個小事,舊宇宙生命的私是那麼根深蒂固,細微入骨,而師父對帶著這麼多不好本性的生命,以慈父對孩子般的寬容與慈悲在救度。

當時沒有人知道師父會來,那時師父已經開始了大法在海外的洪傳,我們看了師父在海外傳法的照片,以為師父還在海外,其實師父剛剛回來,沒人知道。師父和幾個工作人員談話,我們規規整整在另一個房間地板上坐好等在那裏,有的學員已淚流滿面。師父走過來,高大魁梧的身軀坐在床邊,給我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法。師父知道我們即將走向全國各地,說我們是大法的種子。那天很多是新學員,對慈父提了一些很幼稚的問題,師父都給予最關心、寬厚的解答。

我坐在最前邊離師父最近處,師父的穿著是那樣的樸素、簡單卻又慈悲威嚴,很普通的白襯衫與長褲,我低頭看見師父穿了一雙尼龍絲襪子,這種襪子很結實、耐用,但也過時,當時穿的人也不多,師父的襪子不新,但很整潔。因為當時的自己已知見師父一面太難得可貴,所以我坐在那裏看不夠的看,一分一秒都不想錯過。

講完法後,師父與我們二十幾人合影留念。很有意思,那天我們去的畢業生裏,是我照畢業照的日子(各系安排不同),我常人中的畢業照沒照,神聖的機緣與恩師留下了我更珍貴的畢業照。我們都是為了大法而來在這個世上的,是啊,我為了得法以上大學的形式來到這裏,大學畢業照這天,我和恩師照了我最珍貴的畢業照。一切都如此的明晰。

師父要走了,我們都站在那裏送師父,我就像一個孩子就要離開總不常見的父親,心裏又難過又不捨,那個時候是個人修煉階段,哪會想到僅僅兩年之後會發生了在宇宙中都是驚心動魄的巨大魔難,而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

當時的自己心裏想的就是個人修煉的圓滿,我站在師父身前,仰著頭對即將離別的師父說:「很難得見師父一面,我向師父發願一定要修成圓滿。」師父當時對發自內心的最真的願望的我是那麼的慈悲,笑著說:「我相信你!也相信你們大家!」(記憶中的原話)不要說以前在天上的洪願,真修的大法弟子在這一世中可能在內心深處都這樣想過,也曾對師父說過,就是這一世的誓約和師父的信任與期待,我們也一定不要愧對啊!

第四次親見師尊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師父為長春輔導員解法,又一次見到了師父。師父為了讓大家看的清,把椅子墊高,坐的很不舒服。中間休息時,很多學員留戀的圍在師父身旁,師父一直解答學員的問題,連一口水都沒喝,就又開始講法。那天結束時,師父說希望大家再勇猛精進。

轉眼已是過去了十年,這時間真的太快了,已經有十年沒有再見恩師,在被邪惡綁架的時候,身處在黑窩中、反迫害中,那時就更加想念師尊,想起師父,我會流淚,內心平穩的更加堅定。

我能有緣得遇無比慈悲偉大的師父,賜予我無比神聖莊嚴的大法,在宇宙正法時期能做師父的弟子,這份幸福、榮耀在宇宙的開天闢地從未有過!我們都是最幸運、最幸福、最被羨慕的生命!

走過了九年的風風雨雨,我們實踐著自己的史前大願,創造著有史以來最大的輝煌。我們就是大法最好的見證。更加感念師尊的洪恩,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心與救度。我們一定勇猛精進,不負師尊,不負眾生,也不負自己發出的最純真願望與宇宙中走過的無數輪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